其实在这官员眼里豆腐好不好吃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块牌匾是皇帝亲笔写的!

    当然,豆腐也确实好吃。

    官员吃着豆腐,眼睛却一直盯着那块牌匾看。

    “大人,这匾?”

    “若本官没看错,这块匾确乃陛下御笔亲书!”

    此言一出,小店里的几人全都变了脸色,对这块匾油然生出了顶礼膜拜的崇敬之情。

    这块匾竟然真的出自陛下御笔!

    几人再回头看着小店的女主人不免神色各异,不知道这姑娘到底是何来头,竟然能得皇帝的御笔手书。

    迎着众人的惊异的目光,沈姑娘只是微微低着头,一脸的恬静。

    “沈姑娘,这匾,这匾……”

    沈姑娘听了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店里的几人猛然回想起了那天发生的事,那几个泼皮无赖被锦衣卫暴打了一顿然后拖走了,至今还没有音信,看到店里这御笔亲书的牌匾,他们觉得那几个泼皮无赖大抵是死了。

    京城第一鲜,现在他们一点都不觉得口气大了,当真是实至名归啊!

    三井胡同有个豆腐坊,当今皇帝御笔亲书京城第一鲜!

    这消息虽不至于一下子火爆京城,但是却在这附近一下火了,也在衙门里火了。

    不少人慕名而来,豆腐坊前熙熙攘攘的都是慕名而来的人,但是他们脸上却都是失望的表情,因为今日豆腐坊闭门谢客。

    豆腐坊确实闭门谢客了,因为后面的院子里沈姑娘正在捡豆子,唐宁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阳光洒在静谧的小院里显得十分安宁,唐宁慵懒道:“朕这些日子实在是忙的脚不沾地,今日才有空来看看,看来生意还不错啊!”

    沈姑娘听了有些头疼:“现在不是生意还不错了,外面那么多人,我就是日夜不停的做,也做不出那般多豆腐来。”

    唐宁笑道:“那就雇人呗,你呀,不必那么辛苦的!”

    沈姑娘听了没有说话,她一时还转不过弯来,迟疑了一下问道:“我听小杰说,天下一统,万事开头难……”

    唐宁笑道:“已经理清楚了,不可能做到所有人都满意,大部分人满意就行,南地也没出什么乱子,荒族已经开始着手迁徙了,天下终于太平了!”

    沈姑娘抿嘴笑道:“一统天下,再无战乱,这是大功德,陛下是千古一帝哩。”

    说完之后,沈姑娘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

    唐宁笑道:“什么千古一帝,能一统天下也不过是父辈余荫罢了!”

    沈姑娘咯咯的笑声没有停歇,颇有笑的花枝乱颤之势。

    唐宁无语道:“你笑什么?有这么好笑吗?”

    沈姑娘咯咯笑道:“我就想起了当初你来买豆腐时的样子,老是口口花花没个正形,谁能想到现在都成千古一帝了!”

    唐宁耸肩道:“什么口花花没个正形,我那时候说的都是心里话!”

    沈姑娘既然想起了唐宁当初的模样,自然也想起了他当初说过的话,听了不禁微微脸红。

    虽是布裙荆钗,但是她的娇颜却如熟透的苹果。

    “你头上有棵草。”唐宁伸手去摘她头上的草,沈姑娘脸色愈发的红润,微微垂首。

    吱呀一声小院的门开了,沈杰兴冲冲地推开门愕然的看着一幕,然后轻轻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小声喃喃道:“我好像忘了什么事?对了,有同窗要宴请我,对,对。”

    沈杰一边说着,一边出了院落,轻轻的关上了门,仿佛全然没有看到小院里的两人。

    沈姑娘呆呆的看着突然闯进来又匆匆离开的弟弟,俏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如同天边瑰丽的晚霞。

    一骑快马正踏着晚霞奔向京城。

    是明月的来信。

    阁主病危。

    过完年之后明月就起程南下回东海城了,无论是她还是唐宁都没有想到,全天下的名医齐聚东海城,竟然还是束手无策。

    更没想到阁主的身体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危急的境地,虽然知道阁主身上已经出现腐烂,唐宁没觉得阁主会有生命危险,因为阁主实在太强大了。

    原本唐宁就想等过一阵子就前往东海城去看望阁主,如今收到了明月的信,他决定立即动身前往东海城。

    南楚的君臣已经归顺大周,在京城他们翻不起任何风浪,而以唐宁现在的威望,朝中可谓稳固。

    再临东海城,唐宁可谓感慨万千,当年第一次踏入东海城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这里可以算是他人生的一个起点。

    对于阁主,他心里只有感恩,阁主不求任何回报,不惜余力的帮助他,只想助他开万世太平,这种胸怀世上何人能及?

    但是当他来到剑阁的时候,却听到了惊天噩耗。他竟没能见阁主最后一面。

    崖山上的杜鹃花开的绚烂,一如当年。

    海鸥在天上盘旋,崖山下浪花朵朵,当年阁主就是踏浪而来,等绝壁如履平地,何等的惊艳,而如今,阁主的骨灰正从崖山上飘扬而下。

    整个崖山上都是束剑而立的剑阁子弟,沉重而又肃穆,崖山下是望不到边际的百姓。

    骨灰在明月的手上迎风飘散,唐宁仿佛又看到了当初从崖山上一跃而下的身影,自责的轻叹道:“我来迟了!”

    大师兄宽慰道:“你无须自责,其实师父对自己的身体十分清楚,当初匆匆离开安城就是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心里留恋东海城的竹海。”

    “师父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天下太平,能看到天下承平,师父也算宏愿以偿。”

    唐宁问道:“不知道阁主临终前还有何心愿?”

    大师兄道:“只愿陛下能够善待百姓,励精图治,开创盛世!”

    唐宁点头道:“一定!”

    明月撒完了最后一把骨灰道:“其实爹心里还是有遗憾的,遗憾没能看到外孙出生,遗憾不知道大海的那一边倒地是什么。”

    明月肚子里的孩子来的确实晚了一些,不过这也不能怪明月和唐宁,他们俩已经很努力了。

    至于大海的另一边,唐宁不禁问道:“难道东海城就没人出过海吗?”

    大师兄道:“当然有,这么多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勇士想要探寻大海深处的秘密,但是大海茫茫一无所有。”

    唐宁沉思片刻道:“从这里,一直往东去大约两千多里,会有几个岛连起来的陆地,很大一片陆地,应该会有人烟!”

    大师兄沉思片刻道:“没有,有航海士走过那么远,不止一波,没发现有大的岛屿,更没发现有人烟!”

    怎么可能没有?是走偏了?也不可能都走偏了,唐宁喃喃道:“那些岛国不会是被炸沉了吧?”

    明月问道:“海外就只有岛吗?”

    唐宁摇头道:“当然不是,海外有陆地,比我们这里还要大的陆地,应该也会有人烟,有白人,通体雪白的人,金发白眼,有黑人,比墨还要黑。”

    明月等人一脸懵样,显然无法想象唐宁所描述的人到底是何模样。

    唐宁接着道:“草原往北是大漠,还没人能够穿越大漠,我想大漠那边应该还有人烟,西边是大荒,我想大荒总有尽头,尽头的那边就有人烟,南边是连绵不绝的险峰密林,我想穿越这险峰密林也一定会有人烟。”

    “这个世界很大,无论是海洋还是陆地,都十分广袤,远比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大百倍千倍,甚至更多。”

    大师兄问道:“你在梦里曾经见过?”

    唐宁点头道:“见过,等回东海城我大体画一画你们看。”

    大师兄闻言叹道:“我们倒是坐井观天了,原来这世界这么大,真想一探这世界的秘密!”

    唐宁抬头望着天上盘旋的海鸥,沉声道:“无论是广袤的大漠大荒,还是无边无际海洋,还是缥缈的天空,都无法阻拦人类的脚步……”

    《全书完》

    终于完结了!

    这本书开始的有些仓促,有很多不足之处望大家海涵,希望这本书能给大家带来快乐!

    感谢所有支持过的朋友们!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