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五百八十三章 结局:建国先贤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二百年后。

    国会山下,成群的游客略带着几分不耐烦地在排队,每年九月这里开饭的时候都是这样,朝廷已经见怪不怪,不过好在这里的导游大多受过专业的培训,基本的耐心还是可以的。

    “好的各位游客们,您现在看到的国会山人脸相就是传说中咱们的建国先贤们的样子了,最中间的呢,就是国会之祖孙春明,在他两边的就是曹彬和赵光美了,很壮观是不是,我们目前所使用的货币,其中的百元大钞就是以这个肖像为基础,等比缩小之后打印的。”

    “据说当年雕刻国会山的时候,是想将先贤孙悦放在最中间的,但当时的孙公认为他们父子俩不应该一块抢这个风头,所以以至于整个国会山的外部,都是没有悦公的雕像的。”

    大宋自己的子民自然是对这段历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这些导游其实大多是冲着那些外国游客们说的,好多经济状况良好的游客已经掏出了笨重的相机在拍照了,毕竟,孙悦不仅仅是大宋的先贤,也是世界的先贤。

    虽然,这货同时也是罪恶的大航海的开创者,并且有小道消息说,他是侵略倭国的罪魁祸首,五十年倭国苦难史里最少要有他一半的责任,但这依然不影响国际友人对他的崇拜。

    “诸位如果想一睹悦公的英姿,就请跟我上来。”

    “悦公一生几乎是一己之力推动了资本主义革命,并且率先垂范,这才有了咱们如今的自由生活,一直活到一百零七岁时,世上已经发明了第一台照相机,为悦公的四世同堂拍了悦公一生唯一的一张珍贵照片,也是世界上第一张珍贵照片,因为底片早已丢失,所以这张照片目前就存放在大宋帝国历史博物馆的最顶层,堪称是镇馆之宝,诸位现在所拿到的乃是这张照片的纺制品,但依然可以通过这张照片看出,悦公年轻时的雄姿英发。”

    “悦公的一生,极其富有传奇色彩,但却很难考证其源头,据说没人知道他八岁以前的过往,就连其父春明公年轻时的经历都是一片空白,目前的史学界大体分成了幽州派和关中派两部分,还有一种比较小众的说法呢,是他们父子来自于渤海国,乃是渤海国皇室的后裔,有契丹人的文献资料可以作证,但大多数的史学家认为这应该是契丹人伪造的。”

    “来,这边请,您现在所看到的呢,就是我大宋七十二先贤群画像,而在七十二先贤之上,唯一花在了天花板上的就是悦公了,这上面截取的,乃是他收复燕云后班师凯旋的场景,当时的悦公手里掌握着三分之二以上的全国精锐,并且拥有无人能比的个人威望,但他却义无反顾的将军队,还给了我们,两百年过去了,即使现在,大宋军队依然保持着忠诚于国家,绝不忠诚于个人的传统和信念,大宋人民为了纪念这个时刻,特意将这一历史时刻永久的记录在了这里。”

    “这边请。您现在看到的壁画,就是由著名画家李成耗其一生心血所绘的,宪法的诞生,又叫神圣的时刻,史学界也大多认为此是悦公和美公二人重归于好,为了国家和人民放下成见,拥抱信任的开始,也是我大宋由人制走向法制的开始,大宋人民将永远都记住此时此刻。”

    “当然,也有小道消息说,悦公和美公在成立宪法的时候,二人刚刚喝完了花酒回来,更有甚者还说,两位先贤当时所点的是同一位姑娘。”

    众人哄笑不已。

    “好了,接下来诸位看到的便是国会山最重要的一幅画了,叫做众议院的诞生,也叫诸贤退位图,我们要知道,众议院成员中是不包括我们的建国诸贤的,但这里画家却巧妙地将悦公、明公、美公、彬公等人画在了天花板上的位置,以此来表示建国诸贤们对众议院的关注和重视,而且从站位的角度来看,这幅画其实运用了大量神像的构图方式。当然,我知道,在很多人的心里建国先贤们的地位基本已经等同于神明了。”

    “看这里,这是悦公之子孙浩与美公之孙女成亲的画面,站在悦公身边的就是慕容嫣,女权运动的领袖。史学界中的很多人都认为,这才是大宋真正和而不同精神的来源,不过也有部分史学家认为,这时候的悦公是没有参加的,因为他还在跟美公闹别扭。”

    “据说美公和悦公的晚年时代,一度感情很僵,但史学界普遍认为,悦公的身体是在美公去世之后,就变得一病不起的,两个人据说八岁相识,在一起玩了一辈子,也斗了一辈子,大事讲合作小事争高下,也正是这样一份特殊的友谊,奠定了目前我们大宋两党制的核心思想。”

    “这一副画,据说画的就是两位先贤童年时相遇的场景,当时的美公便已经是亲王之尊了,而悦公还只是平凡如你我的一个普通小孩子,一眼,就是一辈子,有人说如今的大宋是建立在二人的友情之上的。”

    “好,出了国会大厅,后院就是诸贤的陵墓了,据说美公本来是应该葬进太庙的,但他拒绝了,而悦公更是生前便已经有了亚圣的名号,但根据悦公的遗嘱,坚决不许后人捧他成圣,他说,他只是一个因缘际会的平凡人,两位先贤的墓穴很,这对老朋友,老对手,将永远永远,在国会山的山顶上看着我们。”

    “请注意,国会山上不可以见任何明火,要祭奠先贤的,请到左手边买花,不要点香,违者将移送公安机关,我们将以亵渎先贤的罪名对您进行诉讼。”

    说罢,那个女导游当先掏出了十块钱,买了一束菊花轻轻地放在了孙悦的坟前,深沉地鞠躬,然后双手合十道:“亲爱的国父,我儿子今年就要高考了,请您保佑他,可以考上您亲自提名的清华大学。”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