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鬼的,你别跑 10、老鬼身世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很巧,我遇到了一只生前认识我的鬼。”

    老鬼的表情有些阴郁,我很少见到这样的老鬼,微微有些担心。

    “认识你的鬼?那他怎么说?”

    我和老鬼认识以来,他帮了我不少忙,原来在寝室的时候还经常帮我们看家打扫。而且老鬼也是我在这个学校里最初认识的朋友。

    老鬼在房间里找了个椅子坐下:“他说,他原来是我家的园丁,我原本是苏州霍家的大少爷,叫霍桐生,霍家在苏州是商贾之家,而且产业极大,涉及了许多的建筑行业。”

    “他说他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我的父母家人都认为我失踪了,一直在寻找我。我母亲临死之前都在念叨我的名字。”

    “那......那只鬼有没有说你家还有什么家人?或者,家人在什么地方?”

    我没想到,老鬼的身世竟然是如此。他真的是失踪,还是出了意外?

    “母亲去世两年之后,父亲也去世了。不过,他说我还有一个弟弟,与我只相差七岁。不过,他后来从霍家离开了,霍家又从苏州搬走了,就不知道霍家去了什么地方了。不过,他告诉我,霍家的公司当初是叫伟明建设公司,因为我父亲名叫霍伟明。”

    我点点头,既然有原来的公司名称,这样就好查多了!

    “你有查过吗?”

    霍桐生摇摇头:“我不会轻易的附在别人身上,我也用不了电脑什么的,怎么查......”

    霍桐生用不了,我可以啊!

    我直接拿出平板,搜索了一下伟明建设公司,虽然是个十几年前的小公司,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某个大集团的前身,一下子就搜出来了许多的信息。

    “霍氏建设集团?”

    我稍微看看就看到了这个:“霍氏建设集团,前身为苏州伟明建设公司,总部设在南城!现任董事长是霍隆生。”

    我有些不敢相信,老鬼找了这么就的身世,最后就在自己的身边?而且网页上还有一张霍隆生的照片,若是再年轻个十几岁,和霍桐生真的很像!眉眼和鼻子,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霍氏?好耳熟啊!”

    许翘翘也趴在我身边看了看,眉头微皱:“对了!”

    “我想起来了!”

    许翘翘坐起来,看着老鬼道:“我记得,老段她们这次去实训的合作方就是霍氏!据说霍氏最近准备往水利建设方面发展,而我们学校最好的专业就是水利建筑,所以就跟我们学校合作了!”

    “而且,我听说,因为霍氏极其重视此次的合作,老段她们开动员会的那天,霍氏的高层据说还会过来!”

    我眸子一亮:“真的?霍隆生会来吗?”

    许翘翘瘪瘪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再重视的项目,也不会让堂堂董事长来我们这个破学校吧?”

    “而且,这个项目虽说是霍氏重视的一个发展方向的开头,但是还不至于让一个董事长围着转的。一个集团的高层,随便拿出来了一个都算是给面子了!”

    许翘翘说的没错,霍隆生毕竟是一个大集团的董事了,这么小的一个项目,人家怎么可能会过来?

    “好了,你们不用为我烦什么。反正他在南城,那我就可以去找他!”

    霍桐生一开始阴郁的脸收敛了一些,眼中也带了些色彩。

    看得出来,他很开心。

    毕竟知道自己的弟弟还活在世上,而且过的还很不错。

    “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去找你弟弟,还是去找你的死因?”

    我看着霍青桐:“现在知道了你的名字,我可以找来黑白无常查一查你的死因。但是查出来了,你也会被他们带走......”

    毕竟霍桐生已经在世上逗留了这么久了,我若是带着他去见了黑白无常,按照他们的个性是一定会强行带他回地府投胎的。

    鬼差一般都不会出来抓小鬼,除非是从地府逃出去的,才会出来。像霍桐生这样的,只有他们自己彻底的放下怨气,或者由鬼门带去才能投胎。

    “不!我还不想投胎。虽然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死的,但是我确定,我的死因绝对不简单。若是我不查不出来,我也咽不下这口气去投胎!”

    霍桐生双手握拳。

    我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想到了一些什么内容,不然不会像现在这样。

    或许,霍桐生已经记起来了一些自己的死因,但是不完整,所以不肯放下。

    “好重的怨气啊!”

    许翘翘托着下巴,嘴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欧尼,你让他去查吧,他不查个水落石出是不会罢休的!而且,他要是就这么投胎了,下辈子也是个自怨自艾的人,对他也不是什么好事。”

    许翘翘都这么说了,那我还能说什么?

    而且这也本来就是霍桐生自己意愿的事情,我最多给点意见之类的,根本就不能干预他。

    “丫头,这段时间谢谢你。我还有事,先离开了。若是你们有霍氏的消息,也尽量帮我打听一下吧!”

    霍桐生站起身走到门口,转身看着我,我知道他这是要走了,也起身准备送送他。

    谁知道他倏地一下笑了,我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他笑,但是这次就有一种灿若烟花的感觉,一下子就惊艳了。

    “没什么谢的,我也没帮上你什么!”

    我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垂着眸子不敢和他对视。

    霍桐生走了之后,许翘翘望着我突然笑了:“啧啧啧!欧尼,你这是人鬼通吃啊!”

    见她一脸揶揄,我也有些不好意思:“滚你丫的!乱说话!”

    “我没乱说,你看人家看你那眼神,还‘谢谢你’呢!”

    我随手抓过一个抱枕,砸到她脚边上:“我跟他真的是好朋友,毕竟我来学校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他......不对,他是鬼!再说了,如果真的对他有意思的话,他跟我待在一起的时间,可比严长多了!不然还会有严什么事儿?”

    我这个说的是事实。

    不管他现在是霍桐生还是老鬼。

    对我来说,都是当初我刚来学校的时候见到的那只什么都不记得的老鬼,帮了我很多忙的老鬼,当我大管家的老鬼。

    若是真的要跟他说什么亲近的话,我和老鬼的关系,和我跟我堂哥余木的关系差不多。相处的时候,我也大多是这种感觉。

    但是和严就不同了。

    我在严面前,好像什么都不会做了,好像变成了一个小孩子,他也乐意这样照顾我。

    “欧尼,我也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说你魅力大!如果那个霍桐生是个人的话,我还是蛮满意的!不过,他是鬼......你又是抓鬼的。这要是在小说里,还能写成一个旷世绝恋。但是放在我们身上,这是万劫不复!”

    许翘翘脸色严肃,就如同我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个表情。我知道,她认真起来都是这样的。

    “我明白的!你不提醒我也知道。我和老鬼现在的关系就已经有些亲近过头了,就算是他是好鬼,是善鬼,我都不该和他有过多的牵扯,这点我老爹也提醒过我。”

    “欧尼,你知道就好了。不过,霍桐生确实是个不错的鬼,若是他能够放下怨气,以我们的能力,足够为他寻一个好的投胎了!”

    “恩!”

    我点点头。

    其实我有些为霍桐生担心。

    如果原来不知道他的身份,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是现在看来,他十几年前就是大少爷,而且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对他家人来说,还是失踪了!

    最重要的是,霍桐生是苏州人,为什么死在了南城?

    最后霍氏也从苏州搬到了南城?

    这未免也有些太巧了吧?

    我觉得,霍桐生的死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或许隐藏了什么秘密也不一定!

    霍桐生走后,我和许翘翘又聊了一会儿,两个人干脆去了厨房准备午饭。

    这几天严很少联系我,前几天倒是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最近有个任务要执行,这段时间可能会比较忙。

    他有工作,还是警察。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要找他的,倒也无所谓了,只要他注意安全就好了。

    毕竟他不是普通的片警,而是刑侦大队的,多多少少还是会遇到一些事情的。

    午饭刚做好,段夷三人就回来了。

    不过最前面走着的段夷一脸郁闷,后面的晏芳和宁一琳倒是没什么很大的表情。

    “怎么了?又出什么事情了?”

    其实看段夷的那个表情我就大概的猜到了,肯定是和实训有关系的。最近能让她这样的,也就只有这个事情了。

    段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抱着靠枕开始仰天长叹:“啊!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居然还要提前!”

    “什么提前?”

    许翘翘盛好饭放在了桌上:“你们实训提前了?”

    “是啊!那个什么霍氏的建筑公司说工期比较紧张,我们又是学生,还要给我们留下一些查错的时间,所以要提前几天开始实训!”

    段夷好像整个人被掏空了一般,望着天花板:“我不想去啊!迎新晚会还没有开始,等我回来了,就结束好久了!我大半个暑假都在忙这个,结果我自己还不能看到了?啊!我不要啊!”

    瞧着段夷那模样,我们几个也十分“贴心”的没有叫她来吃饭,坐在餐桌前望着她笑了半天。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