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唯一遗憾的是,安千夜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的迹象,我几乎带她看遍了云南的各大医院,基本上都是无解。到最后安千夜也说算了,她说有些事情,既然注定要忘记,那就没必要再记起,她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不想在记起以前的事了。

    安千夜的这个回答让我非常的意外,而且她对我说这段话的时候,表情非常认真。我也只好答应她,对之前的事情也没再多提及。

    不过有段日子安千夜非常奇怪,忽然之间变得很喜欢看新闻,而且看得还是关于自然灾害的。说来也是奇怪,自从过完年以后天灾就变得特别多,不是地震就是海啸,特别是地震尤其多,基本上在南海海域周边的几个国家都发生了,很多次地震。

    安千夜看到这些灾难的新闻报道的时候,表情就变得非常凝重,我问她什么原因她都不作答。我还为是看到那些灾难现场景象让她不舒服,所以也就让她别在关注,可她还是一直追着新闻报道看,我也不知该说什么。

    但是随后的一段时间,安千夜的脸色一直都非常沉重,还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我问她,她也是摇头说没事。

    但在上星期,大东给我发过来的一张照片,安千夜看到之后神情就变得非常奇怪,突然间就变得非常沉默,一句话也不说。

    那张照片我刚开始看到的时也是非常惊讶,因为照片内所照的是一副古画,而且古画里面描绘的是一个与安千夜非常相似的女子画像,画里的女子穿着白衣,虽然脸上遮着一块纱布,但眼睛神态与安千夜非常的相似。

    我们当初在新疆与安千夜相遇的时候,安千夜当时也是穿着类似的服饰,而且脸上也是带着一块纱布,那时大东还调戏说安千夜是来自沙漠的神秘女郎。

    因为第一次见到安千夜那样的装扮,所以我对那时安千夜的形象到现在都还是非常深刻。而她之前的那番模样,与这画像上面的女子非常相似,简直就像是同一个人一样。

    大东说那是他在北京一个拍卖会见到的,据说这幅画是古时候一个西域小国流传下来的古画,他当时见到的时候也是非常惊讶,所以就立即拍照给我发过来。我也不管真假,让大东先拍下来再说,照安千夜看到那张画时的反应,说不定这幅古画真的和她有什么关联。

    就像我们之前在香格里拉那个地宫里所见到的那座梵夜女神一样,虽然是不可思议,但安千夜亲口说那就是她!

    而且自从看到大东发来的那张画以后,安千夜的表情就变得非常的奇怪,我还以为她想起了什么,可安千夜却回答说,只是感觉非常熟悉,并没有想起什么事情。但虽然话是这样说,可安千夜从看到那幅画之后,就变得非常沉默了,有时候还会望着,南边发愣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我不管怎样追问,她也还是摇头。

    过几天大东也来消息,说把那幅画拍下来了,过些日子就亲自带过来给我。我把这消息也跟安千夜说了,如果这古画真的是和她有关的话,等她亲自看到,应该会对她回复记忆有所帮助。

    但到了第二天,安千夜一大早忽然把我叫起来,对我说了一件,让我万万想不到的事,她竟然说忽然想嫁给我,问我愿不愿意取她,我当时整个脑子都蒙了。还以为安千夜在开玩笑,可她的语气表情却是极度的认真,又把先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我整个人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虽然我是喜欢安千夜没错,但她突然间这样问,我脑子里瞬间就想了,她当成在月亮谷的时候,对我说过的那番话。她突然之间如此的反常,难道她是恢复了记忆?

    可在我询问之后,安千夜的回答更是让我目瞪口呆,她说就是突然之间想嫁给我,没有别的原因,如果我不愿意的话就算了。说完之后安千夜就愣愣地看着我,似乎是在等我的回答。

    对于和安千夜结婚的这件事,我完全就没有心理准备。这幸福来得太快,我都有点晕眩了。

    我深吸了口气,盯着安千夜看了好一会,确定她没有什么奇怪的反应,就道:“你有点太草率了吧,你确定你是认真的?”

    安千夜虽然笑着,但却极其认真的应道:“认真的,我想嫁给你。”

    听到安千夜的这句话,我脑子里没有丝毫的考虑,“那好我娶你,只要我爱你,你爱我就足够了。”

    虽然来得非常突然,但和安千夜相处了这么久,我也早已把她当成那个可以相守一生的人,不管她以前是何种身份,过往的经历是什么,只要她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我激动的把安千夜紧紧抱住,深吸了一口她的发香,我忽然间才发觉生活就该是这样,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取自己爱的人,这一辈子就足够了。

    我也把和安千夜结婚的事,告诉了老舅和乔姨,还有大东和鬼冢他们。让我意外的是,大东和鬼冢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一样,说他们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了,除了高兴意外,并没有其它激动的反应。

    反倒是乔姨比我自己还激动,听到我说要结婚,急急忙忙就找人选日子办酒席了,本来我是极力拒绝的,因为安千夜之前一直都喜欢安静,我怕打扰到她。

    可听乔姨一说我才知道,要办婚礼这事是安千夜主动跟她提起的,而且还说越快越好,这着实让我惊讶不已。我去询问安千夜,安千夜则回答说,她想穿上凤冠霞帔,当一个真正的新娘。

    这个回答,我完全无从反驳,看来再冷酷的女人的心思,都是一样的。不过我内心其实也很高兴,因为我也是一直觉得,爱一个人就该给她一个完整的婚礼。所以听到安千夜的回答,我也连忙帮着张罗。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刚听到我要和安千夜结婚的时候,老舅的表情不但没有喜悦,反倒是显得非常沉重,我问确定是不是已经想好要娶安千夜人。

    我也知道老舅在忧虑什么,估计他是担心安千夜复杂的身份会牵扯到我,所以才会这反应,我只好把心里的想法完完整整地跟了说了一遍,老舅听完后也没再说什么。不过脸色还是非常奇怪,有一次我还看到他和安千夜在房间里聊很久。

    我也不知道他们所谈的内容是什么,看到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快谈完了,但奇怪的是,当时老舅和安千夜的脸色都非常奇怪,我还以为老舅和安千夜说了一些过分的事情,可询问他们两人都回答是在谈婚礼的事情。

    而且更出乎我意料的是,在那之后老舅的心情忽然变得无比高兴,也忙着和乔姨一起张罗。安千夜的心情也变得非常开心,我最怕的就是他们之间会产生隔阂,见到他们两个这样的反应,我才彻底放下心来。

    婚礼定的时间非常近,两个星期之后日子就到了,应安千夜的要求我们举报的是传统的中式婚礼,地点就在老舅的家中,我们所住的地方本来是就古代流传下来的庭院,一番装扮之后,四处张灯结彩,让人有一种穿越到古代的感觉。

    当晚鬼冢大东还有黎浩凡都来了,我本来还想通知萧祭的,可惜的是我完全就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也只能作罢。

    婚礼既古朴又让热闹,安千夜穿着凤冠霞帔,我穿着大红唐装,那一刻我才感觉到真正有家的感觉,看到眼前的安千夜,我才感觉到我之前所承受的磨难都不算什么,因为老天把最后的东西都给了我。

    而老舅的反应比我还激动,在我们拜高堂的时候,他甚至情不自禁的哭了出来,说终于都看到我成家了,说他终于都可以对得住我的父母了。

    仪式完成后,我和大东他们喝了个大醉,不过他们三人几乎都是一样的口风,说早就猜到我和安千夜有一腿了,没想到我们最后真在一起了,他们都替我们高兴。

    我在一旁听得苦笑不得,这好好的一场婚礼被他们说的,好像我和安千夜早就狼狈为奸一样,搞得我也不知是该多谢他们,还是该责骂。

    不过一番畅饮之后,他们三人就二话不说把我赶走了,说**一刻值千金,搞得我自己都尴尬了。

    回到房间,安千夜正坐在床榻之上,头顶还带着霞冠披着头巾,虽然我和安千夜的关系早就互相默认,但一直都是住在不同的地方,突然和她同一个房间,我还是觉得有点难以置信,心跳得非常快。

    我挑起安千夜的头纱,发现她此时也是很害羞,低着双眉脸上关着一抹嫣红,模样显得无比的娇艳。我忽然间也结巴了,只能愣愣地看着她,不知该说什么。

    见我这紧张的模样,安千夜也不由一笑,温柔道:“在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和交杯酒了。”

    “对对交杯酒,瞧我这脑子。”我赶紧把酒杯端到安千夜身前,安千夜接过酒杯,绕过我的手就道:“喝了这杯酒,我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了。”

    我赶紧点头道:“嗯,白头偕老,不离不弃。”刚才在外面我已经喝了很多,现在一杯黄酒下肚,我也是醉意朦胧。这月上柳梢头,也该做点不可描述的事了。

    但让我惊讶的是,安千夜竟然比我还主动,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靠到我身前一吻就对到我唇上,接着把我拉到床边。

    朱娟红唇月影薄纱,对我来说一切的变得无比的梦幻,安千夜轻咬着薄唇,传来一阵阵娇柔的喘息,一抹嫣红落在床上。我愣了愣,安千夜紧紧地缠绕着我的身体,喘着急气温柔地在我耳边道:“我爱你,顾辰我爱你。”

    夜凉如水也抵不过闺中娇柔,一夜很快就过去了,这是我这几年来睡过最安稳的一次,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我和安千夜以后的生活,有儿有女,平平淡淡地过完了一生。

    寻迹第一部(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