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美人钗 第一百三十四章 你不离我不弃2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宫中的这条路长了点,也不知道是我自己的身体太弱了走不了,还是因为今天的夜分外的漫长,我的心情分外的紧张与激动,所以才会觉得这条路很长,长到走不完一般。

    小二在前头时走时停,十分在乎我的感受,生怕我会死在路上一般。其实按照我如今的身体状况来看,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而且可能还是挺大的这种可能性。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带来的定心丸吃下,稍稍的歇息片刻,觉得身体好了很多,便继续走着。来到宫门口了,终于来到宫门口了,这样大的宫门埋葬了多少人的理想,埋葬了多少人的灵魂啊?却只是一扇门,隔开了两个世界的人,就好像是在河的彼岸一般,两个世界的人对望着,却是始终不能够同彼此互相友好的拥抱着的。

    “喂,你们两个干什么的?这里可是皇宫,不是什么佛堂的,赶紧给老子滚!”门口的侍卫见到我们两个,气焰十分嚣张。就好像这个皇宫会死他的家一般,自己的家要用生命去保卫,难道这个皇宫,他也要显出自己的生命吗?

    “你赶紧让开,不然小心你的狗命!”小二一改以前的样子,现在的样子可以算是凶狠吗?起码是咬牙切齿的说着的。我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用如此费事儿的,其实我是带了令牌的。你看清楚,这是前朝皇帝赐给我的令牌,你去看丰大总管看,就说我林含笑想要进去,看看他是不是会让我进宫中!”我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喘,或许是刚才一路的辛劳还没有恢复过来,显得整个人都很累的样子,身体真是不如以前了呢!

    也不知道是令牌的作用还是听到了我的名字的缘故,他竟然让开了路,并让其他的侍卫将宫门打开,赔笑着说道:“原来是含笑公主回来了,丰大总管吩咐过,主要是含笑公主回来,随时开门迎接,公主请...”说罢,便让开了路让我进去,可是却拦住了我身后的小二。我冷冷的看着侍卫一眼说道:“他是我的随从,跟着我进宫的,你不让他进就是不让我进宫,倒是丰大总管怪罪下来,不知道你是不是担当得起这个责任呢?”我吓唬着他,他似乎很吃这一套,慌忙让出了路来。我看着门口的侍卫,真是可笑至极,这就是你齐骥千挑万选的好下手吗?一个个的不过是贪生怕死,胆小如鼠的废物。

    我们进宫后,一前一后地走着,并没有过多的话语,前面的小厮带着路,好像是要去早朝的殿中一般,我很是好奇,为什么要带我们去那个地方。此时前面出现了一个老头儿,老头儿的背微微的驼着,一看就是个驼背,他的视力似乎并不是很好,竟然有些分不清前面的状况,大概是个瞎子,这个瞎子很眼熟,一定是再哪里见过的,或者是认识的,总之印象很不好,怎么觉得先前似乎好提到过这个人,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忘记了呢?看来已经又要病发的样子了,身子真是经不起这样折腾的。

    “含笑公主,我们又见面了,哈哈哈...”他笑的张狂,笑的让人觉得讨厌。声音却是那么的熟悉,特别是这个笑声,好像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中,我的眼睛猛地张开,似的,我想起来眼前的这个老头儿是谁了,他曾经当着我的面处决了自己的徒儿,当时笑的竟也是如此的嚣张的,让人从心里的讨厌眼前的男人。

    “毒老二,你想拦本公主的去路?你就不怕丰大总管怪罪下来?”我挑着眉问着他,如今的我已经学会了如何的淡定,如何的对付这样的人。要么狠,要么忍。但是我已经失去了忍耐能力了,我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完成呢!

    “含笑公主,老朽不是来为难你的,只要你将身边的人交出来,我便自然会让开一条路放你过去...”他笑的奸诈,结疤的眼睛如同是死去了一般,明明是看不见的,却还要将那根本就看不见眼珠的眼睛看着我,就好像在细细的看着我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一般,不知道的人不过一起他眼睛小,知道的才明白,他是个瞎子。

    “既然是我身边的人我为何要交给你?呵呵,毒老二,你既然已经瞎了,那你倒是说说,我身边的人是谁呢?”我就不信,单单凭他还不熟练的听觉和嗅觉就能够猜出我身边的人是谁。我现在有些累,不想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在慢慢的减弱了,我要快点见到维青才行。

    “哈哈哈...含笑公主是在考老朽不成?含笑公主身边的人便是当时的白面书生,老朽的双目便是被他的铁画银钩所伤,老朽希望给老朽的双目一个交代,所以还请公主给老朽一个脸面,留下身边之人...”他此刻的样子精神抖擞,我觉得一定是功夫比之前的更上一层楼了,可能用毒的功夫也突飞猛进了,我不能够让他一个人在这里冒险。

    “留便留,怕你不成?”白面书生显然是着了毒老二的道儿了,他就是要你留下来,将你慢慢折磨致死,经过上次的事件我便明白,这些人是心狠手辣的,不能够打交道的,和她们打交道只有死路一条,除非你比他们更加的狠。

    “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本公主的话就是丰大总管的话,我告诉你毒老二,如果今天你要将他留下,我就死在你的面前,看你到时怎么去向丰大总管交代!”我口中一字一句的说着这句话,每个字节都加重了读音,不过就是想让毒老二明白,我这次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不要同一个要死的人对着干,对自己绝对是没有半点好处的。

    他听了我的话,皱了皱眉头,显然是十分不满意这个答案的,最终却还是问道:“他同含笑公主非亲非故的,老朽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含笑公主会帮这些人呢?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他挑着眉问着,我想如果他眼睛还是看得见的话,此时目光中应该看得见的便是戏谑的笑,以及玩味儿的眼神了。

    “说了也是白说,就算说了,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会懂吗?还不给我让开?本公主如今身体不好,耽误了见丰大总管的时间,你可是担当不起的!”我的话说的狠毒,是啊,眼前的男人没有办法让我不狠毒,我恨不得现在就将他杀死,他可是杀了含羞草的同谋啊!我怎么能够不恨眼前的这个老头儿呢?

    “好,既然含笑公主都这样说了,那么老朽便放了这个小子一条生路,不过下次恐怕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说罢“哼”的一声,甩袖子走人了。呵呵,毒老二也有这种被我踩在脚底下的时候啊?真是难得的很。

    我也不去理会毒老二那个男人,快步的跟在小厮的身后往殿中赶着,此时的我已经越来越疲惫了,就想要好好地睡上一觉,但是不行,我要忍耐,只要在一会儿的时间久到殿中了,到时可能就能够见到维青了,只要见到维青就好,母亲,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见一面维青可好?似乎是母亲听到了我的呼唤,此刻渐渐地觉得身体好像好了很多,便加快了脚步往殿中赶着,希望一切的一切都还来得及。

    殿外十分的安静,就好像殿中根本没有人一般,门口的太监将门打开,里面黑兮兮的,好像真的没有人在里面,试问能够有谁在这么黑暗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坐在里面当做没事儿似的坐着呢?不过等到太监将屋中的一盏盏的灯点亮后,我才明白,的确是有人会在黑兮兮的房间之中坐着也不觉得压抑的,此人便是齐骥了吧,或许世上就没有第二个这样子的人了。

    “含笑,你终于来啦!你知道我在这个殿中等了你多久吗?”他嘴角微微上扬,笑着问着我,眼神之中满是宠溺。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气息有些急,是刚才在路上走的太快了,还没有缓回来呢!“你好像很不舒服,是不是身体不好?坐下说话...”说罢,他便来到了我的身边,只见小二做好了警惕,似乎随时都要同他大战一般。我对着他摆了摆手,让他别那么紧张,现在就紧张的话下面的事情就办不好了。

    我任由着他牵起我的手,带我坐到了椅子上,他牵起我的手的时候皱了皱眉,口中说着:“那么冷的天都不多穿一件,你看看,手冻得如此冰冷,不是让我心疼么?”他的话说的肉麻,却是让我更加的冷了,我都是觉得眼前的齐骥不像是齐骥了,口吻却完全和他以前不一样了,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我倒是宁愿喜欢以前的齐骥了。

    “不必说那么多话来哄骗我,我如今进宫不过是想问皇上讨要几个人,不知道皇上愿不愿意将那几个人还与给我呢?”我问的平淡,冷静,此刻的我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够让我冷静的呢?我看着他的表情,猜测着他的想法,他的心思我从来都是猜不到的,但是今天我倒是很想猜一猜,毕竟这个游戏也不是那么的无趣的。

    “本王不理解含笑话中的意思...”他的表情冷漠,似乎回到了以前的齐骥那样的表情了,呵呵。或许这才是他该有的样子呢?我冷冷的看着他,冷笑了一下说道:“怎么会不理解?我看皇上是理解的很,我不过是想要回我的亲人,他们分别是季如来、季烟雨和维青,不过是三个人,请皇上打开隆恩,释放这三位,那就真真是隆恩浩荡了!”我软硬兼施,虽然心中想见到维青的愿望十分强烈。

    “好,原来含笑进宫不过是想见到这三个人,来人,带人上来...”只见两个太监应声后便离开了,我的心中咯噔了一下,看来人还真的在齐骥这里呢,那么他们这几天一定是受了不少的苦了吧!齐骥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的,特别是维青,此时我更加为维青担忧了。齐骥则是用研究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就是想从我的表情中读出我心中的想法。不过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我的表情也早就同以前不一样了,我学会了平静,平静的隐瞒住我自己真是的想法,这或许在宫中是一件好事,但是对我来说却并不是一件好事。

    不多久,人便被带了上来,下面跪着三个人,分别披头散发,身上穿着囚衣,样子十分憔悴,根本就看不清楚脸来。我冷冷的看着齐骥,齐骥笑着说道:“含笑,只要你留下来,这三个人本王就放走了,绝对不会再为难他们!”他说的是如此的自信,看来他真的对我以前是十分的了解呢,知道我一定会答应的。我笑了笑,看着他说道:“你似乎对自己太自信了,你以为你很了解我?齐骥,如今的我和过去的我已经不一样了,如果非要做个选择的话,我宁愿同维青一起死了的好,本来我也就没多久可活了,别说是和他一起死了。更何况,就算是要威胁我,也找个像样一点的,台下的三个人根本就不是我要找的人,齐骥,你这是在同我做游戏吗?”我挑眉问着他,他却是没有想到就短短几个月不见,我却是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了。

    此时突然从房梁之上传来了爽朗的笑声,随着笑声的响起,房梁之上跳下了三个人影来,分别是季如来,季烟雨和我的维青,没错,这三个才是我要找的人。

    维青下来后,深情地看着我问道:“不是已经离开了吗?为什么还要回来?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地方有多危险吗?”他的话中似是在责备着,可是语气却完全没有责备的意思,却是心疼的劲儿的。我甜甜的一笑,回道:“我用你当时回来的时候说的话回你,维青,我回来了,回到你的身边了。从此以后,你不离我不弃...”维青轻轻一笑,口中淡淡的说道:“欢迎回来...”说罢,我便欲跑过去和他拥抱,可是身后之人却猛地将我拉住,我才想起,原来身后还有个齐骥呢,并不是空无一人。恐怕这次要离开,是要费一些劲儿的了。

    “就这样就想要离开?有没有问过我?含笑,本王是如此的喜欢你,不如留在宫中做本王的皇妃可好?不,皇后可好,本王的皇后之位可是一直为你留着呢!”说罢,他的气息微微的喷在我的脸上,让我有些觉得恶心,此时此刻的齐骥已经不是当年我认识的那个齐骥了,他不知道何时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维青十分担心的样子,欲要向前来救我,却被我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不可以硬来,现在不可以硬来,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冷笑着说道:“呢么静贵妃呢?静贵妃就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你将我封为皇后?你当我林含笑是三岁小孩儿那么好骗吗?别说她不愿意,就算她愿意我也不愿意。在你手中死了多少人了?”我的口气冷淡,对于他,我已经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了。

    “自古君王,哪个手上是不沾荤腥的?不沾血的君王,能够坐多长的时间?我不过是顺应天命,天要我做这个王,我便做这个王!”此刻他说话口气狂妄,和那个平淡的齐骥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利欲熏心,的确如此。

    “哈哈哈...天命所归?齐骥,我问你,你知道我超自古的君王都是信奉神灵的,历代皇帝登基,也都是要去供奉神灵,并且向神灵请示的。试问你这样一个夺了大林的人去向神灵请示,神灵会同意吗?”齐骥似乎根本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脸色竟然是变了,变得似乎很受伤的样子。我便继续说道:“你知道吗?古代的人如果想要成为皇帝的话,一定要具备几种品德。总共有九种:宽仁而又严肃,成和而又坚定,谨厚而又有干事之才,治事有为而又虔敬,和顺而又温良,简率而又有廉洁操守,刚劲而又踏实,强制无所屈挠而又合于义行。这九种品德每天能够做到其中三种,能够治家;能够做到其中的六种,方能够治国。齐骥我问你,你能够做到几种?”

    他此刻的表情僵硬着,或许根本就没有想到往日那个不怎么会说狠话却有心软无比的女人,如今竟然能够当着他的面问出那么多的话来,竟然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了。此时看着他的表情有些可笑,齐骥啊齐骥,这个世界上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你要做皇帝我不拦你,这个大林已经昏庸了很久了,是应该改朝换代了,况且天下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竟然不过也都是这样过来的,如果齐骥你做的好,我自然是没有任何的话说的,就算做的不好,也已经同我没有别的关系了。

    “大林的皇帝昏庸无能,不过是个等待着被废除的昏君,我这样做又有什么不对的?”他似乎是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同我解释的了,其实向不向我解释都一样,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对于老百姓来说谁是皇帝不重要,皇帝是不是姓林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皇帝是不是好皇帝,能不能够造福于民。

    “那又如何?”我的回答简短,冷淡,没有任何的感情在里面,似乎这样的回答他十分不喜欢,环住我的身体的手,更加的紧了紧,让我略微有些呼吸困难,但是我却是没有表达出来的,我不想让维青担心,此时能够再见到维青我已经是心满意足的了。

    “含笑,他不是你的亲身父亲,他才是杀了你亲身父亲的凶手。我不过是为了你报了这个仇而已...”此时此刻,他仍然沉迷在杀人的游戏过程之中,可是这些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想我的母亲要我开口叫那个男人为父皇的时候,她就已经原谅了那个男人了,一切不过是因为爱,因为爱的因,得到了爱的果,这个果却是过于苦涩的,让我的母亲承受不起。

    “可是他养了我十五年,整整十五年的情意不是说断就断的!你只道他是一个昏君,整日只知道喜欢年轻的女子,但是他在为海盗的事情日夜操劳的时候,你们看到了吗?他在为了国家大事不吃不喝的时候,你们看到了吗?或许他并不是一个好皇帝,因为就算做了那么多的努力,也没有办法抱住这个江山,但是,他却是一个好的父亲,对于我来说,他是一个好的父亲就足够了,因为我不是江山社稷的一部分,我不过要的只是一个疼我爱我的父亲而已。”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向他说那么多这类的话,其实这些话说不说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他毕竟已经离开了我的生命之中了不是吗?

    “林含笑,难道你就不能够明白,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难道你就不能够明白我的心吗?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够看清楚我的心?”他近乎是疯狂的对着我吼着,我倒是觉得他如今的这个样子有些可笑了。

    “呵呵...你说你是为了我?杀了大皇子二皇子是因为我?半路埋伏三皇子将他置于死地是为了我?皇后娘娘被刺杀是为了我?仍由静贵妃胡作非为杀了我的五皇妹是为了我?杀了当朝的皇帝自己来做这个位置是为了我?杀了小康子小顺子巧儿...是为了我?那你告诉我,什么事情不是为了我?这些人都是我的亲人,我的朋友,你现在告诉我你杀了这些人都是为了我?是我理解上有问题还是你的表达有问题,这些人都是为了我才去杀的吗?”我也近乎于疯狂的询问着他,这些人都是我的亲人,我的朋友,齐骥一个个的将她们必死,如今却说是为了我,要我如何能够接受这话中的意思呢?

    “林含笑,难道你就不能够明白我的心吗?我爱你,你知道的我爱你...”

    “你爱我就能够杀那么多的人?那么我爱着维青,我是不是也应该杀更加多的人来证明我有多爱维青呢?齐骥,你不过是没有看清楚事情的本质,你不过是不想要再过穷苦的日子,不想要过别人看不起你的日子,你想要的是钱,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如今你有了,甚至没有人在你之上,你却是把这些责任推到了我的身上?让我变成了千古罪人?对不起,我不是苏妲己,也不会做如同静贵妃那样狠毒的事情,这些事情我不会去做,更加不会怂恿你去做!”

    我似乎字字句句说道了他的心上,他捂着胸口向后退了数步,我则是趁机从他的怀抱之中挣脱出来,飞奔到了维青的身边。他呆呆的坐在龙椅之上,就好像整个人都失了魂一般,变得空洞,无力了。

    “林含笑,当初我不过是太监一名,你对我却是百般的好的,但是却是不爱我的,这点说的过去,因为你觉得我是太监,也罢也罢!可是如今,如今我已经是当朝的皇帝了,如果你愿意,我只在你一人之下,可却是万人之上的高贵地位,要什么有什么,只要你一句话,我便什么都给了你,为何你如今却是这样的态度对我?我不明白,我实在是不明白。难道本王就不能够江山美人一起拥有吗?林含笑,我爱你,真的,你回答我的问题啊!”齐骥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样子就好像已经是痴了,头发因为刚才坐下的时候用力过度,竟然是有些散乱了,让我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他,那个时候他将头上的冠给我把玩,那个时候我很开心,觉得很温暖,他离开的时候满头的乱发,我竟是不觉得哪里不好看的,可是如今,他的样子却不让我觉得哪里好看了。

    “事到如今,难道您还不明白吗?那个时候的你,不像现在,我总是单纯的认为你是善良的,不过是脾气不好一些而已,但是你对我好就够了,所以谁对我好,我便对谁好;可是如今,你是万人之上的万岁爷,人却不是那个善良的齐骥了,竟变得如此的...杀人如麻,让我怎么能够再像当初那样对你呢?其实现在已经没有爱与不爱之分了,等了我半辈子的人,已经在我的身边了...”说道这里的时候,我回过头去看了看身边的维青,我们相视一笑,竟是觉得是如此的甜蜜:“我恨了半辈子的那个男人却已经离我而去了,本以为他离去我会很开心,但是却并不是这样的,直到他离去后,我才明白,为何我的母亲会选择再回到宫中来;始终觉得亏欠的那个,却是无法弥补的,他在塞北有他的生活,就当是我对不起他了;而曾经一度想要试着去爱的人...呵呵呵,现在坐在龙椅之上,却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样子了。如今万岁爷说爱我?万岁爷等于是诛了我九族了,却说是爱我?我只道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如果万岁爷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奴婢与家人,便告退了,不再打扰万岁爷的生活了!”说罢,我便转过身去,准备离开屋中。

    此时门口的侍卫看着我们,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竟然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他们互相看了看,还是绝对询问过皇上的意思再说,便开口道:“皇上,这...”

    “走,让他们走!你们,你们一个个的都给我滚,不要在本王的面前出现...”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如此的咆哮,紧接着便听到了“噗”得一声,吐血了,这是第三次在我的面前吐血了,我并没有回头,这一次是不能够回头了,回头了就是对他的残忍了。

    大林三十二年,春,骥登基,改国号为齐,登基不过才二十有余,是历朝历代中算是年轻的皇帝了。齐王品德高尚,体恤民情,时常到宫外走动,了解民间疾苦,倒是深受百姓的爱戴。而齐王的后宫倒是不像以往的那些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人的,齐王的后宫不过静贵妃一人,并没有选妃的意愿,大家一致觉得不过是齐王深爱着静贵妃,静贵妃当时为了齐王的登基除了不好的力,所以齐王自然会对静贵妃百般的好。而其实真正知道其中原理的人又能有几个呢?

    “啊呀,你们烦不烦啊?我就知道,一和季如来住就准没好事!”我伸着懒腰抱怨着,昨天晚上闹了那么长的时间,现在还不让我好好饿睡觉,季如来这个人真是烦死了。

    “什么叫做一和我住就没好事啊?含笑啊含笑,你这样说话爷爷可是很伤心的呢!”又是这种样子,又是这种样子,为什么每次我说话不好听他都是这种样子,让我几乎有一种抓狂饿冲动。

    “维青呢?维青,你快点来救救我啊,这个老头儿他好烦啊!!!”闻讯赶过来的维青,看到躺在床上的我被季如来抓了起来,慌忙上前拦住了季如来,口中说道:“昨夜孩子闹得很晚,含笑好不容易睡着了都已经到了早上了,如来还是不要打扰含笑了...”还是维青对我好啊,有这个老公真是好。我心满意足的说着,转过身去,继续睡了过去。

    谁知刚睡下,身后就一阵痛,竟然是季如来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此时我已经完全没有睡意了,坐起来对着季如来怒吼道:“你有完没完啊?没事对这我的屁股踢什么踢啊?明知道我的身体不好还这样对我,等下我告诉季妈妈,看她怎么收拾你!”听到“季妈妈”三个字,他马上消停了下来,看了看我,小心翼翼的说道:“含笑,儿子是你的,都生出来了这么久了,总是要给起个名字的吧?”不过是为了起名字的事情,需要一大早的就把我给吵醒吗?

    “晚一点再说,季如来我和你说,你再来吵我的话,季妈妈伺候着!”说罢,便转身继续倒头睡了过去。

    事情转到两年前,我们从宫中出来后的事情。刚出来的时候,我们很迷茫,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我便提议说去找皇嫂,我想知道她现在过得还好不好,孩子应该也快出生了吧,或许我们到了时候,孩子已经生出来了也不一定呢!

    一路的颠簸,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才赶到嫂子生活的地方,这是一个偏僻而又安静的小镇,镇上的人看上去很随和,人们的脸上充满着笑容,就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们改变自己脸上的笑容一般。来到了这里,我似乎也变得开心起来了,不过身子一直很差,在路上有好几次险些丢了性命,不过好在维青以前是学医的,时常为我把脉诊治的,如今倒是比之前好上了一些的了。

    终于找到皇嫂的住处了,皇嫂不过住在一个简陋的小屋中,孩子也已经降生了,是个男孩儿,还没有起名字,皇嫂的日子过得十分艰苦,看到我们来的时候,想起身招呼我们,却被我拦下了,看着皇嫂如此生活,不由的让我鼻头一阵发酸。好好地一家人就这样散了。我同皇嫂提到过含羞草,皇嫂说一切的事情她都知道,她不怪含羞草,怪只怪命不好,让含羞草生在了帝皇之家。事到如今大皇嫂还是爱着含羞草的吧,只是如今却是阴阳两隔了。

    因为这里很好,适合养病,所以我们也就在这里住下了,我的身子一直不好,所以天天都要喝着那些难闻又难喝的药来维持生命,维青总是笑着说道:“以前你啊最讨厌喝药了,总是要问我要糖吃,现在倒是喝着也不觉得怎么样了...”我听着维青的话,笑着说道:“你给我糖啊,好难喝啊,不给我糖我就不喝了...”本想为难一下维青的,谁知道他可是早就有准备的,中怀中拿出一包白色的纸包裹住的东西,里头则是一颗颗的杏仁糖。我笑着将糖果放进自己饿口中,又拿过一颗放在了维青的口中。

    这样的日子大概维持了两个月,便来了一帮不速之客,不速之客中间有一个丫头,叫做红樱,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更加不知道她是如何和小桃这帮不速之客遇上的,竟然一个个冲过来就好像要同我兴师问罪一般。我慌忙躲了起来,看她们气势汹汹的样子,还不是要来把我的皮给扒了的么!

    “小姐,你也太过分了,去宫中竟然不叫上我,好吧我打晕了...”红樱撅着嘴巴抱怨着,而小桃更加夸张,竟然是拖家带口饿一起来了,冯必令手中抱着两个娃,原来是对龙凤胎,瓦塞塞,真是能生。我不过随便说说,维青便在我耳边轻声问道:“你什么时候也为我生一个啊?”于是我慌忙回过头去狠狠地拍打了他一下,口中说道:“老没个正经!”

    也不知道是老天爷听到了维青的话还是什么的,竟然就在不久后,让我怀上了而且也是一对龙凤胎,如今家中可就热闹了,好像就像是私塾一般,都是孩子,吵得慌。

    因为生了两个,我懒得起名字,生孩子就是一件够累人的事情了,现在还要我为孩子气名字,干脆叫一毛和二毛的了,省得动脑筋儿的,可是季如来不答应,他说:“你看看,你嫂子的儿子叫林念修,多有意义的一个名字啊!小桃的两个孩子,一个叫冯月如,一个叫做冯阳奇,虽然名字很奇怪,但是还算是个名字,你这个算是什么名字啊?”于是乎我无奈,不是都说贱名好生养吗?怎么我们家就不能够起个贱名的呢?

    这场起名字的风波没完没了,以至于这老头儿一到早上就来和我吵,非要我给儿子闺女起个好点的名字。怎么起啊?我现在睡眠是严重的不足啊,脑子已经没有多余的地方让我想名字了,我现在只想睡觉,起什么破烂的名字啊?他们又不是单亲,不是还有爹吗?怎么就让我一个人给他们起名字呢?

    “况且你们是孩子的增爷爷和曾奶奶,你们给孩子起个像样一点的名字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还要来烦我啊?我好累啊,你们三个人表决一下就行了,表决完后告诉我,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说完后,我便转个身继续睡去了,才不管你们给他们起什么名字呢,反正名字不过就是个称呼而已。

    到了晚上,他们终于给孩子起了名字了,维青起的名字算是有些诗情画意的,因为女儿叫做维诗情,儿子叫做维画意,呵呵...还真是诗情画意啊,我没说什么,便听了季如来起的名字,儿子叫做维他命,女儿叫做维习片,这都什么名字啊?狗屁不通的。最后只能够将希望寄托在了季妈妈的身上,希望季妈妈能给个正经一点的名字。

    季妈妈起名字就是有水准,女儿叫做维牡丹,儿子叫做维红枫,她是开青楼开上瘾了是吧!你们这些都是些什么名字啊?

    “不然你起啊!”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有一致对外的时候,竟然就是一致对着我。我看了看儿子和闺女,心中开始苦闷了起来,随口说道:“儿子叫做维航,闺女叫做维川,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大家似乎对这个名字都毫无意义,于是乎,我们家的儿子和闺女便有了自己的名字了。

    而这段起名风波也就告一段落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