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先生 第三百八十五章 佛灭道灭。终究我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得不说,张二爷让街上连续每天死了一个人的招数,是非常高明的一个手段。即使那些人都是“阳寿尽了”过后的“正常”死亡,但却给街上的其他人家造成了一定恐慌,还好我们化解及时,否则如果十三个人全都死了的话,可能就要出大事了。

    本来把,我以为将死人复活,并把张二爷的残魂打走之后,就会万事大吉了,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安静得一个星期,新的事来了!

    那天也不知是谁动员了群众,一条街老老少少毫无征兆地便到半山小庙去祭拜,那庙在我们复活七个人的时候,谭一智给重新起了个名字:太平寺!

    我觉得事情不对,跟着那些拜祭的人上山后一问,才知街上最近这几天都不太平:先是街头老陈家的养鸡场,一夜之间被野兽咬死了一百零八只鸡;接着第二晚上,街尾老刘家的羊被咬了十一只;再后来,老吴家的猪、老刘家的牛都遭了毒手……

    一系列的动物被害,引起了乡派出所的注意,韦所长亲自领导,带领警员和民兵、群众组织一起到牲口较多的人家去蹲点守候,看究竟是什么野兽如此凶残。

    连续守了两天后,他们发现了一点端倪:过来撕咬家畜养牲的,好像并不是什么野兽,而是几个武力值超强的蒙面人……

    韦所长这几年一直和王腾越打交道,那天又亲自抬枪去打碎了原来的山神城隍塑像,对阴阳之事是很虔诚的,当即阻止了想开枪的警员,而是过后悄悄带上两个信得过的人,天亮后便去掏了前几家死去那几人的坟墓。

    这样一来,那几座坟变成空坟的事实便被韦所长给发现了!

    事实上为了这事,韦所长是来拜访过我和谭一智的,当时他没明说,只问我们街上有没有僵尸和活死人之类的出没。

    当时我和谭一智也都当做了一回事:我用感应术全街地感应了一遍,谭一智则用他的茅山术法进行了占卦。但得出的结果都是一样,街上并没有那东西!

    韦所长又隐晦地问前几天死人的事,我们怕此事泄露后引起恐慌,于是便也都百般掩饰。

    后来韦所长也就没多说什么便离去了,我和谭一智也就没放在心上。他没说街上发生的事,我们才没多想的。

    话说韦所长回去一想后觉得不对,想请示王腾越又见不到人,这才组织群众前去拜神的。

    大家都去拜神是好事,但这事既然被我知道了,那肯定是得管的。

    我便怀疑是那三个尸变后被我给弄了复活的人,从山上下来后便直接却了那几家查看。奇怪的是那三家一切正常,我还专门看了被我复活的那几个人,除了样貌长得吓人一些外,什么状况也没有,更没有什么残留的尸气之类的异常。他们还跟我聊家常、感谢我让他们重新回到阳间呢!

    回去跟谭一智说了情况后,他有些坐不住了,立即就电话通知了王腾越和炎无思,要他们尽快赶回来。

    我对此有些不解,谭一智却不说破,只叫我晚上出去走一圈,最好阻止那还不能确定的蒙面人,让他们千万别伤到人!同时他也交待我,第二天恐怕就得要彻底处理越寇阴兵的事了,让我提前做好准备。

    我照谭一智所说,到了夜间后让他帮我看着些身子,然后便灵魂出窍去了街上。没想到这一出去还真就发现了不对劲:那几个蒙面人,正是被我复活的七个街坊。

    当时我留了个心眼,魂魄出窍以后便先使了道感应术,真的感应到了七个僵尸的时候,自己心头也是一惊!但无所谓了,这在我的预料之中!

    我真的想不通,那七个人已经被我复活了,为什么还要变成僵尸?

    所以在请神术的时候,我是竭尽所能。见到几个熟悉的人飞身而出的时候,我没有使其它的术法,而是来了一道《道德法经》天神纵出法,请来的不但有我的师父戚先生,还有心明大师、云峰道长、妙智和尚和张恩强,最令我意外的,是还有我想都不敢想的苗疆真正的传人杨苗子!

    戚先生见了我后只有一句话:“你个混账,请我来做甚?所有问题,你不能解何如?”

    这在我的预料之中,见戚先生不如见天神,真的就是这样!我见到自己的师父时,心头只有温暖!但看到那些长辈的时候,就不止如此了!

    很多年没见,他们还是一样的风采,这让我心头格外踏实!我怕我请到他们这些前辈的残魂,以致很多年后我都要为他们背负自己的因果。

    但恰恰相反,他们都是不请自来!

    夜晚丑时,天空忽然就动了起来!

    地没有动,是天动了整个天空动了起来!我大云南的南温河乡,忽然之间天旋地转。

    戚先生犹如天神般地站在乡街子的山头。电闪雷鸣之际,心明大师一声佛号后,正如常人所想的祥光四射,仿佛一尊阿弥陀佛站在另一个山头,严朗闻像尊天神一般站在他的身边,那威风不言而喻……

    最让我想不到的是云峰道长,身上映着三道老子尊者的影子,笑呵呵地应了一句:“太上老君,三皇五帝!”

    我觉得佛不胜道、道无佛尊,真的就是那么个道理。妙智和尚双手合什、一言不发,但威力不小,出现就给了我一丝无穷无尽的神力……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有勇气正视杨苗子,见到他的时候,不卑不亢地说了句:谢谢杨掌门出手相助!此生一切因果,鹿十五愿意承担!

    请神且不多说!那七个人出现的时候,我请神忙已毕。

    那个时候,戚先生、心明大和尚、妙智大和尚,还有张恩强和杨苗子、云峰道长,全部都到齐了!

    回想当年,圆寂了的活佛德吉大和尚令我难过。但看到今朝,那些老朋友算是齐了!

    他们其实都在看我:

    等第七个人飞出他家的时候,我知道不能忍了,飞身就进了江力的家里面。

    但还不等我去找他,江力家堂屋就闪出两道身影,拦着问我进门何为?

    跟关张二将军说明缘由后,我进去找到江力,问了最后问他的一句话:“江大哥,你可以活!一百二十岁不算老。你也可以如那天晚上一样死,寿不过今夜……

    没想到一句话还没说完,那二位门神也还未回应,江力的父亲便站在两道大门前,阴阴地笑道:“江家我为大,众神为我夸。得了土地情,来世神亦他……”

    我知道事情不妙,立即又一句口诀化出,那道法力是为请神,以保我师吾友,真的没为自己想过半分。所以使出之时,天上地下波澜不惊,但天地神法却有所向。

    天上雷神响,地上草木惊。事实上我见师父戚先生这些老朋友一相聚,便感事情不太一般。

    我先到老家的垭口,像个疯子一样地呼喊冉娅。

    她也来了,把我全家的生辰八字,连驼背二嫂的命格也带来了。

    戚先生跟我说了一句:“十五,今天我们来不是帮你的。只是给你处理一点事情:让你在当地不受那么多限制!”

    “你想成才,早着呢!今后二十年,你不走遍大江南北,想在华夏立足,难了!

    ……

    我听了戚先生好一通教诲,带着冉娅连夜离开。这里的事我自然会全部都解决,准确地说是我师父会全部解决。

    我的担心也一样:我不担心戚先生!

    之前他就跟我说了个本地的事:这南温河乡街子不会再存在了,将按这条河的布局、让这个街子全部被我道家佛家加敕之水淹没,地段刚好到半山太平寺……

    我,只有走了!

    因为我无法圆满完成某些东西,但因为今天晚上,灾祸将至……

    “十五,你得守住!两年后,张巫在广州作乱,送你一个专业名词叫**!五年后,新疆格尔木,搭乘专机到华盛顿,为世处理一个人盗门九当家;七年左右,汶川之境,等着为师……”

    风潇潇之夜茫茫!人不消逝不为长。

    我不知道,一句话,不是处理我的问题,而是让我等待新的问题。因为戚先生让我走之际,张礼光忽然出现,拉着张二爷的手堵住我,阴阴地笑问:鹿十五,谢天华等着你,金光惠次郎等着你,你现在想跑……

    松山之事,我不出面,天神又奈何?

    五年之期,冉娅一直不提,阎莫爱一直不现,那又何苦……

    最重要的,我的命呢?我想起我的命是借来之时,佛道似已被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