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

    人人皆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杭人民却道:“上有财神,下有宁泽!”

    宁泽,是苏杭这一带最有名的商户,也是这一带发展最快的商户,只用了仅仅五年时间,便在这尔虞我诈的苏杭一带站稳了脚跟,而且还深受当地百姓的爱戴。

    最大富商宁泽宁老爷和他的两位美妻“锦娘”和“玉娘”,,这三人不仅相貌非凡,才智出众;有一双儿女宁意琳和宁意坤常伴左右,家庭和睦,令人羡慕非凡,更是致富了当地百姓,是人尽皆知的大善人。

    而他们的大嫂绰夫人,更是美貌非凡,气质出众,膝下一双龙凤小儿宁意涵和宁意哲更是聪明伶俐,惹人喜爱。

    只是路人纷纷猜测,不知这位绰夫人的夫君到底是怎样的人,竟能取得如此美娇娘?

    也不知她那夫君是失踪了还是去世了,每每问及此事,几位当事人都只是微微一笑,不做任何回答。久而久之,也便再无人过问。

    新宁七年,辽世宗南宫贤驾崩,享年三十五岁,太子南宫隆继位。

    听闻消息,苏州宁府竟然闭门七日!在此期间,府内仆人全部回家休息,就连那几十家铺子都关门不做生意!

    世人皆道宁大官人一腔热血,热爱国家,对皇帝南宫贤甚是尊敬与崇拜。

    却不知这七日,南宫泽和萧燕燕两人穿着孝服在府里哭的是昏天暗地,不辨天日......

    就连小小的不懂人事的宁意涵和宁意哲也穿着孝服跟在自己的母亲后面哇哇大哭......

    看到此景,本想向前劝阻的屈突玉洁和萧燕锦两人也是止不住地抹眼泪。

    最终还是萧燕锦上前一步,劝阻道:“大嫂,宁泽......你们都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若是让有心人看出什么端倪,到时候又不知道会招来什么幺蛾子......”

    说着,萧燕锦上前一步,安慰地拍了拍南宫泽的肩膀,但却被南宫泽一把甩开:“我在这里祭奠自己的亲哥哥,他们又有什么好说的!?难道我还要因为忌惮这些个小人,都不能给我的亲哥哥祭奠一下吗!?”

    此话一出,萧燕锦的眼泪更是唰唰地往下落,南宫泽心里的苦与无奈,她又怎会不知.......

    看着突然发飙的父亲,四个小儿都是害怕地往自家母亲怀里躲。

    萧燕燕心疼地拍了拍两个孩子的小脑袋,看着发怒的南宫泽,安慰道:“宁泽,你别这样,宁贤若是还在世的话,他也一定希望我们还和以前一样,活的开开心心的......”

    闻言,南宫泽收住怒气,又走回自己的位子,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七日后,南宫泽作为苏杭的富商宁泽,如若平常,开始检查开门做生意。

    但只有萧燕锦和屈突玉洁两人知道他是想让工作冲淡那份丧兄之痛。

    而萧燕燕也是一身素衣,倚在栏杆上望着帝州的那个方向发呆,喃喃道:“南宫贤,若我当初不离开,你会不会活的久一点?”

    “若是你每天不开心,勉强地呆在朕身边,只会让朕死的更早!”

    “呵,是吗?”萧燕燕话音未落,脸上的那抹苦笑就那样僵在那里!

    萧燕燕惊讶地扭过头看着那人,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掉。

    下一秒就扑到了那人地怀里:“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了!?还跑到这里来.......呜呜呜.......”

    “怎么了,大嫂......”本来在院子里收拾东西的屈突玉洁突然听到了走廊里萧燕燕的哭声,急忙过来查看。

    话音刚落,就听见“咣当”一声,屈突玉洁手里的盘子落在了地上.......

    只见萧燕燕此刻正和一个蓝衣男人相拥着,而这个蓝衣男子,不是刚刚死去的南宫贤,又是谁.......

    屈突玉洁就那样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转过身的那名男子:“皇.......”

    一是太过于惊讶,二是屈突玉洁知道,现在的南宫贤再也不是皇上了,也不能再叫他皇上.......

    话音刚落,萧燕锦也赶来询问:“怎么了!?”

    见屈突玉洁只是瞪大眼睛,张大眼睛,呆呆地看着前方,萧燕锦顺着目光看过去,就发现这么多年一直带有淡淡忧愁的萧燕燕,此刻,正眉开眼笑地靠在某人地肩膀上。

    因为过于惊讶,萧燕锦发出来地声音竟然都带了些嘶哑:“皇......不是!咳咳!大哥,你回来了!?”

    见萧燕锦已经一脸惊喜地走了过去,屈突玉洁也反应了过来:“大哥!”

    “呵呵呵.....”南宫贤“入乡随俗”的本事,也是极好的,看着两个姑娘亲切地唤道:“弟妹!”

    正说着,四个小娃又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娘亲.....娘亲......娘亲......”

    南宫贤见一男一女分别跑向萧燕锦和屈突玉洁,一眼便知那是她们和南宫泽的孩子。

    紧接着,他转身看着贴在萧燕燕身上的两个小儿,湿润了双眼:“他们.....”

    萧燕燕还未开口,一旁的宁意哲就急忙问道:“娘亲......他是谁.....”

    萧燕燕牛头看着南宫贤,幸福地笑了笑:“他是你们的爹爹......”

    “爹爹......”

    ------------------------------次日--------------------------------

    苏州的草地不同于北方的干爽,反而时有一丝的湿凉。夏天,躺在上面,后面凉凉的,舒爽极了。

    此刻,南宫贤正躺在草地上,双手放在脑袋后面,享受着这份清爽。

    萧燕燕也将脑袋靠在南宫贤的胳膊肘上,抬头看着高高的星空:“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外面的天空要比皇宫里的看起来更大,更美!?”

    看着头顶的蔚蓝一片,南宫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扭过头看着一旁地萧燕燕浅浅地笑了:“呵呵......确实是!怪不得,你和小泽宁愿死也要离开.......”

    见南宫贤突然面露苦笑,萧燕燕也急忙翻了个身,双手捧着南宫贤的脑袋,轻轻地吻了下去:“外面的世界虽然没有那里那么有权有势,但却自由,幸福.......”

    萧燕燕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南宫贤堵住了嘴.......

    这么长时间不见,南宫贤早就想好好地品尝一下身下人儿的味道。

    经历了这么多,两人此刻只是想和对方相拥着,想要把对方揉入体内。

    两人正在亲热,突然两个幼稚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

    “爹爹.......娘亲......”

    “爹爹.......娘亲......”

    闻言,萧燕燕和南宫贤两人急忙起身,刚刚相视一笑,就感觉到两个小肉球纷纷撞入到了二人怀里。

    只见宁意涵趴在萧燕燕的怀里,一脸好奇地看着一旁的南宫贤叫道:“爹爹,涵涵想听你讲故事,你今天早上给我们讲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呢.......”

    “哦?”一听这话,萧燕燕也一脸好奇地扭过头看着南宫贤,“你还会讲故事呢!?”

    南宫贤却是不说话,只是一脸高深莫测地笑着......

    见状,两个女士没说话,趴在南宫贤身上的宁意哲却是急了。

    只见宁意哲抬起头来,提醒着南宫贤:“你今天早上说那个皇帝厌倦了皇宫里地生活,想要出来寻找妻儿,那结果呢!?他逃出来了吗!?找到家人了吗!?”

    一听这话,萧燕燕就明白了南宫贤给这两个小家伙讲的是什么故事了。

    见南宫贤只是一脸幸福地看着自己的娘亲,宁意哲拿起小拳头敲了敲南宫贤的膝盖:“你说过的,我们叫你爹爹,你就告诉我们结局,不可以骗人哦!”

    虽然,娘亲已经说过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爹爹,这几年有事外出了,现在回来了。可天生傲气的宁意哲却是死活不愿意开口叫南宫贤一声“爹爹”。

    弄得宁意涵这个小丫头也是左右为难。

    见这两个小家伙对自己有一份生分,南宫贤自然也是想尽了办法套近乎。妹妹还比较好哄,倒是哥哥意哲,只有用故事才能吸引住他,敲开他的“金嘴”,听他叫一声“爹爹”......

    见萧燕燕一脸“服了你”的表情,南宫贤宠溺的摸了摸怀里的小脑袋,缓缓说道:“皇帝在一次外出打猎的时候,串通好了自己的亲信,以假死瞒过了所有人,逃了出来......”

    “哦......”宁意哲点点头,一副完全听懂了的样子,随后又抬起头问道:“那皇帝找到他的家人了吗?”

    南宫贤点点头:“现在,他们一家四口在外面过着很幸福的生活.......”

    “一家四口!?”

    “对啊!就像我们现在一样,一家四口.......”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