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515.第515章 三个孩子的爹啊(三十三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骆风棠满头黑线。

    “当真看不出,四叔竟是这种人,三个孩子的爹啊……”他皱眉道。

    杨若晴撇撇嘴:“英雄不问来路,流氓不问岁数,三个孩子也阻挡不了他在耍流氓的路上越走越远啊。”

    骆风棠:“……”

    老杨家前院,此时乱成了一锅粥。

    谭氏这边刚把杨华梅从牛车上扶下来,弄到床上躺好。

    对面的西屋,刘氏便趴在杨华明的身旁哭得死去活来。

    “梅儿,你躺着睡会,娘去西屋瞅瞅你四哥。”

    谭氏交代了一声,瞪着小脚急吼吼来了西屋。

    瞅见杨华明被打成了猪头,躺在床上绑着胳膊吊着腿的。

    谭氏的心跟被刀子绞着似的。

    “我的儿子,你咋搞成这副样儿啊?”

    谭氏也哭了,扑到了床边,细细打量这杨华明。

    十根手指有长短,六个子女里面。

    她最疼的就是杨华梅和杨华明。

    前者是唯一的闺女。

    后者是众多儿子里面,肤色长相最像她的。

    现如今,她最疼的两个子女一个病一个伤,谭氏又是气愤又是心疼。

    瞅见谭氏回来,杨华明就跟个撒娇的孩子似的。

    “娘啊,爹和大哥不给我做主,娘你一定要给我做主……”

    谭氏抹干眼泪:“你跟娘说,是哪个把你弄成这样?娘给你出气!”

    刘氏也仰起一张泪脸,看向杨华明。

    杨华明见状,心下暗喜。

    这一上昼,他躺在床上构思了好多种说辞。

    这会子见谭氏问,杨华明吸了下鼻涕,一脸悲愤的开了口。

    “前两日你们都不在家,我一个人弄不了三丫头。”

    “就让五弟妹帮忙弄下孩子。”

    “那妇人不是个好东西,夜里我睡着了她还过来敲门。”

    “假借给三丫头换尿布,勾搭我!”

    “我不答应,她就恶人先告状,跟老五那倒打一耙!”

    “昨夜,我去上茅厕,老五躲在茅厕后面。”

    “把我揍了一顿,还剥了我的衣裳把我丢到了茅坑里……”

    “啊?”

    谭氏倒吸了口凉气。

    “老五这个兔崽子!”她咬牙切齿。

    杨华明心里偷着乐,嘴上接着道:“更可气的还在后面呢。”

    “早上我跟爹和大哥那说这事,他们打死不信。”

    “说老五昨儿不在家,三嫂还过来帮忙作证,五房跟三房串通起来整我一个……”

    谭氏气得头发丝儿都着了火。

    边上的刘氏更是蹦了起来。

    “鲍氏那个骚、妇,兔子不吃窝边草,勾搭人勾搭到自家来了?”刘氏骂着。

    谭氏吩咐刘氏道:“去,把那骚、妇给我喊来!”

    “是!”

    刘氏撸起袖子,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屋子,直奔灶房而去。

    片刻,她便揪着鲍素云的头发,把鲍素云倒拽进了屋里。

    “娘,人带来了!”

    刘氏一把将鲍素云推到谭氏的面前。

    鲍素云还没站稳,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打得她眼前金星直冒,脚下一个趔趄跌坐在地。

    抬起头来,谭氏的一口唾沫吐在脸上。

    恶心得她差点晕死过去!

    “你个小浪蹄子,不安分的骚、妇!”

    “祸害完老五,又来害老四,你个害人精,扫把星!”

    谭氏口里骂着,一双手朝鲍素云身上掐下来。

    脸上,胳膊上,胸口,腰上,腿上……

    边上的刘氏也没闲着。

    扑上来扯鲍素云的头发,一边扯一边骂:“让你勾搭我男人,打死你个不要脸的娼、妇!”

    屋里顿时乱作一团。

    后院这块,孙氏刚把米放进锅里,听到响动从灶房奔出来。

    刚巧遇到杨若晴和骆风棠从后院过来。

    “晴儿,前院是啥声儿啊?”孙氏诧异问道。

    杨若晴皱了下眉,道:“奶在骂,五婶在哭!”

    “啊?”孙氏一脸惊惶。

    “我看看去!”

    孙氏急急忙跑去了前院。

    杨若晴不放心孙氏,转而对骆风棠道:“你留下照看小安,我也过去看看。”

    骆风棠点头:“你小心点。”

    ……

    杨若晴刚跑到杨华明那屋门口,便瞅见屋里面,乱成了一锅粥。

    鲍素云坐在地上,披头散发。

    刘氏在那揪着鲍素云的头发猛打。

    而谭氏,则在那拉扯着孙氏。

    一边扯一边骂:“你个瘟神扫把星,说,是不是你们串通一气来害我老四的?”

    孙氏的衣裳袖子被谭氏扯破了好几条口子。

    孙氏脚下连连往后退。

    谭氏却步步进逼,一双锋利的爪子来挠孙氏的脸。

    孙氏左躲右闪,口里赔着解释。

    可是谭氏就跟发了疯似的,扯着孙氏打。

    而那边床上,杨华明正靠坐在那,看得咧着嘴巴笑。

    杨若晴火了。

    箭步冲了进去,也不去劝阻,更没有拉架。

    而是直奔床那边,抽出床底下的夜壶。

    照着杨华明的头脸,一夜壶砸下来。

    砰……

    哗啦啦啦……

    积累了两三夜的尿液,百分百浓度。

    色泽比那鲜橙多还要黄,气味浓郁得,满屋子都是尿素的气味。

    一声脆响,伴随着杨华明的一声惨叫。

    黄的,红的,顺着他的脑袋淌下来。

    满头满脸,满身满床……

    谭氏和刘氏再顾不上打人了。

    婆媳两个瞅着从床上滚到了地上,叫得跟杀猪似的杨华明。

    婆媳两个都慌了手脚。

    ……

    老杨头回来了。

    顶着一张比锅底还要黑的脸,坐在桌边的凳子上。

    在他面前的地上,旱烟杆子被摔断成了两截。

    左手边,站在谭氏,刘氏。

    右边,则站着孙氏,鲍氏,杨若晴。

    不远处的床上,杨华明脑袋上缠着一圈纱布。

    纱布外面还渗出了血。

    他躺在那,哼哼唧唧,每一下呼吸都会牵动伤口而倒吸一口凉气。

    老杨头虎目环视过屋内一圈,最后落在鲍素云的身上。

    “从前以为你是个省心的,现在看来,你就是和祸害!”

    老杨头厉声训斥鲍素云。

    “这一切,都是你挑起来的,你看看你四哥,被折腾成啥样!”

    老杨头手掌用力拍着桌面,拍得烈烈作响。

    谭氏在一旁用仇恨的目光瞪着鲍素云:“她是个浪、货,弄得咱家宅不宁,兄弟反目,这种女人咱老杨家不能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