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4431章 搓绳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刘先生,那这处墓穴若是我岳母葬下去,可有破解之法?”大安询问道。

    刘地仙抬手撸了撸胡须,果断摇头。

    “我能力有限,暂无破解之法,倘若我师父他老人家在世,应该可以,但我师父他十年前便去世了。”刘地仙道。

    众人一阵唏嘘惋惜。

    大安又看了眼另一处墓穴,“刘先生,那另一处如何?我岳母可住得?”

    众人都跟着点头,是的,一共选中了两处,这处不行,不是还有另一处嘛!

    刘地仙道:“嗯,这一处倒是不冲突,也是藏风聚气的风水宝地,不过,这处也有一个小纰漏之处,还得费点劲儿。”

    “纰漏在何处?”大安问。

    刘地仙指着第二处墓穴道:“在此墓穴后面,两条交错在一起的小路,这两条路在风水学上,叫搓绳路。”

    “墓后有搓绳路的,家中后辈中易出上吊自缢之人,尤以女子为主。”

    听到刘地仙这话,众人还没来得及放下去的心又再次被揪了起来。

    小花更是绷紧了身子,下意识觉得脖子那里勒得紧。

    杨若晴则是满头黑线,她忍不住跟刘地仙这里道:“刘先生,咱都是外行,这里就您是内行,该咋整,您就照直了说吧,咱照您说的去做就是了。”

    刘地仙看了杨若晴一眼,点点头,继续道:“我的意思啊,此处可葬,不过,在下葬之前,到时候做一场法师,你们再去找些人来,把两条路改造一番,种上树,在不破坏墓穴原有的风水气场的前提下,将后面的搓绳路移开,一切便好!”

    大安道:“好,那就听刘先生的,回头我就去着手准备这事儿!”

    杨华忠他们也都纷纷点头。

    此时,夹在人群中挺热闹的王洪全脸上露出几分惊慌来。

    “刘先生,墓地后面有两条交叉的小路,后辈的女子里当真容易出上吊自缢的?”他脸色有点发白的问。

    刘地仙道:“是的。这种案例,我见过不少了,不敢妄言。”

    王洪全又问:“那倘若后辈里已经出现了一个上吊自缢的,往后还会再出现么?”

    刘地仙沉吟了下,道:“只要风水格局不变,气场未被冲断,这种影响便会一直存在下去。”

    “这就好比你们这些常年抽旱烟的人,咽喉部位留下了隐患,若是平常护理得当,也不会被触发,”

    “倘若某天受了寒凉,又或是吃了过量的辛辣刺激之物被刺激到了,那么这咽喉的暗疾便会一触激发。”

    “这风水布局对后辈的影响,也是如此,好,便锦上添花,不好,便是落井下石,雪上添霜,不可不防!”

    王洪全的脸惨白如纸,一点血色都没有。

    桌上的其他人见状,都不约而同想起了去年正月,栓子娘为了一点儿小事儿就在柴房上吊了。

    “洪全哥,你咋啦?”杨华忠关心的问道。

    王洪全稍稍回过些神来,他跟杨华忠这颤声道:“我想起来了,我爷爷的坟头后面,就有一条那样的搓绳路……”

    对于王家老太爷的坟地位置,说实话,杨华忠和骆铁匠他们这个辈分的,真的是不清楚。

    老杨头却有印象。

    “洪全啊,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老杨头道。

    “当初你爷爷去世的时候,那会子你才三四岁的样子,那会子我刚好十八九岁,抬棺上山的人里面,还有我一个呢!要是我没记错,你爷爷就葬在……”

    老杨头报出了王洪全祖父墓地的大概位置。

    王洪全连连点头,“对对对,我祖父正是葬在那里。那坟后面就有两条路子。”

    “我还记得我爹那时候跟我说,说我祖父葬下去的那两年,时常梦到他老人家,脖子上还套着一根绳子,跟我爹说,说他脖子勒得难受。”

    “我爹当时不信那些,以为是自个夜里睡觉枕头高了这才脖子疼,没把这个当回事儿。”

    “后来我爹过世了,这件事就越发的淡掉了,我也没梦到过,这会子听到刘先生说起这事儿,我不由后背发寒啊!”王洪全道。

    他凑上前来,跟刘地仙这里央求道:“刘先生,能不能劳烦您帮我看看我家祖父的坟?实不相瞒,我婆娘就是上吊死的,都一年了,我真的很担心后辈的女眷里再出这样的惨事啊,求求您了!”

    杨华忠他们也都帮着求。

    刘地仙想了下,“那就明日吧,明日我随你上去看看。”

    听到这话,王洪全喜出望外,连连给刘地仙鞠躬以示感激。

    杨华忠道:“洪全哥,看祖坟这事儿也牵扯到洪涛大哥他们那一房,你要不要去跟他们打声招呼?”

    王洪全和前任里正王洪涛两个是堂兄弟,他们的爹是亲兄弟,所以共祖父。

    王洪全对杨华忠道:“是要去说下,我这就去给我大哥那说声。”

    关于小花生母的墓穴的事就这么敲定了,接下来杨华忠忙着去找人手,准备法事以及改造搓绳路格局的事儿。

    老杨头寻了个借口,邀请刘地仙去了老杨家老宅那边喝茶,说有点私事儿想要再请教刘地仙。

    刘地仙是杨华忠家花重金请过来的,杨华忠全家老小对刘地仙更是礼遇有加。

    所以刘地仙也愿意去为杨华忠家相关的亲戚人家顺便处理点小问题,于是刘地仙就去了老宅。

    “三嫂,你说咱家这老爷子和老太太,拉着刘地仙在东屋里会是问啥事儿?我瞧见那东屋的门都关得死死的呢,窗户也落了下来,我才刚刚往那边走了两步,老太太就问是哪个?”

    “瞧瞧,这小老太太显然是端了小马扎坐在门窗边上,就专门看着,不让人偷听呢!”

    烧夜饭的时候,刘氏来了杨华忠家的后院,跟正在烧饭的孙氏这咬耳朵。

    孙氏一边切菜边笑着道:“许是有他们的事儿呗,我也不晓得是啥事儿。”

    刘氏道:“三嫂,那你觉得会是啥事儿呢?”

    孙氏摇摇头,“我不晓得。”

    这当口杨若晴进来了。

    刘氏眼睛一亮,赶紧跟杨若晴这说了这事儿。

    “晴儿,你觉着你爷奶找刘地仙过去,会是说些啥?”刘氏好奇的问。

    杨若晴抿嘴一笑,“我又没有千里眼顺风耳,咋晓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