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396.第396章 找个角落哭去(二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杨氏气得个倒仰。

    杨若兰则气得当场放下了筷子。

    “我吃饱了,先走了!”

    说罢,杨若兰捂着脸匆匆离去。

    “这孩子,还没吃一口呢,咋就跑了?”杨氏嘀咕。

    杨若晴撇撇嘴:“没脸咯,找个角落哭去了!”

    杨氏气得咬牙切齿。

    拍了筷子也赶紧追去了。

    桌上,刘氏笑嘻嘻朝孙氏这边靠拢过来。

    “三嫂,还是你们晴儿厉害,面子大……”

    “兰儿还是差了一筹,老沐家就送了六十文,啧啧,这样太不把兰儿当回事了……”

    孙氏淡淡看了刘氏一眼,“吃饭不说话。”

    说罢,自己埋下头吃饭,不再搭理刘氏。

    刘氏讨了个没趣,讪讪退了回来。

    桌上的菜陆续上齐了。

    杨若晴一眼扫过去,暗暗点头。

    这才是酒席嘛!

    肉丸子肉饼,各种素炒肉炒。

    最后压轴的是一碗鱼块,辣乎乎的,一碗饭转眼就扒拉下去了。

    有老骆家那一百二十文贺礼入荷包,饭桌上谭氏心情也不赖。

    对着三房的几个孩子,脸上多了一分笑色。

    甚至还亲自给大安小安夹了一筷子肉。

    “好好吃,多吃些,莫回头又说我不给你们肉吃!”

    吃饱喝足,杨若晴抚着浑圆的小肚子往回走。

    骆风棠已经站在灶房门口等着了。

    他手里拎着一只木桶。

    瞅见她过来,他眼睛一亮,拎起木桶快步迎了过来。

    “晴儿,你要的猪肠买回来了!”

    他说道。

    “几副?”杨若晴问。

    “八副,十文钱一副!”他道。

    “我瞅瞅!”

    她兴奋的把头凑了过来。

    被他挡住。

    “屠夫就在水里抖了一遍儿,怪味儿还没去掉,小心熏着你!”他道。

    杨若晴嘻嘻一笑:“没事儿,我又不是孕妇不害喜的!”

    骆风棠:“……”

    她随即凑到桶前,把桶盖子揭开。

    哎呦我去,这味儿……真够重哈!

    八副猪肠几乎快要把木桶装满了。

    上面还沾着粘液和油脂,一眼扫过去,黏糊糊的一大坨。

    卖相也不咋地。

    “哇,这么多啊,连起来都能把咱长坪村绕一圈了!”她打趣道。

    骆风棠也笑了。

    “我在瓦市买这玩意儿,一条摊铺上的人都跟我这打听,问我买这玩意儿做啥。”

    “我也不晓得咋回,就跟他们说家里吃,他们都惊呆了!”

    杨若晴也捂着嘴笑。

    指了下自己:“你就说你媳妇害喜,就惦记这猪肠!”

    “嘿嘿……”他也跟着笑。

    “我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多猪肠,话说晴儿,接下来咱咋整?”他问。

    满满一桶,不赶紧弄出来,怕坏掉。

    杨若晴点头:“咱去村口池塘那拾掇。”

    这水井正对着自家的院子,猪肠味儿重。

    她把木桶盖子重新盖上,正准备去拿拾掇所需的工具,一道怪异的声音突然传来。

    扭头一看,杨氏和杨若兰过来了。

    边上,二妈杨氏边轻拍着杨若兰的背,边扭头朝杨若晴这边恶狠狠瞪来。

    “死胖丫你弄啥鬼玩意儿?搞得院子里又腥又臭,把我兰儿都熏着了!”

    杨氏喝问。

    杨若晴瞅了杨若兰一眼。

    只见她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拿帕子捂着口鼻。

    俏脸苍白,秀眉轻蹙,正跟那俯身干呕呢!

    杨若晴暗暗挑眉。

    木桶盖子都盖上了,还隔着十来步的距离。

    这堂姐是狗鼻子吗?

    见杨若晴不搭理,杨氏快步冲了过来。

    一把揭开那木桶盖子,探头往里一瞅。

    杨氏被熏了个正着,捏着鼻子赶紧往后退。

    “哎呀妈呀,怪不得这么臭,搞了半天是猪肠子,呸呸呸!”

    她一个劲儿的在那吐口水,吐得两只脚边都是。

    杨若晴扯了扯嘴角:“都说女人是水做的,那二妈你就是痰做的,噶恶心!”

    “说谁恶心哪?你再说一遍?”杨氏尖着嗓子喊了起来。

    这边的响动,惊动了前院院子里歇息的妇人们。

    很快,谭氏,孙氏,刘氏,还有黄家嫂子等几个帮忙的妇人全过来了。

    “刚坐下来就听到你那破嗓门,老二媳妇你干嚎个啥呀?”

    谭氏没好气的道。

    杨氏三步并两蹦到谭氏身侧,挽住谭氏的手臂。

    “娘啊,死胖丫不晓得从哪搞些鬼玩意儿回来,正跟院子这捣鼓。”

    “我和兰儿去茅厕,刚拐过这儿就被那怪气味儿给熏着了!”

    “你瞧瞧我家兰儿,眼泪都憋出来了……”

    听到杨氏的话,众妇人先是瞅了一眼杨若兰。

    果真俏脸苍白,秀眉轻蹙,泪眼朦胧。

    这副凄凄弱弱的可怜劲儿,莫说男人了,就连这些妇人们都忍不住心软了。

    “那怪东西,就在棠伢子拎着的那只木桶里面!”

    杨氏破锣般的大嗓门再次响起。

    众人的视线,便都移向那只木桶。

    谭氏唬下脸,看向杨若晴:“胖丫,那桶里装的啥?”

    杨若晴面色从容的道:“猪肠子。”

    猪肠子?

    谭氏讶了下。

    杨氏抢着对谭氏道:“就是猪肠子,黏糊糊一大坨,上面还沾着猪粪那些脏东西,恶心死了!”

    谭氏的眉头皱在一起,瞪了眼边上的孙氏,也抬手捂住口鼻。

    孙氏脸红了下,朝杨若晴和骆风棠这边快步过来。

    她揭开木盖子看了一眼,也诧了。

    “晴儿,你和棠伢子弄这么多猪肠子做啥呀?”

    孙氏不解的问。

    杨若晴道:“吃啊。”

    “吃?”

    孙氏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么多猪肠子,哪里吃得完哦!”

    她道,不过,言语间却没有半点数落的意思。

    杨若晴笑嘻嘻道:“吃不完就晾晒起来,留着慢慢吃呗!”

    孙氏也笑了下,摇了摇头。

    她转过身来,对那边的杨氏她们道:“二嫂犯不着大惊小怪,猪肠子又不是毒药,洗干净炒熟了,也是一道菜。”

    杨氏在那撇着嘴:“真是穷疯了,啥脏的臭的都往嘴里塞。”

    “这晌午不是刚吃的肉吗?你们一家子的嘴真够馋的!”

    “猪肠子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咱村恐怕也就你们和陈屠户家吃,恶心!”杨氏哼哼着。

    听这话,孙氏的脸涨红了,站在那,哑口无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