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3005章 老死不相往来(一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李母整个人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那里,面色苍白。

    而原本应该站在她那边帮她的李家大舅和李家舅妈,两夫妇的四只眼珠子全都落在桌上的那张三十两银子的银票上面。

    “不能休啊,不能休啊……”李母还在那里喃喃着,轻轻摇头。

    这时,一个人影从西屋里跑了出来,直奔这桌边。

    来人披头散发,双眼赤红,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可不正是李绣心么!

    只见李绣心一把抓起桌上的银票,直接撕了个粉碎然后抛撒出去。

    “别撕啊……”

    李家舅妈发出一声惨叫。

    可惜,已经晚了,全碎了,跟泛黄的树叶似的洋洋洒洒全飘落了下来。

    李绣心又抓起谭氏面前的茶碗,嘭一声砸在地上。

    然后跑回去一把拉开了堂屋的门,屋外突然射进来的光线让她的眼睛短暂的比了下。

    当她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睛里有着厌世的凶光。

    她指着屋门口,对屋里的一众老杨家人咆哮:“我家不欢迎你们,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闺女,你别这样……”李母忙地道,想要上前来劝。

    李绣心指着李母,“不准过来!”

    李母只得站在原地。

    李绣心对这边已经站起了身的老杨头他们道:“滚回去,告诉杨永仙,我李绣心离了他,我照样过得精彩。”

    “天底下并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叫他给我等着瞧,我一定会找一个比他好一百倍,一千倍的男人。”

    “三十两银子罢了,打发要饭的呢?我李绣心不稀罕,叫他少在那装伪善,假慈悲,”

    “从今往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

    “滚,滚,你们都给我滚!”

    李绣心几近歇斯底里。

    屋里的众人都不敢多待,杨若晴和曹八妹赶紧扶起谭氏,护着谭氏快步出了李家的堂屋,老杨头和杨华忠还有李家村的里正也不敢逗留。

    甚至都不敢说半句安抚的话,大家伙儿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李家。

    然后李绣心一脚就把堂屋的屋门给踹上了。

    堂屋外面,曹八妹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拍着胸口道:“大嫂太可怕了,方才我都吓死了以为她要杀人呢。”

    杨若晴道:“确实可怕,我也被吓到了。”

    谭氏冷哼了一声,“你们大哥那个懦弱的性子,跟这种女人在一起,日子咋过?我一想起来就心疼得紧!”

    这边,杨华忠跟李家村的里正道:“今日耽误你功夫了,大致事情就是这样了,这个事儿,还请你也帮着做个见证,两家解除了婚姻关系。”

    李家村的里正点点头,道:“嗯,我都看到了,这事儿,也是你们老杨家厚道,换做别的人家,说句不好听的话,休了就休了,女方这时候应该是在反省自个哪里做的不好,而不是这样,哎,这秀才家的闺女,比咱庄户人家的闺女还要泼辣,惹不起啊!”

    杨华忠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边,老杨头也过来跟李家村的里正说了几句道谢的话,然后,老杨头带着老杨家人回了长坪村。

    路上,谭氏问杨若晴,“李绣心当真把那三十两银票给撕了个粉碎?”

    “嗯,撕了,粉碎呢。”杨若晴道。

    谭氏皱眉,气得牙齿都要咬碎了,“那个疯婆娘,不要就不要,还毁了那么多钱,天大五雷轰的……”

    李绣心家的堂屋里。

    杨若晴道:“放心吧奶,就算她撕了银票,只要咱大哥保留着当初跟钱庄的那个字据,存在钱庄的三十两银子还在的。”

    “还在?当真?”谭氏又一喜。

    杨若晴含笑点头,“我咋可能拿这事儿来骗奶您呢?这银票啊,就是一个去取钱的凭证罢了,只要有那个字据,钱就不会丢。要是那字据没了,那这钱也没了。”

    曹八妹道:“大哥照理应该保留着那字据吧?”

    杨若晴道:“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不可能丢的。”

    李绣心家。

    李母在那里安抚着趴在桌上哭成了泪人的李绣心。

    李家大舅在一旁走来走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那样,嘴里还在数落着李绣心冲动,不该把银票撕碎。

    “这下好了,钱财两空了!”他道。

    而桌子另一边,李家舅妈破天荒的半句话没说。

    为啥?

    因为妇人正趴在那里,把先前被李绣心撕碎的银票碎屑扫拢在一块儿,一小块一小块的拼凑着,试图拼凑出一张完整的银票出来,所以大气都不敢呵,生怕把银票碎屑给吹跑咯。

    这边,李家大舅数落了几句李绣心,停了下来问妇人:“拼得咋样了?能成一整张不?”

    妇人道:“快了快了,这会子甭跟我说话,等会又搞乱了!”

    李家大舅赶紧退到一旁,看到李绣心趴在那里哭得死去活来,他又开始数落了。

    “你要和离就和离,为啥跟钱过不去?钱可是个好东西,你不稀罕,你大舅我稀罕啊,你不要,你大舅我要啊!”

    “你这个蠢笨丫头,放着好好的日子过不好,连这最后的一些补偿的钱都不要,”

    “你装啥清高啊?你以为你把这银票给撕毁了,人家老杨家人就会念叨你的好,”

    “就会觉着你清高,你与众不同,你高风亮节再回心转意过来八抬大轿接你回去嘛?”

    “你想多了,你这不是清高,你是傻!”他骂得面红耳赤,唾沫横飞。

    李母抬头看着自己的兄弟,也怒了,“你这是干嘛?绣心本来就受了委屈,你做大舅的不好好安慰安慰,为他出头就算了,还在这里骂他?你胳膊肘到底往哪里拐?”

    李家大舅也瞪起了眼睛,“姐你凭啥训我?自打姐夫走了十多年了,这十多年里,不是我们娘家帮衬着你,”

    “你能一个人把他们姐弟拉扯大?”

    “绣心是你闺女没错,可拉扯她,我们这做舅舅舅妈的是出了钱出了力的,”

    “所以这补偿金的三十两,你们不要,也不能撕毁,还得考虑下我们,回报下我们,狼心狗肺的!”他道。

    李母怔住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