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1998.第1998章 会疼媳妇(一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众人又议论了一番关于萧雅雪和杨若兰怀孕的事情,大家都很开心。

    萧雅雪和那日松,成亲都好几年了。

    搁在其他正常的夫妻身上,少说都有三个孩子了,老大都能打酱油了。

    可他们肚子却没半点动静。

    这趟怀上了,可把两口子激动坏了。

    听说萧雅雪都被那日松圈在院子里,不准她出来乱跑,那日松隔天就跑一趟镇上,给萧雅雪买她爱吃的零食。

    而杨若兰和阿豪这边,就更加惊喜了。

    当查出杨若兰怀了身孕的那一刻起,阿豪就包揽了家里的洗衣,做饭等差事。

    杨若兰弯腰捡个东西,阿豪都不准。

    也是因为这几日运输队没有出去跑长途,阿豪说了,等下回运输队去跑长途,他要离家个把月。

    到时候花点钱,在邻村雇个妇人过来专门照顾杨若兰娘俩。

    “这世道是变了呢还是咋滴?我咋觉着他们这一辈的年轻人,比咱那时候都更会疼媳妇呢!”

    大孙氏捂着嘴,咯咯的笑着,道。

    鲍素云也笑着道:“这一切啊,都是从棠伢子开始的。”

    大孙氏点头:“没错,棠伢子当初那么宠爱晴儿,后面永进,那日松,阿豪他们,都跟着学。”

    “哎呀,这好的风气啊,都是棠伢子带过来的,还是她们这些女孩子有福气哟。”

    “哈哈,舅妈,你这话要是被我大舅听到了,可要不是滋味哦。”杨若晴也笑着打趣道。

    大孙氏道:“我就是故意要让他听到,也让他呀,改改那憨呆的性子,也多宠宠我。”

    孙老太也忍不住笑了:“你呀,当着晚辈们的面说这些话,没个正经的。”

    “幸好这屋里都是知根知底的自家人,晓得你是啥性格。”

    “这要是被外人听去,真要笑掉门牙了,老夫老妻的人了,还跟这些年轻小媳妇们一样说那种话,不害臊。”

    被孙老太这么叼了一顿,大孙氏啥脾气都没了。

    笑着在那连连讨饶,屋子里气氛极好。

    孙氏和杨若晴甚至开始商量起晌午用大锅熬西瓜粥的事,到时候再炒两碗土豆,两碗辣椒炒蛋做配菜,大家伙儿都过来吃粥的事呢。

    在这当口,先前还夹在人群中笑得捧腹的曹八妹,突然丢掉手里的西瓜。

    双手捂着肚子,弯下腰去。

    杨若晴第一个发现了曹八妹的不对劲儿。

    “八妹,你咋啦?”她问,抬手搭在曹八妹的肩膀上。

    曹八妹抬起头来。

    “呀,你脸色咋这么难看啊?哪里不舒服?”杨若晴问。

    这声音,把其他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来。

    大孙氏也赶紧围拢过来:“八妹,你咋啦啊?”

    曹八妹倒吸了一口凉气,指着自己的肚子。

    “这里,好疼,像被一把、一把锥子在使劲儿的绞……”

    这话,说得都连不成串了,额头的冷汗,更是如雨点般,滚滚的下。

    众人顿时都慌了。

    杨若晴道:“是不是西瓜吃坏了肚子?要不要去趟茅厕?”

    曹八妹摇头。

    大孙氏道:“许是早上那酒席吃得有些油腻,这会子又吃这冰西瓜,肠胃转筋,我以前也时常这样,没事的没事的,来,先到床上去躺着。”

    就在大孙氏扶起曹八妹的当口,杨若晴眼尖,一眼看到了曹八妹屁股坐过的凳子上,有一块湿漉漉的印子。

    “等一下,这是啥?”

    她道,俯身用手指沾了一下那东西,放在眼前一看。

    “血!”

    她道。

    “八妹,你来月事了还吃西瓜呀?怪不得肚子痛!”杨若晴道。

    听到这话,曹八妹愣了愣。

    “啥呀?我、我这一年来,月事都不规律,我不晓得我来了这个啊!”她道。

    杨若晴怔了下,随即想起曹八妹之前跟自己说过的事。

    自打生下绣绣后,别的女人月事经过月子的调理,都会比从前在娘家做闺女的时候要有规律。

    可是曹八妹却是个例外。

    许是初为人母,心理上的压力有点多。

    后来又经历了一番杨华安偷窥的心里阴影,跟着杨永进去镇上生活,去县城生活。

    生活环境不停的改变,接触新的人和事,在这适应的过程中,心理上的紧张影响到了身体,所以身体出了一些岔子。

    偏偏这个时候她又想给杨永进再生个儿子,越是没怀上,就越急。

    所以月事就越发的不规律,有时候一个月,有时候两个月,最长的一次,足足五个月才来一回。

    内分泌的严重失调,让她越发的消瘦,鼻梁两边的雀斑,也多了几颗。

    “那估计是来了月事。”杨若晴道,也过来搭把手,“来,去床上躺会,等会喝点红糖水。”

    把苍白着脸的曹八妹扶到了床上躺下。

    看到她那副痛苦的表情,杨若晴有点疑惑。

    趁着孙氏去泡红糖水的当口,杨若晴忍不住抓过曹八妹的手,给她把脉。

    不把不知道,这一把,吓一跳。

    “这脉相,不对呀!”杨若晴道。

    “咋个不对法啊?”大孙氏她们凑了过来,一脸紧张的问。

    杨若晴自己也是秀眉轻蹙着。

    “咋感觉像是喜脉呢?”她道。

    “喜脉?”大孙氏顿时激动起来。

    杨若晴道:“你们守着八妹,我去一趟福伯那,请他过来再好好诊断下!”

    ……

    半个时辰后,杨若晴满脸都是掩不住的笑意,亲自送福伯到孙家院子外面。

    站在院子门口,福伯还在那跟她细细叮嘱。

    “曹氏这身子骨原本就虚弱,前段时日又一直在吃调理的药。”

    “如今怀上了,这药就得赶紧停了,不可再吃。”

    “虽是暑天,但她体质弱,那些寒凉之物要忌口。”

    “稍后,我再给她开两副安胎的药,先吃着,以观后效。”福伯道。

    杨若晴连连点头,把福伯说的每一个字,都牢牢记在心里。

    等会回去,还得跟八妹和大舅妈她们那里,一字不落的传达呢。

    送走了福伯,杨若晴健步如飞的回了屋子。

    屋子里,曹八妹仰躺在床上,肚子上还搭了一块轻薄的小被子。

    喝过了热热的红糖水,又吃了一点福伯开的药,这会子她的脸色好了一点。

    也能坐在那,听床边的大孙氏和孙氏鲍素云她们叽叽喳喳的聊天了。

    大家聊的话题,自然是关于曹八妹怀孕这件事,一个个脸上都挂着惊喜和意外。

    尤其是大孙氏,在那说得唾沫横飞,手舞足蹈。

    曹八妹微笑着听着,双手轻轻抚在肚子上,脸上也是掩不住的欣慰和期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