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好孩子 第452章 大十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恶趣味到了极点的古怪军歌雄壮远胜以往,伴之传来的,还有更为雄壮的马蹄轰鸣声音,如雷之鸣,如风之疾,以狂chao奔流之势自东向西而来,兵马未到,军歌声马蹄声已然摧敌胆志,雄师未现,冲天的滚滚黄沙已然弥漫东面天际,遮天蔽野,犹如黄龙张牙舞爪杀奔而至,势不可挡!

    吃够了徐州第一王牌君子军苦头的曹刘两军胆战心惊的注视中,揍遍天下无敌手的君子大旗与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两面副旗终于出现在了黄沙烟尘中,更让曹刘两军魂飞魄散的是,之前从没超过两千之数的徐州君子军,这一次竟然已经到了无法估算兵力的地步,身后还跟着更加众多的徐州骑兵,只看到漫漫黄沙中的徐州骑兵漫山遍野,无边无际,如林刀枪旗帜一眼望不到尽头,集群冲锋中连地面都为之微微颤抖

    皇叔军的队伍开始混乱了,尽管皇叔军之前也与西凉骑兵联手作战过,可是每一名皇叔军将士都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之多的敌人骑兵冲锋,更是第一次看到君子军独有的墙式冲锋,以千骑为单位的骑兵横队整齐如墙,在高速冲锋中仍然丝毫不乱,第一二队还没有冲到皇叔军近前,第三队的君子军轻骑已然开始了抛she箭雨连绵不绝的羽箭如同狂风暴雨,呼啸着冰雹雨点般落到皇叔军队伍头上,从没见过如此之多的骑兵在高速冲锋中连续放箭的皇叔军队伍顿时大乱,位置最东的前队转眼就露出了崩溃迹象

    “伪君子军是怎么冲过潼关的?!曹仁那里去了?潼关的守军那里去了?!张辽和张郃的华yin守军那里去了?!”

    几乎所有的曹刘联军文武将官都狂吼了起来,难以置信的惊叫了起来,刘皇叔更是把细长秀目睁得比张飞的铜铃眼还圆,嘴巴张得可以塞进三个鸡蛋,惊骇恐惧得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曹刘联军的高层中,只有曹昂一人没有惊叫惨呼,也没有去考虑徐州军队为何能够现在就出现在长安战场的重要问题曹昂只是慢慢的流下了眼泪哽咽得泣不成声,“陶使君,你终于来了,终于来了”

    “快看我们的骑兵!”程昱指着一个方向歇斯底里的惨叫了起来“我们的骑兵和陶贼骑兵在一起!怎么可能?我们的骑兵怎么可能和陶贼的骑兵联手冲锋?!”

    顺着程昱指的方向看去,曹刘联军众人又瞠目结舌的发现,在徐州骑兵的右翼确实出现了身着黑se军服的曹军骑兵,与徐州骑兵的主力靠得极近,联手冲锋,联手杀向皇叔军队伍!紧接着,程昱又惨叫了起来,“难道张辽和张郃叛变了?曹仁队伍没有这么多骑兵,难道他们叛变了,和陶贼联手夹击潼关,蘀陶贼打开了入关道路?!”

    听到程昱这番惊叫,刘皇叔先是心头一震,然后猛的回过神来,赶紧又扭过头来,冲着仍然揪住自己衣领和仍然用淬毒匕首抵住自己小腹的曹昂大吼,“子修贤侄,我们的事可以慢慢再说,现在你的部下张辽和张郃已经叛变了,潼关也完了,我们必须马上退回长安城联手守城,!放开我,和我一起进城,叔父答应你,不管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

    远远传来的马蹄喊杀声中,在场曹刘联军众人紧张的注视下,曹昂清秀的脸庞上露出了微笑,发自肺腑的温和微笑,微笑说道:“玄德公,晚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要走我自己的路,我要向陶使君投降,我要带着你去向陶使君投降,请我的亲妹夫,惩治这些年来你的所有罪行,你跑不了了”

    微笑说罢,曹昂更加紧紧揪住了刘皇叔的衣领,用淬毒匕首紧抵刘皇叔的小腹,大吼道:“所有人给我听着,想跑想回城的乘早,我不想拦你们也拦不住你们,但是大耳贼必须留下,要么陪我一起去见陶使君,要么就和我同归于尽你们可以杀我,但我那怕是死,也要拉着这个jian贼陪葬!”

    “放开主公!放开主公!”孟达和刘皇叔的卫士一起大吼,刀枪剑戟一直指住曹昂,剑尖枪尖距离曹昂全身要害不到三寸,随时都可以把曹昂全身捅出无数个血窟窿,可是却谁也不敢捅第一刀第一枪,因为没有人敢保证,曹昂在临死前,会不会将那把颜se不对的小巧匕首,扎进刘皇叔的小腹这次为了让曹昂和荀彧等人掉以轻心,刘皇叔可没有在身上穿上盔甲

    “有胆子就动手!”曹昂开心的大笑说道:“能拉着大耳贼陪葬,我这辈子也算值得了,陶使君说过,杀了大耳贼,胜过救下百万生灵!为了无辜的汉中百姓,关中百姓,西川百姓,也为了这些年来被大耳贼拖入战火涂炭的中原百姓,和他同归于粳我心满意足了”

    “贤侄,贤侄!”刘皇叔再是镇定再是深有城府,此刻也焦急恐惧得全身颤抖了,声音里更是破天荒的带上真正的哭腔,“贤侄,有话好商量,只要你放了叔父,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什么条件都答应你贤侄,你快放开我,我的前军快撑不住了,陶贼队伍一旦包围了我们,那可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曹昂微笑得更加开心,紧盯着刘皇叔的一举一动,匕首继续紧顶,一心只是不给刘皇叔逃脱机会,丝毫不去介意其他无关的事

    皇叔军的前队确实已经支撑不住了,在皇叔军指挥层几乎全被陷入宴会现场的情况下群龙无首的皇叔军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甚至就连结阵迎敌都没有来得及做到办到,在陶曹骑兵的联手冲击下溃不成军,四处逃散,迅速的土崩瓦解,陶曹骑兵则高歌猛进,飞箭长枪砍刀马刀斧头,砍得皇叔军将士粉身碎骨,尸积如山交战不到一柱香时间,皇叔军的前队便彻底崩溃逃亡的士兵漫山遍野列队冲锋的陶曹骑兵继续前进,快马加鞭的向着宴会现场所在的皇叔军中军队伍杀来

    “列阵!列阵!”皇叔军的中军队伍中到处都是中基层将领的吼叫声音,可是在没有令旗指挥的情况下,皇叔军的中军大队却连列什么阵都不知道队伍混乱依旧面se苍白四处张望寻找逃命道路的皇叔军士兵到处都是其后庞统虽然迅速的越俎代庖,打出旗号让军队布置方圆阵,可是时间已经晚了机动力强大的陶曹骑兵已然杀到了近前,皇叔军已经失去了列阵而战的机会了

    “子修贤侄,叔父求你了!”大急之下,刘皇叔差点没有真的哭出声来,带着哭腔吼叫道:“好,叔父承认,这件事叔父是心急了点,没有查清楚那道书信到底是真是假就想把你舀下,可是叔父也是为了我们结盟抗陶好!这件事叔父向你赔罪,向你赔罪!我们先进城,然后叔父向你磕头赔罪!”

    “主公,我们先回城!”荀彧等人也焦急大喊了起来,“进了城再说,要是我们被陶贼队伍包围,我们就全完了!”

    “子修贤侄!”见曹昂只是微笑不肯松手,刘皇叔无可奈何,只得大吼道:“只要你让我进城,我可以继续给你当人质,将来到了汉中,叔父把汉中献给你,向你称臣,听你指挥!退后,所有人都给我退后!马上退后!”

    听到刘皇叔的吼叫,孟达等卫士万分为难,庞统却明白这个时候如果不能说动曹昂,那可就什么都完了,所以也赶紧大吼退后,亲自动手把孟达等卫士拉了后退,同时解除了对荀彧和典韦等人的包围,让荀彧和典韦等人到曹昂身边保护,谁知荀彧和典韦等人刚靠近曹昂,曹昂却又大吼了起来,“站住你们也给我站住否则我一刀捅死他!”

    荀彧一惊,赶紧张手拦住典韦等人,然后向曹昂说道:“主公,你冷静点,我们是保护你,刘备现在是我们的人质了,我们可以把他押回长安城,收编他所有的队伍你冷静些,我们现在还有消守住长安城”

    “荀叔父,自打父亲率军出征后,小侄一直都是听你的话,请你做主”曹昂慢条斯理的说道:“但是今天,小侄要自己做主一次,小侄要带着大耳贼向陶使君投降,你们如果反对,我就和大耳贼同归于尽你们想走的话,现在就走,你们现在回城还来得及!”

    “主公,你忘了杀父之仇了?!”典韦大吼

    “父亲他是病死的!与陶使君关系大不大!”曹昂吼得比典韦还要大声,又说道:“况且我还知道,父亲他病逝的当天晚上,妹夫他只要下令进攻,就能大破我军主力,让父亲死在刀剑之下!可是妹夫他没有这么做!”

    “陶贼那是假仁假义!”典韦大吼

    “非也!”曹昂大吼,“妹夫他对父亲是什么态度,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在徐州的时候,妹夫他曾经亲口对我说过,他对父亲是既恨又敬,他恨父亲残暴无情,在徐州屠城杀人无数,可他又敬父亲英雄了得,才华出众!他不只一次说,他和父亲是既为知己又为敌,他即便到了与父亲生死决战的时候,如果他能侥幸获胜,他也能让父亲有尊严的去死!他做到了,他兑现了他当年的承诺!”

    “可是你这么做,你怎么对得起你的父亲?”典韦的声音软弱了下来

    “我当然对得起”曹昂笑了起来,笑着说道:“父亲在最后一次出征时,生平第一次抱了我,告诉我,曹氏家族就拜托我了今天我不管是把大耳贼献给陶使君,还是拉着大耳贼同归于粳我都做到父亲的要求了因为,陶使君看在我的份上,会善待我的家人善待我的母亲,善待我的兄弟姐妹了,我到了九泉之下,也可以昂首挺胸的去见父亲,去告诉父亲我已经做到了”

    说到这里,曹昂已经是泪流满面,典韦也是泪满盈眶,上前了两步,哽咽问道:“大公子,主公真对你说过这话?”

    “我从不骗人”曹昂泣不成声的说道:“父亲他抱着我拍着我的脊背说曹氏一族,就靠我了……啊”

    让曹昂发出惊叫的,当然是几乎与曹昂贴面而

    立的刘皇叔,乘着曹昂动情分心的机会刘皇叔忽然一把抓住了曹昂的右手使出了吃nai的力气向外扳动硬是把曹昂手里的淬毒匕首扳得向外翻出张飞和孟达等人大喜,赶紧冲上来援救刘皇叔时,不料距离最近的典韦却抢先一步上前比常人大腿还粗的左胳膊扫出,一把勒住了刘皇叔的细脖子,右手一把抢过了那把匕首,反手过来架在刘皇叔脖子上,大吼道:“退后,!都给我退后!”

    张飞和法正差了一步没能救出刘皇叔,只得是赶紧驻步,刘皇叔却是不惊反喜,赶紧大叫道:“典韦将军,快带我进城,我不反抗!我给你做人质,我把所有军队都交给你们,快艾不然来不及了!”

    典韦一步不动,只是看着曹昂,曹昂大惊,赶紧去抢典韦手中的淬毒匕首,却出人意料的轻松抢到了匕首,结果连曹昂自己都糊涂了,抬头去看典韦,惊讶问道:“典叔父,你……?”

    “大公子,有件事,末将必须向你请罪”典韦继续紧勒住刘皇叔的细脖子,又把将刘皇叔的右手抓到了手里,向曹昂说道:“其实主公在临终时,还有一句遗言,我没有向你禀报”

    “父亲还有遗言?什么遗言?”曹昂惊讶问道

    “你父亲他说,不许,为他报仇”典韦垂首答道:“我们知道你和陶贼亲近,怕你听了这句遗言,更加不肯为老主公报仇,所以……,就联手瞒了你!”

    “父亲!”曹昂放声号哭了起来

    典韦忽然站到了曹昂身边,还用他的一身神力制住了刘皇叔,张飞和孟达等人自然再没有了救回刘皇叔的机会,无奈之下,庞统只得安排张飞和法正下山去统兵迎敌争取时间,自己与孟达留在土山上继续鼓动如簧之舌,劝说典韦和曹昂等人挟持刘皇叔入城,许出了无数优惠条件,刘皇叔也是哭哭啼啼的哀求恳求,就差反过来认曹昂为叔了可是曹昂就是不为所动,还自己又一把抓住了刘皇叔的左手,又用淬毒匕首紧抵在了刘皇叔的小腹上

    就这样,在明明有机会有时间撤回长安坚城的情况下,因为曹昂的决心与坚持,战场逃命大师刘皇叔楞是没能再抓到半点机会逃命一步,硬生生的被曹昂拖在了城外的土山上,眼睁睁看着陶曹骑兵越冲越近,皇叔军队伍被杀得越来越是溃乱

    这时候,东面地平线上,再一次出现了无数军旗队伍,而让曹刘联军众人更加难以置信的是,走在最前面的军队,赫然全是穿着黑se军衣的曹军步兵,黑压压的步兵队列犹如森林般一眼望不到尽头,后队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仍然打着曹军旗帜的将领在前方向导,率领着队伍大步飞快向西

    “怎么回事?”程昱再一次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我们的潼关队伍,好象是完好无损翱这怎么可能,难道曹仁将军也向陶贼投降了?!”

    随着后续步兵的抵达战超本就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皇叔军队伍也彻底的大势去矣,无数的皇叔军将领士兵抓紧时间撒腿开溜,黑压压的逃得漫山遍野,原本勉强凝聚成团的队伍也随之一个接一个的崩黎乱,溃逃的官兵纷乱如chao,人嚎马嘶,陶曹骑兵则乘机高歌猛进,一路杀向被皇叔军重点保护又打着刘皇叔帅旗的土山,逐渐把土山包围

    大势已去,已经杀得满身是血的张飞也放弃了抵抗,领着少许还能听从指挥的骑兵冲回了土山,冲到了刘皇叔等人面前大吼,“兄长,挡不住了,我们快走!”

    “典韦将军,曹昂公子,你们听到看到了?”刘皇叔终于哭出了声来大喊道:“已经挡不住了,我们再不走,就要被陶贼队伍和你们的叛军队伍,我们就全完了!孟德公他历经千辛万苦创造下来的基业,也就完了!看在孟德公的份上,我们快走!”

    典韦神se有些犹豫的看曹昂,曹昂却继续紧抓住刘皇叔,用匕首抵紧刘皇叔的小腹,冷声说道:“典叔父,你如果敢放开大耳贼我就马上杀了他和他同归于尽”

    典韦身体一震,下意识的又勒紧了刘皇叔的脖子,勒得刘皇叔舌头都忍不住伸了出来,刘皇叔痛苦惨叫“子修贤侄你要什么条件?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我说我说,那道书信是假的,是曹丕伪造了交给我让我用来陷害你的,我认罪总行了?”

    曹昂冷笑不语,山下的徐州骑兵与曹军骑兵却越来越多,不是很快却势不可挡的把土山逐渐包围,重重包围,刘皇叔和张飞等人更是焦急,一个哭一个吼,曹昂却还是一动不动,只是冷笑着用匕首紧抵刘皇叔的小腹

    终于,最后一条下山道路上的皇叔军队伍被徐州骑兵杀散,不到千人的皇叔军队伍也被徐州骑兵团团包围,飞箭如蝗,皇叔军士兵纷纷惨叫着倒下,死者无数,更多的皇叔军士兵则抛下了武器,爬到徐州骑兵的面前大喊投降,皇叔军决策层急得快要吐血,曹昂却笑得更加开心

    “放开我大哥!”形势危急到了极点,忍无可忍的张飞只能是举矛上前,用蛇矛指住曹昂,咆哮道:“放了他!放了他!不然我就杀了你!”

    “啊”

    吼到这里,张飞忽然疯狂嘶吼了一声,一把带血的钢刀,也突然从张飞的胸前突出,众人惊讶看去时,却见从背后一刀刺死张飞的,赫然竟是皇叔军的大将孟达!

    “啊”又一声惨叫传来,众人再惊讶扭头时,却见孟达的好友法正,突然一刀劈下了庞统的首级

    “翼德!士元!”刘皇叔红着眼睛吼了出来,“法正,孟达,你们两个jian贼!”

    “玄德公,貌似这里就你没有资格骂我们jian贼?”法正一边冷笑,一边一脚踢开庞统的尸体,向曹昂双膝跪地说道:“昂公子,法正将功赎罪,已杀刘备帮凶庞统,正愿随昂公子弃暗投明,归降陶使君,其他书友正在看:!”

    “末将也愿随昂公子弃暗投明!”孟达也向曹昂跪下,由孟达控制的刘皇叔卫士也是争先恐后的双膝跪下,表示愿意追随曹昂向徐州军投降

    “曹阿瞒!曹贼!”刘皇叔忽然昂首向天,歇斯底里的吼叫了起来,“你知道不?我最恨你什么?我最恨的,是你当年在徐州城下,为什么没有一刀砍了陶应jian贼?!当年你如果杀了他,我何至有今天?你们曹氏一族,又何止于有今天?为什么?为什么?!”

    歇斯底里的吼叫完了,刘皇叔猛然咬下,生生将自己的舌头咬断,污浊的鲜血流出口腔,迅速染红了典韦的胳膊与刘皇叔的衣襟曹昂怜悯的看了刘皇叔一眼,柔声说道:“你恨我父亲没杀陶使君,我却感谢父亲没杀他,因为父亲没有杀他,中原混战中,少死了多少无辜百姓?天下大乱中,又有多少无辜的老弱妇孺因为陶使君的庇佑,得以幸免于难?父亲他活一人而救万人,到了泉下,也可以洗刷他曾经犯下的过错了”

    言罢,曹昂将带毒匕首用力捅进了刘皇叔的小腹,用自己的善良与正直,结束了刘皇叔临死的痛苦,一代枭雄刘皇叔,也就此丧命在长安城下

    刘皇叔死后,周围的皇叔军士兵尽皆跪地投降,然而就在徐州军队冲上土山捕舀俘虏时,典韦却扔开了刘皇叔的尸体,大步冲到了配合刘皇叔构陷曹昂的司马脀的面前,蒲扇大手一张,生生将司马脀的脖子拧断!可怜卧底曹军一十一年的司马脀,在距离功德圆满只差最后一刻时,却因为不肯放弃复仇执念,倒在了黎明前的最后一刻

    半个时辰后,曹仁亲自领着张辽张郃与满宠等副手来到了曹昂面前,流着眼泪告诉曹昂等人,自己是奉了曹cao遗命,才率领潼关军队与华yin军队向陶副主任投降,又遵从了曹cao遗命,配合徐州军队给了皇叔军一个措手不及,以刘皇叔为见面礼献给陶副主任,换取曹氏一族与曹军忠勇将士在徐州军中的晋身道路

    痛哭着,曹仁又告诉曹昂,自己是痛哭了许久才下定决心向徐州军队投降,并且联络了张辽和张郃等人,一起到了徐州军中向陶副主任当面投降,并且出示了曹老大的遗令,陶副主任这才相信了曹仁等人投降的诚意,率军入驻潼关和华yin城,并以曹军降部为先锋,急行两ri来到长安城下与皇叔军会战

    看完了曹仁呈上的父亲遗命,曹昂与堂叔曹仁抱头痛哭了许久,其后曹仁才向曹昂问道:“公子,主公在遗令里提到,他也给了你一道遗令,让你出兵偷袭大耳贼背后,帮助我军与陶太尉的军队大破大耳贼,为什么事情会变成了这样?难道你没有打开老主公留给的木盒?”

    曹昂含泪点头,哽咽答道:“父亲临行时交代,要等收到陶太尉兵临潼关的消息时,才允许我打开那个木盒,所以我才一直没有打开”

    “啊”曹仁惊叫了起来,捶胸顿足的说道:“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忘了向公子禀报潼关军情,这才害得公子亲身冒险,差点送命,大耳贼险些逃脱!”

    “没关系了,叔父,没关系了”曹昂含泪劝解,带着眼泪笑道:“最起码,我们都没误了父亲的遗命不是?”

    曹仁也是含泪而笑,与曹昂笑得同样欣慰与庆幸

    一个时辰后,得到陶副主任允许后回城的曹昂,从自己卧室中取出了藏有父亲遗书的木盒,带到长安城门处当众打开,取出了曹老大要求自己率众投降保全曹军余部的遗书当众朗诵,一边痛哭一边朗读,曹军将士哀声震地,郭嘉哭死当场而再当曹昂下令率众投降时,荀彧与曹洪等曹军老臣也再无意见,皆随曹昂步行到徐州大营投降,徐州军队顺利入驻长安,长安百姓得以幸免

    天se全黑时,陶副主任与曹昂这对郎舅时隔九年后再次见面,曹昂率众向陶副主任跪下投降时,陶副主任慌忙将曹昂搀赚又与大舅子抱头痛哭了一场

    当陶副主任率领徐州众文武设宴款待曹昂等一干新降人等时,乘着众人齐聚的机会,咱们的万人迷杨长史也乘机来到了陶副主任面前,向陶副主任磕头说道:“主公威名ri盛,德播四海,功高盖世,为彰主公之功,臣yu联络诸臣上表天子,奏请册封主公为徐公,加九锡,万望主公恩准”

    “徐公?”陶副主任有些为难,问道:“这合适吗?”

    “主公功高盖世,理当受封徐公!”在场所有的徐州文武,包括曹军新降文武在内,都一起跪下山呼劝进

    “那……”陶副主任又犹豫了一下,这才点头说道:“既然诸公皆认为此事可行,就有劳仲明先生率众上表了”

    抢了头彩的杨长史喜笑颜开,赶紧磕头唱诺,徐州众人也争先恐后要与杨长史联名,陶副主任则不动声se,暗道:“舀下长安封徐公,加九锡平了凉州马腾韩遂和汉中大耳贼余党,就该封徐王了那么等再平了益州和交州,是不是就该那个了?大徐?好象是个不错的国号翱”

    “也别想那么远了”盘算到这,陶副主任轻轻摇了摇头,暗叹道:“先考虑好现在的事,老丈人的队伍虽然投降了,但一时半会还不敢放心大用,韩遂马腾也不是那么好平定的,汉中徐庶关平恨我入骨,益州蜀道难,西南孟获难缠,交州那边平定容易守起来吃力,大徐拆迁办想要达成拆迁天下的目标,还得再接再厉啊”

    有弹窗?3_9_txt_界面清新,全站レ思路客レ--by:daliineda|13130372561683974829|462-->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