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至尊传 第698章援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瘫在地上,痛得浑身冷汗几欲昏死的左万全却不曾被雨枫赋予其失去意识的权力,他依然保持清醒,眼中原本隐藏的阴狠已经完全浮现,但很快又被恐惧所遮掩,他看着雨枫一步步向他靠近,“你、你……”他想求饶,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不仅因为极度的疼痛使他连说话的气力都几乎丧失,更是因为少女眼中那抹无情无欲的漠然,那是一种淡漠到极致,根本不为任何东西所动的眼神,就是这个眼神令得左万全瞬间了悟:她不会杀他,却绝不会放过他,生不如死!

    “是你弄瞎了无断的眼睛,你也说了要用眼睛来换你的命……”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鬼,雨枫一字一句轻声的说道:“我成全你!”

    “啊……”又是一声惨叫,两道鲜血从左万全的双眼中流出,两根尖细的草藤缓缓从左万全的脸上滑下来,草藤的尖端鲜血滴下,是左万全瞳孔中的血,他的双眼已经被刺穿,就连内里的经脉全都被弄断,哪怕进行换眼治疗也是无用,他彻彻底底变成一个瞎子了。

    不过话说回来,左万全的双臂已经完全废了,作为职战者,他的身体残废了一半,在这个远离自己家族势力的大陆,谁会来救他,谁会为他治疗?不,就算他侥幸能够返回家族,以他这样的伤势,恐怕也不会得到治疗,相反,最想要干掉他的应当就是他的族人了。

    “够了,雨枫,够了……”陆文走上前,伸手轻轻将雨枫拥入怀中,其他人权当看戏,甚至还有些人此时正在心里唾弃雨枫,认为她玩弄战败的对手,充其量不过是个空有力量却无人性的魔物。

    但他们这些同伴却是再清楚不过,雨枫根本就是在自虐,她认为是她的缘故才造成无断的眼睛受伤,对于这个疼爱的弟弟,雨枫心中的自责之深根本无法想象。

    单从她不惜自损其身,明知自身在药物刺激下不适宜进行融灵,但她还是毫无犹豫的使用了,不仅是用以战斗,甚至连此时这样无意义的举动她也在融灵状态下进行,她以自虐的方式来平复心头的自责,无不令他们这些同伴心痛不已,她怎么这么傻,不说无断的眼睛还有希望治愈,就算没有,无断也绝对不希望他最重要的雨枫姐姐为了他而如此自虐。

    “雨枫,够了,你不希望阎和无断看见你这个样子而心疼吧?停下来,解除融灵状态……”陆文轻轻抱着雨枫,一边轻声劝说着,而他也的确深知雨枫的心思,果不其然,雨枫在听见阎和无断的名字之后渐渐平静下来,身后的草藤也是缓缓收回,解除了融灵状态。

    当钢草的力量从体内退却之后,雨枫就像脱力一般软倒在陆文怀中,魔巫医立即上前,接过雨枫,开始检查,而陆文的注意力从随即从雨枫身上转移到一旁的左万全身上,虽然左万全已经被雨枫弄废了双臂和双眼,但这个人的威胁仍没有完全解除,一个圣灵师,哪怕是全身瘫痪,只要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他的战斗力就还依然保有,而且,诸如左万全这样阴狠的家伙,他被雨枫弄成这副惨状,他对雨枫的憎恨绝对是无法想象的,一旦被他逃过此劫,他的报复也会接踵而至,所以……

    陆文走近左万全,低头审视这个被疼痛折磨,却依然保持意识的男人,的确是个坚韧的人,对于这样的人,一旦敌对了就必须彻底抹除,否则就是后患无穷!

    但是雨枫却又已经答应了不取他的性命,那么……眼神一凛,无形的力量骤然爆发,躺在地上的左万全突然一阵抽搐,但也仅仅只是抽搐了两三下就又戛然而止,本就惨白的脸色更是变得青灰,静静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看见左万全的反应,再看如同温雅贵公子,风度翩翩的陆文,在场观战众人都是不禁暗自一震,这又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无声无息,却比那个少女还要更狠,一下就把一个九星至尊圣灵师的意识世界搅得粉碎,将他彻底变成一个痴傻之人,从此再也不可能与他们为敌,而且,这种手段了无痕迹,只要在场看见这一幕之人不主动向左家的人提及,他们就不可能追查得到对方。

    而在场众人是否会主动说出来呢?

    不说这些少男少女都是一些颇有能耐,潜力无限的家伙,就单说左万全与他们毫无关联,所谓的左家也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实在没有讨好巴结他们的必要,就这一点,在场众人就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与他们何干?

    因为左万全的战败,左家一行人的士气快速低落,在知道库尔娜已经被带走的情况下,左家众人完全不敢恋战,急匆匆的甩开明辰等人的追击,飞一般的逃离了大斗技场,而明辰等人也不纠缠,库尔娜被带走已成事实,现在雨枫和无断又受了伤,相较于追击左家众人,自然还是同伴们更加重要,而且还有阎那边……

    想起阎,众人也是急忙朝他那边靠拢,却很是意外的看见明月和另外一个他们都不认识的黑袍男子,明月会介入这场战斗,虽说也是有些意外,但在雨枫等人看来也还算正常,可是那个黑袍男子……?

    他们谁也不认识他,而且看样子阎和华悬似乎也不认识,没看他们二人一边战斗还一边小心戒备着那人吗?虽然那人看起来像是来帮忙的,但是素不相识,谁知道他是不是另有居心?

    “上去帮忙?”虽然他们的实力的确不能跟对方相提并论,但好歹蚁多咬死象,如果被他们围攻,想来就算克钲米米那实力不凡,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他们获胜的可能极大,但是现在……

    一众伙伴面面相觑,他们不是不知道明辰为何会这样问,尤其到现在花灵还没有任何表示,他们根本搞不清楚这个黑衣人是敌是友,是友,那自然不用说,他们肯定一窝蜂的冲上去,尽全力将克钲击败,但如果此人是敌人,那么,他们一群人全部投入到战斗中,一旦他们拼着耗尽力量甚至受伤的代价解决克钲之后,这个黑袍男子突然对他们动手,那他们……

    就在此时,一直试图窥探黑袍男子心思的花灵开口了,“我不能肯定他的立场,或者该说我根本不能完全窥视他的内心,只是隐隐看到他此时的念想,他似乎的确有心要帮助阎,但未必就是好心,似乎也是有着什么盘算的……”

    花灵的不能肯定无疑就是将这个男人的立场定性为“别有居心,不可信任”,不过想来也是,他们又不认识这个人,对方必然是有什么目的才会出手相助,“那……”莘锐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战圈,突然有些不能决定。

    “我们几个去帮忙,其他人留下来保护受伤的人……”陆文看了看莘锐和明辰,意思很明显,现在无断重伤,雨枫的状态也是不好,魔巫医战斗力有限,但她医术了得,正好可以照顾雨枫和无断,留下艾尔和艾琳保护他们正好,其他人就全部去帮助阎他们。

    “就这么决定……”明辰对此没有异议,颔首表示赞同,莘锐更是直接,没有召回的圣灵径直冲向战圈,以行动表示态度。

    雨枫也想加入战斗,但她知道自己的情况,对于陆文的安排没有表示出丝毫异议,而是立即就地盘膝坐下,开始自我调整,虽然因为红灵丹的刺激而获得强大的力量,但现在药效已经过去大半,就算没有副作用的反噬,但她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到阵阵疲劳,毕竟她是真的透支了力量,这样的反应实属正常。

    魔巫医也是开始更进一步的为无断检查身体,虽然不曾亲眼见过,但在一些古籍医书上也曾经看过关于人兽之子兽化的记载,其中的描述无一不是阐明兽化对力量的提升和身体的伤害。

    关于力量,魔巫医没有过多在意,在她看来,只要人还活着,力量迟早会回来的,但若是身体坏了,那么,再强大的力量也只是一时的,绝不可能长久,所以,她必须仔细检查,防止无断的身体留下丝毫暗伤。

    而在战圈之中,对于突然介入战斗的陌生黑袍男子,阎也是感到疑惑不已,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克钲是存心想要置他于死地,而且克钲的实力摆在那里,就算有些人看不过眼他这种以大欺小的行径,却也不会有人真的加以阻拦,甚至连出言谴责的都没有,这黑袍男子难道还是绝无仅有的正义卫道人士?那他又是如何确定自己就是那正义的,而克钲就是邪恶的呢?

    这人绝对不简单!其职战等级虽然看似只有八星,但其战斗力……怎么说呢?与其说很强悍,倒不如说很刁钻,也很阴毒,专门攻击人的要害,还不是一般常人的要害,而是圣灵师的要害,也就是圣灵师才独有的灵穴。

    虽说灵穴也是生长在人体的脏器和四肢之上,但一般的攻击方式并不能对其造成伤害,而黑袍男子的攻击则是恰恰相反,他那看似轻飘飘的一掌一拳,却暗含森冷的劲力,一旦正确击中灵穴,灵穴不会爆裂,却会在一定时间内萎缩,直至彻底枯死,彷如剧毒,无可解救!

    单就黑袍男子的这种攻击方式就足够令人心生警惕,更别说对方还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所以,即便自己才是克钲最想致死的目标,即便他的攻击十有**都会向自己袭来,但在华悬、阴灏、宋亦郯和姬珩的帮助下,阎还是勉强支撑下去,也是暗暗分出心神注意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黑袍男子,留心他的一举一动,唯恐被其暗算。

    如果说阎还只是疑惑和警惕的话,那么克钲就是郁闷懊恼了,他只是想宰了这个贱种臭虫而已,怎么就冒出这么多的家伙来多管闲事?

    先是一个姬氏家族的核心子弟(姬珩),然后又再来一个明氏家族的丫头,其实这两个小东西还好,虽然以他们现在的年纪有这样的的实力等级已经算是难得,但这点实力他还不放在眼里,想要杀他们易如反掌,只是顾虑他们身后的家族不便动手罢了,毕竟,同为十大专属姓氏的姬氏和号称神坛之下的明氏都不是好惹的,同辈之间的小打小闹可以,但若是他以大欺小,这两个家族同时发难,他们米米那家族也是同样难以招架。

    克钲虽然愤怒无比,但同时他也是冷静的,什么人可以动,什么人不可以动,他还分得清楚,而这些帮手之中最令他恼怒的就是那黑袍男子,虽然阎等人根本不知道黑袍男子的身份,但是克钲却是清楚的。

    这人名叫鲁恩,是第二阶梯家族,青云一族的一位客卿长老,为人颇为低调,但其所修炼的功法,甚至他的圣灵都是走的阴冷路线,实力看似一般,实则杀人无数,是个十足阴狠的家伙,但他同时也是一个冷漠的人,若无关利益,他一般都是懒得动手,可此时怎么……?

    克钲不由得微微蹙眉,而后却又似是有所了悟,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曾听闻此人真正身份并非表面这般,而是“那里”的某个势力所派遣的细作,为搜集情报而潜伏在青云一族,虽然这个说法没有什么根据,而且青云一族的族长也对其信任有加,似乎丝毫不受这般传言所影响,所以,此人的真正身份立场也算是成谜。

    而他此时突然出手相助这个贱种,莫不是这贱种与那个地方有所牵连?亦或是他本来就来自那里?

    鲁恩的突然加入确实令得阎和克钲这敌对双方都是感到莫名,他们都是不约而同的猜测着鲁恩的意图,同时时刻警惕着他的一举一动,这其中,阎更是如此!(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