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之年少轻狂 第725章、郝村长的阴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很快就把俞书记转移到了面包车上。二叔不知道筒子楼在哪,于是我负责给他指路。十几分钟后,便到了人迹荒芜的筒子楼边上。我跳下车,说道:“到了!”

    苗文清震惊地说:“这里……这里有人能把俞书记治好?”

    “能!”我信心满满地说道:“来,把俞书记放在我背上。”便弓着腰站在车门前面。

    苗文清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毕竟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便帮着把俞书记放在我背上。我背着俞书记走了两步,发觉他们三人都跟着我,便说:“你们在这等着,里面的人不喜欢外人进去。”二叔不高兴地说:“你要跑了怎么办呢?”叶展在旁边说:“跑毛啊,我不是还在呢吗?”苗文清拉着二叔说:“都这个情况了,咱们也只能相信他了。你快去快回!”

    我点点头,便背着俞书记走向筒子楼。几分钟后,我便来到祁大爷家门前。敲敲门,一阵咳嗽声传来,祁大爷把门打开,惊讶地看着我。我气喘吁吁地说:“祁大爷,救……”

    祁大爷皱着眉说:“你怎么一天到晚尽带些乱七八糟的人到我这里?我没那么多闲工夫救这个救那个的!”说着便要把门碰上。靠,还真是翻脸不认人啊,上次还帮她把美女姐姐给找回来,当时说的多好听啊,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他!完全不如高琪仗义!

    我是着急了,连忙用脚卡住门,说道:“祁大爷,这不是乱七八糟的人,是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你先救救他,随后我再和你说具体原因。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老就发发善心行行好吧!”然后使劲把门勾开,背着俞书记就进去了。

    “哎……哎……”祁大爷拦住我的去路,不耐烦地说:“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说了不救就是不救。你给我出去,出去!”然后推着我肩膀,把我往外面推。

    我也急了,回过头就冲对面喊:“美女姐姐,美女姐姐!”

    对面的门被推开,李文娟系着围裙,拿着锅铲,奇怪地说:“怎么了王浩?”

    “走,咱们走!”我怒气汹汹地说:“现在就收拾东西,我给你重新找个地方住!”

    “啊?为什么啊?”李文娟一脸茫然。

    “别问为什么,走就走嘛。”

    “哦,好。”李文娟开始解围裙。

    “哎哎哎……”祁大爷连忙把我拉进来,对李文娟说:“没事没事,你别走啊孩子,王浩今儿个有点烧糊涂了,嘿嘿。”然后“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你还挺狠啊!”祁大爷有些无语。

    “你救不救?”

    “救,救!真拿你没办法。”祁大爷摇了摇头,推开其中一间卧室的门,“过来吧。”

    这场手术持续了两个半小时,期间我一直在客厅等候。后来接到阿九的电话,得知兄弟们已经撤退了。没抓到黄大发和徐景鹏,因为积石村的村民都攻进来了。我让他们先去其他砂石厂拉沙,就算质量次点也先应付了今天过去再说。之后,卧室的门就开了。祁大爷站在门口没好气地说:“行了,快把你这位‘很重要的朋友’背走吧!真搞不懂,你每天哪来的那么多朋友?”

    “治好了?”我才不管祁大爷说什么难听话,只要能把俞书记救活了就行。

    “可不是治好了嘛?真搞不懂,也没多大事啊,干嘛非得往我这送,去医院不行吗?”

    我满头黑线,心想要是医院可以,才不来这听你的难听话。我进了卧室,看到俞书记躺在手术台上,头上缠着一圈绷带,呼吸平稳面色正常,顿时松了口气,说道:“不过是被板凳砸了一下,咋就差点威胁到生命了呢?”

    祁大爷说:“废话,不看看人家多大了?你现在照我头上来一下,我一样顶不住的。”

    我吐吐舌头,说道:“什么时候能醒?”

    “不出意外,晚上十二点前吧。你现在可以把他带走了,找个清静的地方休息就行。”

    “不用输液什么的?”

    “少废话,我已经给他敷了上好的伤药,还输个屁的液,赶紧滚!”

    我立刻背起俞书记,一边走一边说:“谢谢了啊祁大爷,下次有事还找你。”

    “去去去。”祁大爷没好气地说:“最好永远都别来!”

    我背着俞书记下楼,觉得浑身都轻松了。出了楼去,苗文清等人都围过来询问情况。我说没事了,晚上十二点前保管醒来,众人都表现的非常兴奋。然后又说:“大夫说了,要找个清静的地方休息。再回积石村不方便,一路上颠簸太多。这样吧,先到我那去,等俞书记醒了再回你们村。”苗文清和二叔都表示同意。

    于是,又让二叔开车拉着我们回到别墅。别墅虽然小,但苗文清还是很惊呆,说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这么有钱。”一同进了家里,到处摆着王金宝和陈小芸的婚纱照,苗文清又有些茫然不解。我说:“这是我大哥的房子,他到外地去了,暂时给我住几天。”

    苗文清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也不像先前那么羡慕嫉妒恨了。桃子不在,只能我亲自出手收拾了一间客房出来,安排俞书记躺下休息。之后,带着他们来到客厅,打开电视打发时间。二叔表现的有些拘谨,坐在沙发上不停搓着手。为了让他们放松一些,我又拿出啤酒来给他们喝。苗文清说:“你这有电话吗,我给村里打个电话,告诉大家俞书记没事了。”

    我把手机掏出来递给苗文清,苗文清拨了个号,找王主任的,把俞书记的情况说了一下,包括我们现在住的地址,俞书记可能什么时候会醒来,等等的全部都说了,一听就是给领导汇报工作。打完了,他把手机递给我,说道:“这样村上的人都就放心了。”

    &&&&&&

    与此同时,在积石村村委办公室里,村委会王主任挂了电话,回过头来说:“苗助理说,俞书记晚上十二点前能醒。村长,黄总,你们说怎么办?”

    办公室还有另外令人,一个是积石村的村长郝大柱,也是年方六十多岁,一脸的褶子都透着世故和奸猾,此刻嘴巴里正叼着一支旱烟,吧嗒吧嗒地抽着;另一个则是砂石厂的老总黄大发,一张胖胖的脸上写满怒容,脖子上的金项链彰显着他的品味。

    “妈的。”黄大发一掌拍在桌上,怒气冲冲骂道:“本来准备打死俞书记,再栽赃到那两个孩子身上。结果人没打死,那两个孩子也跑了,失算了,真是失算了啊。”

    郝村长抽了两口烟,说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俞书记晚上醒了,肯定不会轻饶你。他在村上威望这么大,到时候村民们都会反过来对付你的。”

    “那怎么办?”黄大发有些着急,王主任也跟着看向郝村长。

    郝村长把旱烟头背过来放在鞋底磕了磕,说道:“咱们不是早就想除了俞书记吗?有这家伙在,咱们就没法踏踏实实赚钱。这次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俞书记给做了,反正俞书记还在他们手里,正好能诬赖到他们手上。”

    “好,那就这么定了!”黄大发一拍桌,满脸的兴奋,王主任也跟着连连叫好。

    三人坐在一起商量了怎么做,然后就按着刚才的手机号回了过去,告诉苗文清村里的领导班子成员要去看望俞书记,让他在原地等着就好,苗文清自然连连答应。

    &&&&&&

    很快的,积石村的领导班子就来了,以郝村长和王主任为首,还带了七八个村委会成员,拎着营养品、水果、牛奶等物就来了。我和叶展站起来迎接,苗文清为我们双方介绍,说这个是谁,那个是谁,大家相继握手,气氛非常友好和谐。

    接着,大家一起来到客房,看望还在昏睡的俞书记。

    看到俞书记包着绷带的样子,村委会众人都红了眼睛。尤其是郝村长,握着拳头说:“俞书记清正廉明、刚正不阿,为积石村鞠躬尽瘁,竟然还有歹徒对他行凶,我一定不会放过袭击他的歹徒!”其他人纷纷鼓掌,连连夸赞郝村长英明神武。

    我连忙提醒大家注意安静,医生说了要俞书记好好休息的。郝村长连忙说:“好了好了,大家出去吧,给俞书记一个安静的环境。”从客房出来,大家又来到客厅。紧接着,郝村长又询问我和黄大发的矛盾,我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包括黄大发在办公室是怎么打人的。

    郝村长坐了一会儿,说要上个厕所方便下。我连忙说:“叶展,你带他去。”

    叶展站起来,王主任说:“不用不用,我刚才看到厕所在哪了,我陪着郝村长去就可以。”

    于是郝村长和王主任站起来,便朝着客房走廊那边的卫生间走过去。其他的村委会成员则继续拉着我们问东问西,显得对俞书记的事情很上心的样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