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之年少轻狂 第674章、为元少干一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挂了电话,宇城飞对白阎罗说:“大哥,你别着急,我让人去找元少了。”

    白阎罗认真地问:“能找到吗?”

    宇城飞说:“应该能吧,那小子能跑到哪?”

    “好。”白阎罗说:“那咱们就说说,找到元少以后,应该怎么处理?”

    宇城飞现在有恃无恐,便说道:“大哥,自然任你处置。”

    白阎罗满意地说道:“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元少以下犯上,刺杀大哥,论罪当死,你有什么意见?”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宇城飞的眼睛。

    宇城飞不动声色地说道:“大哥处理的很公道,我没有什么意见。”

    红猪他们都暗自摇头,身为老大,倘若小弟惹了麻烦,也是要为小弟据理力争的,一出事就把小弟推出去当挡箭牌,只会被他人耻笑——虽然这种老大也挺多的,但像宇城飞这么**裸的也没有几个。唯独白阎罗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宇城飞越是这样镇定,越代表元少已经逃跑了。想到这,他的心里涌出一股恨意。先是白毛,再是张顺东,再这么下去,手下岂不是要被宇城飞干完了?真到了那一天,宇城飞是不是连大哥也要干掉?

    第一次,白阎罗对宇城飞产生了戒心,他觉得将宇城飞留在身边就是养虎为患,这个人注定不会永远屈居人下。白阎罗暗中捏紧了拳头,面上却还是如沐春风:“说的好!”

    宇城飞也笑着说:“都是大哥教导的好。”这么一瞬间,他已经感觉到白阎罗的杀意。

    红猪他们也都松了口气。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用元少的命去抵张顺东的命,这件事就可以安然无恙的过去,而他们却还能分到张顺东的地盘,最终享到好处的还是在座的众人。

    却听白阎罗又说道:“如若找不到元少,那又该怎么办呢?”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

    宇城飞心中一凛,含糊其辞地说道:“我会一直找下去,一定会给大哥一个交代。”

    白阎罗话中有话的说:“不是给我一个交代,而是给东子的那些兄弟一个交代。这事若是得不到妥善的解决,他的那些兄弟怎会善罢甘休?我这个当大哥的,也很难办啊。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若是还找不到元少,咱们就再说到时候的事。”

    说完,白阎罗起身走了。红猪他们面面相觑,也都纷纷站起来走了。偌大的办公室里,宇城飞呆坐了很久,直到夜幕降临才离开。元少这次是捅了大娄子,但只要他能平平安安的,宇城飞认为一切都值得。回到dt酒吧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夜生活正式来临,张顺东的死没有带来任何影响,大家照样该喝的喝,该玩的玩,无非是又多了一道谈资。

    我也来到dt酒吧,和众人一起等着宇城飞。一整个下午,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元少虽然已经逃了,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事还没过去。宇城飞回来的时候,我们都迎了上去。大家围在他身边,焦急地问着事情的进展,只有楠楠说:“你累了,先回去喝杯水。”大家这才看到宇城飞满脸的疲惫。虽然他平时也很困倦,但此时的疲惫又和往时的疲惫不同。往时虽然疲惫,但总给人一种“万事皆在掌握”的感觉;而此事的疲惫却让人觉得他忧心忡忡。

    我们簇拥着宇城飞来到办公室,楠楠给他倒了杯清茶,宇城飞坐下来一边喝,一边把开会的事说了。“白阎罗若想保我,他能想出一万种法子来帮我撇清责任;同理,他若是想要整我的话,也可以想出一万种法子来置我于死地。这次很明显,他想让我死。”

    宇城飞用这样一番话来做了结尾,办公室里的众人都沉默下来。

    “妈的,和他干了。”孟亮突然恶狠狠地说:“和白阎罗翻脸,闹他个天翻地覆!”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喧闹起来,都赞同和白阎**上一场,这帮人似乎永远不怕死。等到众人都安静下来,宇城飞才说道:“先不说以咱们现在的势力能不能干的过白阎罗,一旦开战的话,外界的舆论也对我们很不利。元少先杀了张顺东,我再反了白阎罗,咱们就成为城南黑道的众矢之的了,到时候失去民心,必然步步受阻。没朋友,很难混下去的。”

    众人又沉默下来,大家都知道宇城飞说的有理。一旦反了白阎罗,他们这帮人必将成为城南黑道的耻辱,走到哪里都不受人待见。孟亮问:“那怎么办?”宇城飞没有回话,一口一口地喝着茶,这次是真的碰到难题了。我也紧皱眉头,想不出任何的主意。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宇城飞问:“是谁?”外面的人答:“兄弟,是我。”宇城飞立刻起身,开了门,门外站着马腾,宇城飞激动地说:“马老哥!”连忙伸出手去,孟亮他们也都跟着叫道:“马老哥!”马腾点着头,握着宇城飞的手走了进来。众人的脸上都有些欣喜,在这个关键时刻,马腾肯过来,足以说明他的立场。

    宇城飞招呼马腾坐下,马腾看了看办公室里的众人,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我身上。宇城飞连忙说:“这也是自己人。”马腾点点头,说道:“你走了以后,大哥又将我们叫到一起,秘密的开了一个会。”宇城飞的面色一寒,众人的脸色也不大好看。马腾继续说:“大哥认为是你让元少杀掉张顺东的,并拿白毛的事情举了例子,还让我们都小心一些。”

    我倒吸一口凉气。白阎罗走的一手好棋,这是要让宇城飞陷入众人的猜疑之中啊。宇城飞的面色更寒了,但仍是一句话也没说,他知道马腾还要继续说下去。果然,马腾接着说道:“为今之计,你只有把元少交出去了。”宇城飞说:“马老哥,我也不瞒你,元少已经跑了,我们没人找得见他。”马腾叹了口气,说道:“那你就必须撇清责任,证明元少不是你派去杀张顺东的,大哥现在对你疑心很重,你必须要小心才是。”宇城飞点点头,眉头紧锁着。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尽管开口。”马腾说完,便站起来要走,宇城飞将他送到门口。

    回来以后,宇城飞说:“元少的事,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具体过程,你们谁给我讲讲?”众人面面相觑,其实大家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孟亮说:“元少是在旁边巷子的兰州拉面馆里杀掉张顺东的,那里面的老板娘和服务员肯定看到了,我现在去把她们叫过来吧。”

    宇城飞点了头,孟亮便出去了,大家便继续在办公室等着。过了一会儿,孟亮打来电话,说老板娘还在派出所配合调查,估计晚一会儿才能出来。宇城飞便说:“那大家去面馆里等着吧,正好一起吃个饭。”时间不早了,大家都还没有吃饭。其实大家哪有心情吃饭,但宇城飞执意要让大家一起去,说:“天大的事,也得吃饭和泡妞。”

    因为这句话,众人都笑了起来,楠楠狠狠地掐了一把宇城飞。

    大家来到面馆,里面空荡荡的,毕竟下午才死过人,只有厨师坐在大堂抽烟。因为他没有目睹凶案,所以也没有被叫去调查。看见我们一帮人进来,厨师也吓了一跳,站起来说今天不营业。宇城飞说:“我们就吃碗面,你去做吧。”厨师也看出我们不好惹,便进去做面了。

    大堂的地板上还有殷殷血迹,桌子椅子也摔烂了一些,大致可以想到下午的惨况。热腾腾的面上来以后,大家一边吃一边聊天,情绪渐渐高昂起来,没有之前那么压抑了。大家都说元少杀的好,早看张顺东不顺眼了,说着说着豪气丛生,又嚷嚷着要喝酒,完全不把即将到来的压力当回事了。宇城飞也很开心,喊缩在厨房里的厨师给我们上酒。

    楠楠提醒宇城飞不能喝酒,宇城飞大手一挥,说道:“娘们懂个什么!这世上有些事,是非得喝酒不可的!”厨师走了出来,给我们拿酒,啤酒上了两箱,我们便开喝起来。厨师忍不住问道:“你们不知道这里下午刚死了人吗?”宇城飞说:“知道啊,怎么?”厨师说:“那你们还敢来?”宇城飞说:“就是因为死过人,所以我们才来的!”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众人也跟着都笑起来。我觉得厨师快崩溃了,估计就没把我们当正常人看待。

    倒满了酒,宇城飞说:“来,先为咱们威猛的元少干一杯!”

    众人齐声叫好,将杯子碰到了一起,然后仰脖一饮而尽。孟亮兴高采烈地说:“元少这家伙又能在外面好好玩啦!”众人也都附和着说:“可不是嘛,这家伙快把中国游遍了。”

    本来挺难过的一件事,弄到最后快成庆功会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喜笑颜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