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之年少轻狂 第610章、死亡之夜(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我看到这个场面,差点就呕出来。当时就觉得,麦子就是个变态,他的大哥也是个变态。果然是什么老大收什么小弟,我对这个场面已经感到相当无语了。临死前还要让我看这个,真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走吧。”刀虎把内裤塞进了口袋。麦子也将麻袋重新罩到了我的头上。

    “走!”麦子在我背后狠狠踹了一脚。我只得往前走,耳听着前方的脚步,以防自己撞到墙什么的,我知道麦子他们正等着看我笑话。不过还好,除了下楼的时候闪了一下,其他都能走的好好的。路过台球室的时候,不少人都和刀虎打招呼,问他这么晚了干什么去,他笑呵呵说出去杀个人。说的非常轻松简单,就像是在说去吃个饭一样。

    我知道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我身上,不自觉地将背挺的很直很直。

    我是王浩,我不是个孬种。我还是宇城飞的弟弟,我不会给他丢脸。

    我跟着刀虎的脚步,穿过人声鼎沸、烟味弥漫的台球室,穿过一道门槛很低的门后,就站在了城南的开元路上。开元路上还是很热闹,许多的车按着喇叭轰鸣而过,远处隐约传来劲爆的音乐声,不知是哪家娱乐城传出来的。或许有人会看到我,也会有人奇怪我的头上为什么套着麻袋。但是没有人会过来问,因为站在我前面的是赤着膀子的刀虎,他胳膊上的虎头标志能吓走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没有人会来找这个麻烦。

    刀虎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在这把他杀了,你们把他拉到太阳山埋了,这个没问题吧?”

    麦子连声说道:“没问题。”

    “好。”刀虎走到我身前,在麻袋上割了个口子,然后把两只手伸了进来。一只手抓住我的脑袋,一只手还捏着刀片,准确无误地朝我的喉咙划来。我知道跑不了,麦子他们就在四周围着我。刀片冰冷的气息在麻袋里弥漫开来,我闭上眼睛感受着这最后的绝望。

    这一刻,我突然想到了很多事,很多人。

    但这些事、这些人仅仅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最后一个念头在脑袋里无比的清晰。

    哥,真是可惜啊,没办法看到你成为北园市黑道之王的那天了……

    如果还能活着,我想做你的白纸扇,助你一臂之力,助你翱翔于九天之上。

    哥……

    我的眼泪流了出来,刀片已经刺了过来,发出轻微的“噗呲”一声,脖子上的皮肉已经被划了开来。没有丝毫的疼痛,只感觉脖子处一片冰凉。我吸了大大的一口气,等着脖子上的热血喷溅出去,等着自己无力的倒在开元路的街上。应该不需多久,我就毫无知觉,即便是被埋在太阳山上,即便是一簸簸的土撒在我身上,我也丝毫的感觉不到吧?

    这个时候,根本没可能有人会来救我吧?虽然在开元路上,却不知道dt酒吧距离多远。即便就在附近,宇城飞也不会知道我正在这里被杀吧?

    北园的一年半生活,我经历过很多次绝望的时刻。城高的教室里,看到那个高高胖胖的身影站在讲台上;北七的教室里,听说叶展浑身是血的被吊在空中;职院的林子里,聂远龙用刀顶住了我的喉咙……以上的这几次,却都没有现在这般绝望。

    原来濒临死亡,才是最大的绝望。

    我又大大的吸了一口气,身子已经发抖的像是风中的树叶。可是我的血还没有喷出来,身体也还没有倒下去。这是怎么回事?我试着吞咽了一下喉咙,各种功能都非常的齐全。但是脖子上确实有一丁点的疼痛,刀片确实划在了我的肌肤上,但好像只是刺了一下,并没有继续划下去。有那么一抹的血珠滑了下去,似乎淌在了我的胸膛上。

    总之,我还没有死。刀虎为什么会停下动作?麻袋外面,难道有人制止了他?

    但是好像没有。我没有听到任何人走近,但好像听到了一串的音乐声……

    紧接着,刀虎把两只手都缩了回去。我又吞了一口唾液,确保自己的喉咙还没受到伤害。

    “喂?大哥啊,什么事?”刀虎在说话,好像是接到了电话。刚才那个音乐声,应该就是刀虎手机发出的声音吧。原来是这通电话救了我,我希望这电话永远打下去别挂线。

    “好的,我明白了……我这就过去,嗯,我们在那里见面吧。”

    刀虎很快

    就打完了电话,旁边的麦子问道:“大哥,什么事?”刀虎说道:“是帮主,出了点急事,需要我马上过去。”麦子着急地说:“那他怎么办?要不你先杀了。”刀虎顿了顿,说道:“不着急,先把他绑上车。等事情办完,再杀他不迟。”

    “好。”麦子只能答应。

    我又大大地咽了口唾液。今天晚上是搞什么,已经第三次死里逃生了。第一次是在东湖,第二次是在台球室,第三次是在大马路上!难道我命不该绝?那今夜谁会救我?

    “麦子、洪力,你们俩跟我走,其他人就留在这等我吧。”刀虎发了声音,然后打开车门坐进车里。麦子和洪力一边一个,将我架进了车的后排座,然后他俩也坐在我的两边。我心中暗自苦笑,这次没再躺后备箱了,这是对一个将死之人的恩惠吗?

    我头上还罩着麻袋,刀虎刚才割的口子在嘴巴处,所以眼前还是一片漆黑。不过我感觉得到是刀虎正在开车。麦子坐在我左边,洪力坐在我右边,而副驾驶则没人坐。麦子问道:“大哥,咱们要去哪?”刀虎说:“别问,去了就知道。”麦子“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车子平稳地驶着,明显已经远离开元路,耳边已经没有了喧嚣的噪音,这个世界渐渐跟着安静下来,只有发动机发出的轰鸣声。不过应该还在城里,因为路上没有任何颠簸。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我记得自己是十二点回到城高的,之后去了东湖,然后去了开元路,现在不知又要去向何方?路上很安静,安静的有些讶异。旁边两人一声不吭,更增添了这份压抑。我想起自己的三次死里逃生,就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过第四次了。

    应该没可能了吧。我这么想着。三次,老天已经足够眷恋我了。这一夜,终究还是逃不了死亡。我长长地叹了口气,但因为嘴巴被抹布塞着,所以就成了“呜”的一声。

    旁边的麦子笑道:“怎么,你还有什么感言要发?”

    我不吭气了,真是一句话也不想和他说。洪力也笑:“我估计他想求饶呢。”麦子说:“求饶也没用,我今天是杀定他了。当初他叫元少杀我,可没手下留情。”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还说个没完了。我没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向后靠着,享受自己最后的夜晚。车子行了约莫二十分钟,麦子突然惊愕地说:“咦,怎么来了这里?”

    我心里觉得奇怪,这是到了哪里?刀虎哼了一声:“这地方你们平常不敢来吧?”麦子“嗯”了一声:“据说这里很危险,白天都没人靠近的。”我更觉得奇怪,莫非是到了哪个牛逼人物的地盘?正胡思乱想,车子吱的一声停住,看来是到目的地了。

    麦子说:“咦,已经有四辆车了?”

    刀虎说:“是的,我们四个分堂的堂主都来了,这次是帮主亲自下的命令。”

    麦子问:“要来干嘛?莫非想平了这里?”

    刀虎说:“再说要是想平这里,怎么会不带人来。再说了,我们哪有这个胆子。”

    正说着,突然有人敲了敲玻璃。然后传来“滴”的声音,看来是刀虎把玻璃按下了。

    “大哥!”刀虎的语气非常尊敬。

    看来窗外是黑虎帮的帮主!此人也是个传奇人物,据说当年曾经一统城南黑道,可惜后来势力渐渐衰退,被黑、白阎罗等人赶上去了。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倒是想见一见了。

    “嗯。”那人的声音有些尖细,不像个壮汉的声音,说道:“鲨鱼帮要找咱们的麻烦。”

    刀虎骂道:“***,鲨鱼帮那群王八蛋,有能耐去和黑阎**啊,整天盯着咱们干什么?”

    尖细声音的那人叹了口气:“不就是想吞并了咱们帮,然后再去和黑阎**吗?虽然现在咱们两帮都是二流势力,但如果真能合二为一,还是能和黑阎**一下的。”

    “***,姓罗那小子野心倒大,还想吞了咱们?不怕反过来被咱们吞了?”

    “咱们……没这个能力。”黑虎帮帮主的语气里十分失落。

    刀虎也叹了口气,听得出也是十分无奈。刀虎又问:“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黑虎帮帮主说道:“没办法了,只能请老帮主出山。我没能力和鲨鱼帮斗,但如果老帮主肯出来重掌大权,收拾一个鲨鱼帮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