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神 第二章 绝色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山间一声嘹亮的鹰唳,鹰翅如刀,在空中斩作两道笔直的气làng。

    一瞬间,一头黑亮的雄鹰就降落于地,易流云吹了个口哨,抹了下被风吹luàn的发型,笑着说:“多谢你送我下山了,xiǎo六。”

    那黑sè雄鹰双翅一展,瞬间化作一个体格魁梧的大汉,他抖了下衣袍,躬身一礼:“哪里的话,能送师叔下山,是师侄的荣幸。”

    易流云却盯着他魁梧的身躯,若有所思,“唉,yīn玄之境果然神奇,竟然能够变化万物,有趣,若我也能变身为鹰,岂不是能够自由翱翔了?”

    修玄四重天,第二重天便是yīn玄境,魂术诡奇,可以任意变幻,得七十二变幻之术,尤其可以凝练命魂之兽,端的是神妙无双。

    那汉子就陪笑:“师叔你天资纵横,如果稍微认真一下修炼,百年之内达到魂术之境不是什么难事的。”

    易流云一听就头大:“百年?你有没有搞错,让我整天打坐调息,淬炼体魄,你不如杀了我算了。”

    “可是,可是…………”这汉子挠头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他本就愚钝,最后结结巴巴的说:“可修玄到了最后,寿元有万载啊。”

    “唉,什么万年寿元,与天地同朽,不过是一场梦罢了。”易流云忽然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悠悠白云,眼神如甘泉一般清澈,清澈之中,却有着一丝难以名状的深邃,一如堪破世情的百岁老僧。

    对于易流云而言,眼前的一切仿佛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梦。

    正如他与修玄界格格不入的大逆之言一般,他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人,十四年前,一眼睁开,便是眼前这个奇幻莫测的世界,而在未曾睁眼的上一刻,他还只是一个正在面摊上吃着热干面的地球青年。

    若不是当时一个xiǎonv孩横越马路,那个xiǎo萝莉又着实长的粉妆yù琢,他也不会丢下手中的面,一跃而起,将那xiǎonv孩抱住,躲过了扑面而来的一辆大卡车。

    可惜避过了车祸,他却没有避过摔倒于地时的一块顽石,脑袋瓜子一磕,就此昏不醒。

    å†ççœ¼ï¼Œè‡ªå·±å°±æˆäº†è¢«å¼ƒäºŽè’野的婴儿,第一眼见到的是一张高贵威严的脸孔。

    ä»–被仙道十©n流云宗当代教宗,仙道十©n第一高手,神通法境第八层,被世人尊称为青云上人的易孤禅收养,成为掌教的关©n弟子,尊贵万分。

    é’云上人又亲自为其定名,名流云,随师姓易,意思是让他成为流云一般高贵淡漠的人物。

    åªæ˜¯ï¼Œä»–脑子里的认知却与这个玄妙的世界格格不入。

    è¿™ä¸ªä¸–界讲王权,讲尊卑,讲仙道,几乎就是一个古代的封建世界,虽然广袤的无法想象,远远超过地球几百倍的体积,但对于易流云而言,玄妙得如一场大梦。

    æ¢¦å¦‚人生,人生如梦,何必想那么多,追求那么多?死过一次的易流云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活着,自由自在的活着,不用去顾虑太多、抑或是追求一些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å¯¹ä»–而言,自由自在的活着,才是最让人欢喜的。

    æ‰€è°“翻江倒海的力量与近乎无穷的寿元不过是自由自在生活的附加品而已。

    â€œç½¢äº†ï¼Œèµ¤çœ‰è€å¤´è™½ç„¶å¤æ¿ï¼Œå´å¥½æ­¹ä¹Ÿæ˜¯ä¸€ä¸ªåºŸè¯ç¯“子,知道不少修玄的奥义,你快回去听课吧,否则,回头肯定又会在掌教面前说我坏话。”易流云摆了摆手,示意汉子回去。

    æ±‰å­æ—©å°±æŒ‰æºä¸ä½ï¼Œåªæ˜¯è‹¦äºŽå¼€ä¸äº†å£ï¼Œæ­¤åˆ»å¬é—»æ­¤è¨€ï¼Œå¦‚©ng大赦,身子一纵,化作一只黑影,瞬间飞入云端之间。

    æ˜“流云这才吹着口哨一路往山©nxiǎo跑而去。

    æµäº‘宗是仙道十©n之一,属于大离王朝供奉的宗©n,大离王朝位于风澜大陆之上,这一片大陆辽阔无边,足足有数百个王朝,各自供奉的宗©n不一,仙道十©n也不过是一个相对颇有威名的修玄组织,代表不了整个修玄界。

    å°±æ˜¯åœ¨é‚£ä¸€æœ›æ— åž çš„大海之中,也有诸多神秘修玄组织。

    è¯¸å¤šé”™ç»¼å¤æ‚的势力构成了修玄界,但修玄者追求的乃是长生不死,造化仙神,因此,虽然经常有摩擦,却也勉强算的上相安无事。

    æµäº‘宗极大,方圆千百里,山脉重叠,层层堆积,山上有山,底座是一条连绵的山脉,高高在上,chā立云天,而这如苍龙一般雄伟的山脉之上,是巍峨雄伟的宫殿建筑群。

    æ˜“流云iǎo跑,总算来到了流云宗的山©n之前,山©n是一座巍峨到难以想象,抬眼看不到尽头的白yù©n楼,足有千百米之高,尽头处写了铁笔银钩的四个大字。

    æµäº‘古宗。

    å¯æƒœæ˜“流云功夫委实太差,没本事跳上云端,一睹那据说能够随云气而变化的四个奇字。

    è¿‡äº†©n楼,是十万级台阶。

    ä¸€çœ‹åˆ°é‚£ä»¿ä½›chā入云巅连绵不知尽头的台阶,易流云就想骂娘。,

    ä¸Šè¾ˆå­å¤§å­¦ä¸Šè¯¾éœ€è¦çˆ¬å…«å±‚的楼都让他苦不堪言,本以为穿越之后至少可以摆脱一样痛苦,想不到痛苦更甚,台阶都以数万计。

    çˆ¬ä¸Šæœ€åŽä¸€å±‚台阶时,天sè已经垂暮。

    åŒå¤§çš„流云宗正山广场上只有数千人在cào练,这些家伙都是刚入©n不久的弟子,一个个基础浅薄,还未曾度过那阳武之境,都是凡俗中极好的苗子,万中挑一的人才,经过层层塞选才会被送来此处。

    ä½†ä»…仅凭借天赋还是不够的,修炼不可无钱,自古“穷文富武”,财力不雄浑、家境不显赫者也难以通达此处。

    äº”千弟子屹立于两米见方的青石大砖铺置的广场之上,犹如稀松的芝麻粒,只占有了很xiǎo的一块面积,由此可见广场的巨大,在五千新晋弟子之前,站着一个如同xiǎo山般巍峨的光头大汉。

    è¿™å¤§æ±‰xiōng前刻有一头紫sè的猛虎刺身,生猛可憎。

    â€œä½ ä»¬è¿™å¸®å«©é›ï¼Œå¬å¥½äº†ï¼Œä¿®çŽ„不比其他,千难万难,可谓是百死一生之途,修玄四重天,每一重天都险阻重重,仅仅是这第一重天的阳武之境,就让尔等难以想象。”

    å¤§æ±‰åæ°”开声,闷雷一般的炸响。

    â€œè¿™é˜³æ­¦ä¸æ˜¯ç®€ç®€å•å•çš„武学,不是你们世俗那些所谓的武术,那些都是杀jī狗的手段,阳武修的是武道,淬炼的是如钢铁磐石一般的躯体,阳武分为九层,你们记住了。”

    â€œç¬¬ä¸€å±‚养气,无气不成武。”

    â€œç¬¬äºŒå±‚刚火,一拳击出,猛烈如火”

    â€œç¬¬ä¸‰å±‚水绵,一掌劈出,劲势连绵”

    â€œç¬¬å››å±‚重山,拳掌之间,如有山岳之重”

    â€œç¬¬äº”层锐金,意思是你的一举一动之间,如同利剑大刀,锐利无匹,锋利无匹,万物皆能为之断。”

    â€œç¬¬å…­å±‚生木,听好了,不是他娘的让你去种树,是指你的力量蕴含勃勃生机,如同滋润万物一般。”

    â€œç¬¬ä¸ƒå±‚五行圆满,就是前面的五层拳意通通练的通达,圆融自得,这才能够谓之圆满。”

    â€œç¬¬å…«å±‚,乃是断绝,随意一指点出,都能断绝他人五行之变,狠毒刁钻。”

    â€œç¬¬ä¹å±‚,便是阳武巅峰,生魂,魂力一出,拳掌之中含有无匹yÄ«n蚀之力,一掌拍下去,就是金刚石也会无声的消去大半,象是被无明火烧化一般,无可匹敌。”

    å…‰å¤´å¤§æ±‰è§ä¼—人一阵发怵,当下一脚跺了下去,脚下青石竟然如同蜡石一般,瞬息被融化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ä¼—人顿时惊讶无比。

    å¤§æ±‰ä»°å¤´å¤§ç¬‘,又拍了拍xiōng膛,“xiǎo子们,阳武不过是修玄第一重天,接下来的三大重天更是有诸多层次,仅仅是第二重的yÄ«n玄境,就有无穷神通变化,且看。”

    å¤§æ±‰çŒ›çš„跃起,一下子变作一头巨大的吊额青睛猛虎,凶光毕lù,脚下竟然还驾着团团云气。

    ä¼—弟子顿时惊骇。

    â€œå“ˆå“ˆï¼Œæ€•äº†å§ï¼ŒçŸ¥é“厉害了吧。”

    å…‰å¤´å¤§æ±‰åŒ–身的猛虎当空咆哮,口吐人言,一阵阵大风呼啸。

    æ˜“流云看的直摇头,径直的走到那光头大汉化作的猛虎之下,众目睽睽之下,他招了招手:“xiǎo七,下来,驼我去归真谷。”

    é‚£çŒ›è™Žé¡¿æ—¶ä¸€é˜µæƒŠæ…Œï¼šâ€œå¯æ˜¯ï¼Œå¯æ˜¯æˆ‘在上课啊。”

    â€œåˆ«é‚£ä¹ˆå¤šåºŸè¯ï¼Œä½ åŽ»è¿˜æ˜¯ä¸åŽ»ï¼Ÿâ€æ˜“流云一瞪眼,语气不善,凑过去xiǎo声的嘀咕:“你若是不照我的意思去做,我就把你暗恋飞雪师侄的事说出来,还有,你欠我的赌债也一并还了。”

    åŽä¸€å¥å€’也罢了,前一句简直让光头吓的魂飞魄散。

    â€œåˆ«ï¼Œå¸ˆå”,您千万别生气,”这大汉转过头来对着广场上的学生大声咆哮:“看什么看,还不给从第一式最基础的养气开始,打不开阳武之©n,你们统统给我滚蛋。”

    å…‰å¤´è¾¹å¼è¾¹è®©æ˜“流云上了虎背,四肢一腾云,瞬间飞纵千里。

    ä¸åˆ°ç‰‡åˆ»çš„功夫,就来到了一处黑雾缭绕的巨大山谷之前,这山谷yÄ«n气沉沉,仿佛积年不化的风雾沉淀其中,漆黑黑的,让人心生惊悸。

    â€œå¸ˆå”,这里面我可不敢进去,魂术境没达到第四层归元之前,进去就是找死啊,里面怪物多着了。”光头大汉有些怯懦,这地方只有一些宗©n的核心弟子以及实力人物才能够进入,大多是yÄ«n玄境达到第四层之后才进入的地方,且不能走远。

    æ•´åº§å±±è°·æ˜¯æ˜”日一头神通法相境的前辈以心血幻化而成,凶险无比,杀机重重。

    æ˜“流云却走下虎背,淡淡的说:“我进去看一个人。”

    â€œè°å•Šï¼Œå¸ˆå”,你连阳武境界都没达到,进去xìng命堪虞啊。”光头大汉就想拽住易流云,伸了一半,又缩了回来。他此刻变身为虎,一双虎爪子撕人还成,抓人是不行。

    æ˜“流云却义无反顾的投身于谷口处,能够将人灵魂都沁黑的大雾之中,幽幽的说:“只要能见到她一次,即便是xìng命丢了,又算的了什么?”

    é»‘雾中,一道妙曼的nv子背影正盘膝坐在一道水池旁,容sè霜yàn,一头长发雪一般的银白。

    å¥¹æ‰‹ä¸­æ§ç€ä¸€æŠŠé›ªç™½çš„剑,一如她的脸庞,风华绝代。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