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神 第一章 大逆之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晴空万里,大风如澜。

    天赐山,九万里雄峰之巅,白云席卷之处,一个高冠长袍的老者正盘膝于云气汇聚之眼,他面相奇古,双眼有如雷电,不怒自威,如一尊仙人雕像般光照千万里。

    老者之下,方圆千百里,是无数低矮或高耸的山峰,各自不一,错luàn有致的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弧,众星拱月一般围绕在老者盘坐的山巅四周。

    老者低目,四野一片寂静,唯有白云幽幽。

    这老者乃是流云宗五大宗主之一的赤眉上人,地位高贵,仅次于掌教之尊,乃是神通法境的显赫人物,修玄界有数的宗师高手,此刻正在九万里“归云”雄山之巅开坛授课。

    这授课乃是百年一次的开讲,是玄道十n的一件的盛事。

    çŽ„道十©n,是天下间修习玄妙之道的一群修士,所谓玄妙,无非窥天地之奥妙,人体之潜力,最终试图白日飞升的长生仙道也。这些修士,视凡俗法则于无物,凌驾于王权之上,有大神通,搬山煮海,等闲事尔,是一群超凡脱俗的人,追求的是长生久视,羽化成仙。

    æ¯ä¸€ç™¾å¹´ï¼ŒçŽ„道十©n便会开坛授课,讲解那玄妙法©n,名曰“问玄之日”。

    å› æ­¤ï¼Œâ€œé—®çŽ„之日”这一天,无论对于授课的修士抑或是听课的修者,都是莫大的荣耀。

    ç™¾å¹´ä¸€è½®è½¬ï¼Œè¿™ä¸€å±Šé—®é“之日恰好是仙道十©n之一的流云宗授课。

    â€œé“者,天地之玄妙也,因此修道之人便被称作修玄,尔等身为我修玄弟子,便要通晓大道之玄妙,玄妙者,无外乎yÄ«n阳尔,阳武yÄ«n玄,神通变化,甚至于通达天道法条,修玄四重天,种种不一…………”

    èµ¤çœ‰ä¸Šäººåæ°”开声,声bō如同滚滚闷雷,响彻千万里之远。

    è¯éŸ³é¡¿æ­¢ï¼Œæ‰«è§†å››é‡Žï¼Œæ–¹åœ†ç™¾é‡Œä¹‹å†…,盘膝于山头之间的修士多如虫蚁,密密麻麻,难以计数,各人的xìng格或许不同,但此刻面目之上显示出的都是虔诚之sè,这让赤眉上人心头无比的快慰。

    ä¿®é“一千七百年,除却成为仙神、继承永生不死的终极道统目标之外,能够凌驾于千万修士之上,受天地苍生的景仰观瞻,何尝不是一种极致的快感?

    èµ¤æ¾å­å¾ˆäº«å—这一刻。

    å¿ƒä¸­å¿«æ…°ï¼Œä¸€å¦‚堪破神通法境尽头的hún沌天幕般,舒畅到极致,全身上下十万零八个¡o孔仿佛都扩展开来,暖洋洋的,象是沉浸在琼浆yù液之中。

    å¯å°±åœ¨æ­¤æ—¶ï¼Œä¸€ä¸ªç»†å¾®åˆ°å‡ ä¹Žä¸å¯é—»åŠçš„鼾声于静寂之中传了出来。

    ä¸ç”šå“äº®ï¼Œè½»å¾®è‡³å‡ å¯å¿½ç•¥ï¼Œä½†å´å› ä¸ºèµ¤çœ‰ä¸Šäººæ•…意以神通之力顿止了这方圆百里高空之上的风声,而显得格外刺耳嘹亮。

    èµ¤çœ‰ä¸Šäººçš„眉¡o忍不住微微一眺。

    åªæ˜¯ç”µç›®ä¸€æ‰«ï¼Œå°±è§…得了这声音的源头,那是一座不算低矮的山峰,山峰之上,盘坐了足有数百弟子,一个个面目肃然,只是却又掩饰不住一丝尴尬之sè,因为在他们的身后,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一个身穿月白sè长袍的弟子正半坐在一个蒲团上,低着头打着呼噜。

    â€œå‘¼â€¦â€¦â€¦â€¦å‘¼â€¦â€¦â€¦â€¦å‘¼â€¦â€¦â€¦â€¦â€

    é¼¾å£°é¢‡æœ‰èŠ‚奏,如同水làngjiāo叠,声声堆积。

    æœ€è®©äººæƒŠå¥‡çš„是,这少年为了睡觉舒服,竟然在身体背后chā了一根木板,不至于睡觉时仰头栽倒,身子随着鼾声摇晃,那木板支撑着身体微微晃动,居然也暗合鼾声的节奏。

    â€œæžœç„¶æ˜¯è¿™ä¸ªé€†å¾’”赤眉上人只撇了一眼,不用细看便知是谁。

    ä»¥èµ¤çœ‰çš„神识之敏锐,自然能够感觉到高空之上,无穷云làng之间,玄道十©n的一些顶尖高手们正捂着嘴偷笑,大有看自己笑话的意思。

    èµ¤çœ‰ä¸Šäººåªè§‰å¾—自己的面皮开始chōu搐,

    ä»–勉强压制住心头愤恨,仰起头,深呼一口气,不至于当场暴走,直带心绪略微平复才发出一声断喝:“易流云,你居然敢在百年一届的问玄之日睡觉,该死!”

    è¿™ä¸€å£°å–å½“真如雷电轰鸣,一下子在好梦正酣的少年耳畔炸响。

    â€œå‘€ï¼Œæ€Žä¹ˆå›žäº‹ï¼Ÿè¦æ‰“雷要下雨了么?”

    å°‘年一跳而起,嘴边犹自挂着一丝晶莹的液体,那是酣睡时流出的口水。

    â€œå™—哧……”

    ä¹Ÿä¸çŸ¥æ˜¯å“ªä¸€ä¸ªå¼Ÿå­æŽ§åˆ¶ä¸ä½ç¬‘了一声,结果众多盘坐于山峰之上的弟子纷纷掩饰不住,尽皆失声笑了出来。

    èµ¤çœ‰ä¸Šäººè„¸sè铁青,他此刻真想给自己一巴掌,原本控制风声流动是为了加强自己讲课时的庄严肃穆,想不到此刻却起了宣扬笑声的反效果,他千算万算,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é‚£èº«ç©¿æœˆç™½é•¿è¢çš„少年长的灵秀无比,十四、五岁的年纪,错眼见众人望着自己大笑,先是一脚后踹,将那木板踢断,毁了睡觉的证据,这才俯下身子低声问一旁的修道同僚:“喂,xiǎo四,怎么回事?这些家伙怎么看着我笑?”

    â€œå¸ˆå”,因为你睡觉了。”一旁的修道者看似有四十年纪,却恭敬的称呼这少年为师叔祖。

    â€œç¡è§‰ï¼Ÿéš¾é“我躲在后面睡觉也能被他注意到?我不过流了点口水,这都能引起动静?xiǎo四,你可是糊我?”少年觉得很奇怪,拽过对方的衣服,顺便在上面擦干了溢在手上的口水。

    â€œæ²¡æœ‰ï¼Œå¸ˆå”,xiǎo四没有骗您,因为您打呼了,所以惊动了赤眉师叔祖。”中年男子望着自己被对方口水沾湿的xiōng襟,一脸苦笑。

    ä¸æƒ³å°‘年的反应更加强烈,他跳了起来,大声说:“打呼?怎么可能?我身体健康睡眠习惯良好,怎么可能打呼,体弱多病年老痴呆、又或是吸烟酗酒的人才会打呼的,xiǎo四,你有没有搞错啊,你确定是我打呼不是别人么?”

    è¿™ä¸€ç•ªè¯´è¾žé¡¿æ—¶åˆå¼•å¾—众人哄堂大笑,千百万里山野间一阵回响。

    èµ¤çœ‰é¢sè已然青紫,他实在憋不住,吼了一声,如同雄狮咆哮,“易流云,你给我闭嘴。”

    å¼å£°é›·ä¸€èˆ¬çš„惊彻,那月白长衫少年顿时收声,他扫视了一下四周,计上心来,迈前一步,然后使劲的拍掌,“赤眉仙长学识渊博,通晓玄妙之道,讲解的更是妙语生huā,弟子等听闻只觉得茅塞顿开,犹如雷击,实在是闻君一席话,胜修十年道,多谢赤眉仙长授课,劳苦功高,寿元万万年。”

    è¯´å®Œï¼Œèº¬èº«ä¸€è®°é•¿æ‹œã€‚

    è¿™ä¸€ç•ªé©¬å±æ‹çš„如同江河滔滔,连绵不绝。四野山峰之上的修玄弟子也觉得理该如此,纷纷站起身,起身鼓掌。

    åªæ˜¯èµ¤çœ‰å‹ƒç„¶å¤§æ€’,完全不吃这一套。

    â€œæ˜“流云,你今日休要口灿莲huā,若不给我一个解释,我今日就是闹到掌教那里,也定然要将尔这个逆徒逐出师©n。”

    è¯´è¯é—´ï¼Œèµ¤çœ‰å¤´é¡¶ä¸€é“光气冲天,形成了一轮数亩大xiǎo的圆日,紫sè的光气绽放,笼罩四野,天瞬间便黯淡了下来,乌云滚滚,遮蔽天日,无穷雷蛇于云层之间来回来回跳窜,仿佛能够撕裂一切。

    å¦‚浓墨一般的云层之上,那一轮紫sè圆日是唯一的光源,威压当场。

    çŸ¥é“这老头动了真格,易流云缩了缩脖子,咽了下口水,然后摊了摊手,很无辜的说:“好吧,你赢了,想怎么办,我随你处置好了。”

    â€œå¾ˆç®€å•ï¼Œä½ è®²è§£ä¸€ä¸‹ä½ çš„修玄之道,讲的jÄ«ng妙,今日便作罢,讲的糊涂,丢了我流云宗的脸面的话,哼,后果自负。”赤眉这才冷然一笑,笑的咬牙切齿。

    â€œå¥½å§ï¼Œè€å®¶ä¼™ï¼Œä½ çœŸyÄ«n毒,不过看在你正在更年期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

    æ˜“流云暗道一声晦气,正了正衣冠,拂去衣摆间因为坐着睡觉而沾染上的泥土,尔后,笔直的屹立于山巅,面sè素雅如yù,双手拢于袍袖之间,如一个谨慎的老学究。

    å›´ç»•åœ¨ä»–身旁的同山弟子同时肃穆,一个个躬身不语,其余山脉之上的修玄者一个个疑huò不已,不知道为何会有人对这样一个大逆不道的少年弟子如此恭敬?

    ä»–们又怎会知道,每当这易流云正衣冠袍袖之时,必将是他认真对待一件事的时刻。

    æµäº‘宗传承数万年,名重修玄界,可谓是名©n之中的名©n,但这数万年来也只出了一个“逆徒”易流云,一旦其正衣冠,必将会有惊人之举而出。

    â€œå¥½å§ï¼Œé¦–先我得声明一下,我下面所说的话仅代表我个人的观点,和流云宗的道统没有任何关系,诸位同道,切莫对号入座,受我误导。”易流云踏前一步,站在山巅,微微一笑:“所谓不朽,便是通达天道,能够窥破天地之隐秘,这就好比你是一个穷xiǎo子,却想去皇宫偷那无穷宝藏一般,是没有一丝可能的。”

    æ­¤è¨€ä¸€å‡ºï¼Œä¼—皆哗然。

    é‚£èµ¤çœ‰æ›´æ˜¯é¢sè铁青,双眼之中闪过一道凛冽的寒光。

    æ˜“流云却于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中视若无睹,临风立于山巅,衣袍翻飞,烈烈作响。

    ä¸è¿œå¤„,一座雄伟的山巅上,传来一声大喊,如猛虎嘶吼。

    â€œè‹¥å¦‚你说,如何才能够让穷xiǎo子得了秘宝。”

    â€œé—®å¾—好!”易流云猛的转过身来,几步疾踏,面向那声音传来的山巅方向,大声的回应:“天道便是那皇宫,你便是那穷xiǎo子,若你一日贼心不死,一日便不会得安省,各位,人生百年,不过是一场过眼云烟,谁又会记得头顶云烟的幻灭起伏?天是巨人,苍生是蝼蚁,巨人又怎会关注蝼蚁的行踪?同样,以蝼蚁之力去行巨人之事,岂不荒谬?岂不滑稽?岂不是白费心机?”

    æ­»ä¸€èˆ¬çš„寂静。

    ä¼—人完全被这一番大逆不道的话语给惊摄住,心头一片húnluàn,无法言语,又或者惊讶之情无法用言语表达。

    åŠæ™Œè¿‡åŽï¼Œåˆæœ‰ä¸€å£°æ¸…脆的nv声于极远处的山峰间破làng一般传来。

    â€œè‹¥ä½ æ‰€è¯´ï¼Œå¤§é“便不可得了?”

    å£æ°”又急又脆,仿佛挟带了刀剑之利。

    â€œéžä¹Ÿï¼â€æ˜“流云声如截铁,如宏钟,“人生百年,不过云烟一场,既如此,何不随bō逐流,享受人生?得清静便是得自在,得自在便是得道心,随时光湮灭,万物腐朽,颠簸于轮回之中,不也是天道?蝼蚁有蝼蚁的自在,巨人有巨人的烦恼,各安天命便是天道,随遇而安,任命运而动,便是穷xiǎo子得了那皇宫秘宝。”

    å±±å·…上,易流云猛地一脚踏在一处枯朽的岩石上,石块应声而断,发出清脆的断响,一如此刻他话语之铿锵。

    ä¸¾çš†éœ‡æƒŠã€‚

    è¿™ä¸€ç•ªè¨€è¾žå®žåœ¨æ˜¯æƒŠéª‡äº†ä¼—人。

    â€œhún账,照你这样说,我们修习神通岂是笑话一场,我等修玄之人只敬天地,逍遥自在,不为衣食杂事而烦恼,超越王权之上,岂是凡人能够相提并论,岂是蝼蚁可以攀比!”赤眉勃然大怒,双目开阖,电一般的目光bÄ«shè而出。

    æ˜“流云却毫不怯场,举目对视,朗声而言:“阳武的极致只有寿限两百,yÄ«n玄之境也不过八百年的岁月,即便是神通法境,也只有三千年人生可享,看似极多,但终日却活在追寻那渺渺不可知的天道之中,一个不慎便会走火入魔,修道辛劳,千年如一日,各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刻不得清闲,与尔等脚下的蝼蚁有何区别?岂不是无知?岂不是愚蠢?依我看,神通才是祸害,是心魔,众人都该斩却了这心思才是!”

    è¿™ä¸€æ¬¡ï¼Œæ–¹åœ†åƒä¸‡é‡ŒçœŸæ­£æ˜¯å¯‚静无声,唯有白云幽幽。

    æ˜“流云显然不怯场,耸了耸肩,又补充了一句:“何况,至今为止何人冲破修玄四重境,得道成为仙神?如果有,请问师叔你见过么?显然,这不过是一个传说。”

    èµ¤çœ‰é¡¿æ—¶æƒŠæ€’,却又一句话也回不出来。

    èŽ«è¯´æˆä¸ºä»™ç¥žï¼Œä¿®çŽ„境数百万年,也未曾见过一人冲破神通法境第九重。

    å››é‡Žä¸€é˜µé™å¯‚,大风呜呜作响,少年摊了下手,装出无辜状,对着惊呆的众人莞尔一笑,“我早说了,这仅仅是我个人意见,和我的师©n没啥关系,你们就当听笑话好了。”

    â€œé€†å¾’,大逆之徒,竟然说出此番言论,你还笑的出来,来人,给我压入死囚龙耳山。”

    èµ¤çœ‰å’†å“®ç€å¤§å–Šã€‚

    é¢ è¦†é“统,于百年盛会之上口放厥词,丢尽流云宗之脸面,这是十足的大逆之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