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图霸业 VIP卷 159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书更新来自??⑤????阅读本书最新章节本书更新来自VIp卷159

    董海笑道:“老板,这些都是我们用鱼虾换来的日用品,越南的轻工业很不发达,这些日用品是越南市场所严重缺乏的.国内的许多日用品如茶杯、碗筷、热水瓶,乃至空调手机电脑等电器,都是我们贩往越南的商品种类.只需要要用六千元左右的日用品,便可换取价值上万元的越南海鲜.”

    我点头道:“这个利润相当不错了.对了,有没有没海警抓过?”

    董海道:“只被抓过一次,jiāo了两万块钱罚款就把哥几个给放出来了.主要是走sī的人太多了,而且我们这些小规模走sī的人实际上如同海警们圈养的家畜,他们需要养féi了再杀.只要小心控制着某种平衡,我们这些走sī的人实际上可以与那些海警形成一个共生关系,呵呵.”

    我笑道:“这大概就是地方保护主义作祟吧.猫抓老鼠,老鼠总是越来越多,也便可以供养更多的猫,要把你们全抓光了,那些海警靠几块钱国家工资,他们连房子都买不起,哪有现在的风光呢.”

    董海道:“我们这些hún的都是不要命的,惹急了我们都没好处.不过走sī这一行毕竟太过危险了,杀红了眼睛管他是谁,脑袋就和别在kù带上一样,有可能的话我还是想早点上岸啊.”说完,他充满希冀地看了我一眼.

    我赞许地拍了拍董海的肩膀,鼓励道:”小伙子,不错,是条汉子.过几个月我可能要在越南开个公司,到时候就让你去帮忙吧.”

    董海目光一亮,忙拱手道:“多谢老板看得起我董海,用得上小弟我的地方,小弟决不含糊.”

    说话间,来到一个里间.一张木chuáng上,两条大汉睡得死猪一样,chuáng边丢满了烟头.董海皱眉道:“这两个家伙昨晚又不知道到那里疯去了,现在还睡得跟猪一样.”

    觉得有点失礼,董海拉开了另一个房间的n,招呼我们进去:“老板,大家到这个房间来坐吧.我去把我nv朋友接过来,然后大伙再一起去酒店搓一顿.”

    å®¢éšä¸»ä¾¿ï¼Œæˆ‘点头道:“董海兄弟你去忙吧,我们在这里等你好了.”

    è‘£æµ·å‘Šäº†ä¸ªç½ªï¼ŒæŽ¨äº†æ‘©æ‰˜è½¦å‡º©n接他nv朋友去了.我们坐了没几分钟,另个房间的董海手下醒来,其中一个家伙十分警惕,他见我们几个在另一个房间坐着,猜测可能我们是董海请来的客人,便招呼另一个家伙一起过来道:“几位老板,是海子带你们过来的吗?”

    æˆ‘见这两个家伙吊儿郎当的,似乎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便随口道:“是啊,我们打算搭乘你们的货船去趟越南.”

    è¿™ä¸ªé©¬ä»”听到我们只是来搭便船的,便起了一点轻视之心,挑衅道:“我们威海号可不是那么好上的,来,哥几个过两招,探探斤两.”

    æˆ‘心道:“让这个家伙见识一下也好.对于这些刀口tiǎn血的走sī犯来说,没有武力的弱脚是他们所瞧不起的.看在董海的面子上,不给他吃太大的苦头得了.”

    æƒ³åˆ°è¿™é‡Œï¼Œæˆ‘刚要说话,这个马仔已经一拳打了过来,另外一个马仔则站好位置,随时准备支援.我一笑,微一探手,便将他的拳头接住,顺势一牵一带,这个家伙便跌在地上.一旁那个马仔见我如此了得,动了争强好胜之念,沉声道:“这位老板好身手,接招吧.”

    æˆ‘一探手,便感觉这家伙勉强算个练架家子,比刚才那个家伙顶用一些,但他这点微末之技自然还不放在我眼里,我侧身一让,顺势在他背上一推,便让他跌了个狗吃屎.

    è¿™ä¸¤ä¸ªå®¶ä¼™ä»Žåœ°ä¸Šçˆ¬äº†èµ·æ¥ï¼Œå‹‰å¼ºæ‹±æ‰‹é“:“在下董威、董承,刚才多有得罪了.”

    æˆ‘也拱手笑道:“两位客气了.”

    ç”±äºŽä¸çŸ¥é“我们什么来路,又不便多问,我也不想解释什么,一时便有点冷场.还好这时董海已经接了他nv朋友过来了,进来招呼道:“老板,几位客人,威仔、承仔,走大家一起去酒店吃个饭吧.”

    åœ¨è¿™ä¸ªé€šé£ŽçŠ¶å†µä¸å¤§å¥½çš„房间早呆得有些郁闷了,我忙带着几个手下走去董海家,在店铺©n口等他们.董海看了一眼董威、董承身上的灰尘,笑道:“你们这两个兔崽子,居然敢和老板过招,怎么样,吃了苦头吧.”

    è‘£å¨ã€è‘£æ‰¿å°´å°¬ç¬‘道:“海哥,这几个客人是什么来路啊,他们似乎都身手了得.”

    è‘£æµ·ç•¥å¾®æ”¶æ‹¾äº†ä¸€ä¸‹ï¼Œæ‹›å‘¼ä¸€å£°nv朋友可以走了后,回头对两个马仔道:“你们这两个家伙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个老板可是董匡大爷看重的人,这次他们要去越南铲平海沙帮,说来也是帮哥几个报仇雪恨的事情了.”

    è‘£å¨è®¶å¼‚道:“他们居然要去铲除海沙帮,看来来头不小啊.海沙帮虽然是个小帮派,但牵连着越南阮家,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我们牵进去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è‘£æ‰¿ç‹ ç‹ é“:“我怕个鸟麻烦海沙帮关了哥几个七八年,老子早想灭了他们了,以后我们就跟着老板干,先灭了海沙帮的孙子”

    è‘£æµ·è¾¹èµ°ä¾¿å°å£°é“:“老板他们实力强劲,我们能攀上自然好了.他说过几个月要在越南开个公司,叫我过去帮忙呢.”

    è‘£å¨ã€è‘£æ‰¿éƒ½å…´å¥‹åœ°é“:“这真是太好了.”

    è™½ç„¶ä»–们的谈话刻意压低了声音,我还是都听在耳内,见他们跟上来了,我笑道:“客随主便,董海兄弟,今晚就多叨扰了.”

    è‘£æµ·å¿™é“:“老板,您真是太客气了.这位是我nv朋友李兰,这两个家伙是我兄弟董威、董承,以后还请老板多多关照.”

    è‘£æµ·è¯´å®Œï¼ŒæŽå…°å¯¹æˆ‘微微点头,董威、董承兴奋地重新见礼.我拍了拍这两个马仔,笑道:“跟着海仔好好干,以后我们会有合作的机会的.”

    è¯´è¯é—´ï¼Œè‘£æµ·å¸¦å¤§å®¶æ¥åˆ°ä¸€ä¸ªå«å—海渔村的酒楼.这个南海渔村的服务员都是些穿着…式泳装的少nv,而前来就餐的客人多半是本地的渔民和一些鱼商,这些渔民和鱼商都衣着光鲜,看来荷包里都有几个钱.

    è¦äº†ä¸ªé›…间坐下后,董海笑道:“这个酒店是一个外地老板开的,除了提供酒水饭菜,还提供客房和**服务,他们与当地的管理部©n有一定的关系,受到地方的保护.”

    æˆ‘点头道:“这样啊.酒店不做**,肯定少了一大笔利润,地方部©n为了当地的经济繁荣,也多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个地方都是这样子的.”

    é…’菜很快就流水一般上了上来,吃完一结账,居然要四百块钱.看到董海掏出厚厚一沓百元大钞随手丢了四张付账,我暗暗点头,看来就算一个小小的走sī船长,月收恐怕也在万元以上.

    åƒè¿‡æ™šé¥­åŽï¼Œè‘£æµ·å©å’è‘£æ‰¿å¸¦æˆ‘们去船上,他则带着董威回去运货.李兰在一家酒吧上班,她深深看了董海一眼道:“海仔,我上班去了,你这次出海要小心一点,早去早回.”

    è‘£æµ·ç­”应一声,带着董威回去拿货去了.

    è‘£æ‰¿å¸¦ç€æˆ‘们六人东拐西弯来到海边,一条长约八米的货船就停泊在海湾处,旁边还零零散散地停着几条渔船和货船.

    ä»Žæ¡¥æ¿ä¸Šèµ°ä¸Šè´§èˆ¹ï¼Œè‘£æ‰¿å‘我们介绍道:“这个海湾是我们这些走sī船的停靠点,同时还有一些渔船也停在这里.这种小型货船吃水约二点五吨,但由于经过了一定的改装,可以超载到四吨左右.我们这次运过去的日用品价值约三万多元,总重只有一吨不到,到下龙湾黑市以货易货后,可以换回价值五万多元的鱼虾,总重约…八吨.”

    æˆ‘颔首道:“看来这种黑市jiāo易还是有利可图的.对了,为何不多带点中国货过去,多余的部分可以卖成货币吧.”

    è‘£æˆè§£é‡Šé“:“一般都是算好够一船鱼虾的货带过去的,这是因为越南黑市是用人民币作为jiāo易货币的,我们把货物卖chéng人民币远不如换成等价货物划算,带过去的货物太多了换来的货物我们装不下就不好处理了,所以才会算好大致等价于一船鱼虾的中国货物带过去.”

    æ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的,有道理.”

    ä¸‹é¾™å¸‚是越南第一大城市、着名国际港口贸易城市,同时也是越南十二个行省之一广宁省的省会城市.下龙市原名鸿基市,随着越南经济改革的实施,以前的老城区越来越难以适用国际贸易的需要,于是在原城区东面的下龙县建立一个占地极广的新城区.

    éšç€æ–°åŸŽåŒºçš„兴起,老城区的许多政fǔ机构和企业单位先后搬迁,但老城区却并没有就此萧条没落下去,反而向着畸形发展的方向蓬勃兴起一些产业.新城区现在划分为南区和北区,老城区则设置为鸿基县.南区集中了越南各大企业的总部或主要分部,以及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工商企业.北区是政fǔ机构、大学校园、科研单位集中的地方.

    é¸¿åŸºåŽ¿åŸŽåŒºç”±äºŽå­˜åœ¨è®¸å¤šå¹´ä»£ä¹…远的街道和建筑,所以道路曲折、jiāo通容易堵塞,随着城市中心的转移地价也逐渐下降,于是这里逐渐成了**、赌博、走sī三大灰sè产业的老巢,在这方圆几十公里的土地上,龙蛇hún杂,泥沙具下,每天都有恶xìng打架斗殴乃至帮派恶战上演.巨额的税收、húnluàn的治安、暧昧复杂的地下势力错综复杂,负责这一带的人局长及其手下的得力干将,每年都要换一拨,有的是被黑帮在光天化日之下当街砍杀,有的是莫名其妙地暴死家中,甚至还出现过大批装备制式枪械的黑帮团伙攻打一个片区警署的恶**件,迫使越共当局立即用直升机调派了三百名安南队员予以强制镇压.

    ä¹Ÿå°±æ˜¯ä»Žè¿™æ¬¡æ¶åŠ£äº‹ä»¶å‘生以后,越共当局紧急发布了一项严禁非法持枪的法令,凡非法持枪者,准许任何警员或军人予以当场击毙.国家对非法持枪的严厉打击,极大影响了地下势力的生存法则.在这种特定的时代背景下,越南十二个古老家族凭借家传武学,迅速瓜分了全国的地下势力,其中阮、李、陈、黎四大家族为其翘楚,我们这次要对付的海沙帮,就依附于越南第一家阮家下属的一个分家.

    â€œå¨æµ·å·â€åˆšä¸€æŠ›é”šï¼Œä¾¿æœ‰å‡ ä¸ªè¶Šå—商人走过来用汉语搭讪:“老板,你们的货我们要,换货换钱都可以.”

    è‘£æµ·ä¸è€çƒ¦åœ°ä¸€æ‘†æ‰‹ï¼šâ€œæ²¡ä½ ä»¬çš„事,我们的货有人要了.”说完,自顾自拿出手机换了张卡,拨了个号码:“梅姐,我是海仔啊,我运了批货来了.嗯,好的,我在丁家村等.”

    æŒ‚了电话,董海向我笑道:“这些到处找人要货的越南商人一般都从属于某个帮会,他们欺生怕熟、欺软怕硬,我以前就吃过他们的亏.这段时间我都把货换给梅家,这个梅家虽然不是十二使君之一,但也算个中等家族,我们这艘威海号算起来也是梅家的附属sī船吧.”

    æˆ‘点头道:“海兄弟能在走sī这一行如鱼得水,肯定有着许多地道的经验吧,有空可要好好找你学学.”

    è‘£æµ·è‡ªç„¶è°¦è™šé“:“老板你这是损我啊,我这样的小húnhún完全是在烂泥里爬,那里有什么经验呢.”

    è¯´è¯é—´ï¼Œå‡ æ¡jÄ«ng装的汉子从远处走了过来,董海远远看到他们来了,忙跑过去散了几只三五,给他们一一点着着,然后对一个脸上有道刀疤的汉子道:“刀哥,这次我运来的是些电风扇和防暑降温yào,看公司里能收下吗?”

    åˆ€å“¥å¤§åˆºåˆºåœ°é“:“你这小子倒聪明,天热了就运电风扇和降温yào过来,难怪连梅姐都夸你小子上道.小三,去船上看看货,要是没问题的话就叫赵老实把鱼船开过来.”

    ä¸€åçŒ¥ççš„汉子答应一声,一猫腰倒威海号上开箱验货去了.

    ç”±äºŽæ˜¯è€ä¼™è®¡äº†ï¼Œå°ä¸‰åªç•¥å¾®çœ‹äº†ä¸¤åŽ¢å°±è·³ä¸‹èˆ¹æ¥ï¼Œå›žç¦€é“:“刀哥,货没问题.”

    åˆ€å“¥æ²‰yín了一下,对董海道:“赵老实的渔船可能不够足额的,要不你再带点干货过去吧.”

    è‘£æµ·ä¸€æ„£ï¼Œå¿™é“:“没事,不用麻烦刀哥了,少点就少点吧.”

    åˆ€å“¥æ»¡æ„åœ°ç‚¹äº†ç‚¹å¤´ï¼Œé‡é‡æ‹äº†æ‹è‘£æµ·çš„肩膀.看到不远处东张西望的我和朱雀等人,他有点不满地道:“海仔,这几个是什么人,怎么以前没见过?”

    è‘£æµ·çŠ¹è±«äº†ä¸€ä¸‹ï¼Œè€ƒè™‘到很难瞒过去,只得道:“这几个兄弟是家族的人,他们搭我船过来的,听说要去端掉海沙帮的.”

    åˆ€å“¥çš±çœ‰é“:“虽然阮家和我们没什么来往,但既然碰上了,我倒要先伸量一下这几哥客人,要是够分量的话我还得报告给梅姐拿主意.”

    è‘£æµ·é¡¿æ—¶æ„Ÿåˆ°å·¦å³ä¸æ˜¯äººï¼Œå¿™é“:“刀哥,这几个客人大有来头,我得过去招呼一声,可以吧.”

    åˆ€å“¥æ‘†æ‰‹é“:“嗯,就说哥几个想和他们玩两手.”

    è‘£æµ·åŒ†å¿™è¿‡æ¥å¯¹æˆ‘道:“老板,实在不好意思,这位刀疤老六是梅家的一个小头目,他想和你们几位老板过两招.”

    æˆ‘知道董海夹在中间难做,摆手道:“没事,我会点到为止的.”说完,也不废话,来到刀疤老六跟前拱手道:“在下枝敏,请多多指教.”

    åˆ€ç–¤è€å…­ä¹Ÿæ‹±æ‰‹é“:“在下梅山,得罪了”

    åˆ€ç–¤è€å…­çš„几个手下呈圆弧站在西边,朱雀等人则站在东边,双方毕竟是比斗xìng质,所以气氛还算和气.刀疤老六不耐久等,飞快地纵起身形,利用他擅长的轻功配合着tuǐ法向我发动了凌厉的攻势.像他这样的武功虽然比董海他们要高一两个档次,但还难入我法眼,只是不方便太快出手免得他太过难堪,因为我还得顾及董海的面子,这个梅家可是董海的东家,能不得罪那是最好的.

    åˆ€ç–¤è€å…­å›´ç€æˆ‘折腾了十来分钟,见奈何我不得,只得收手道:“老板真是好身手,是在下多有失礼了.”说完,招呼一声他的手下竟是匆匆离去了.我运起耳力,隐约可以听到他对其手下道:“这个枝敏的功力十分了得,既然他们要对付的海沙帮与我们梅家没什么关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管了,梅姐那里我会去说一声的.”

    è‘£æµ·æ˜¯ä¸ªèªæ˜Žäººï¼Œä»–看到刀疤老六匆匆离去,便知道梅家应该不会chā手了,于是对我道:“老板,这江湖上是强者为尊,刚才您展现了莫测高深的武力,我相信梅家是不会再干涉我们对付海沙帮的事情了.”

    æˆ‘沉yín道:“看来越南的黑帮势力很复杂啊.海仔,以你现在的身手还是不要牵涉进来,等会把我们带到地头你就马上驾船回航吧.”

    è‘£æµ·ä¸æ„¿å¦‚此没义气,向我解释道:“梅家我不是怕他们,只是按规矩我不便欺瞒他们,我们兄弟三个决不是怕死之徒.海沙帮与我们兄弟有仇,端掉这帮定要算上我们.”

    æˆ‘摆手道:“黑帮火并十分残酷,你们兄弟三人现在武艺低微,去了也只会白白丧命,放心吧过些天我会传授你们一些武学,到时候有得你们效命的机会.”

    è‘£æµ·å¬æˆ‘如此说,不由喜出望外道:“多谢先生愿将我们几个鲁钝之人列入©n墙.”

    ç•™ä¸‹è‘£å¨å’Œè‘£æ‰¿åœ¨èˆ¹ä¸Šä¸Žæ¢…家换货后,董海头戴一顶绿sè的太阳帽,身穿黑sè衬衣、黑sè长kù,带着黑sè的手套和一副太阳镜走下了桥板,我和朱雀等人也是同样的打扮.

    è‘£æµ·å‘我解释道:“越南人喜欢戴绿sè的帽子,认为会带来富贵和好运,而黑sè的服饰可以让人忽略人的体貌特征.”

    ä¸ƒå¼¯å…«æ‹ï¼Œå¤§çº¦æ­¥è¡Œäº†ä¸¤ä¸‰é‡Œï¼Œæ¥åˆ°äº†ä¸€å¤„海滨的厂区.这里有几家破旧的工厂,不断排放着浓烟和污水,海沙帮的捕捞公司也设在这里.

    åœ¨æˆ‘表示会将他们兄弟几个列入©n墙后,董海对我的称呼固定为先生了,他对我道:“先生,这一带的地盘是阮家七溪分家的,他们的产业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落后工业或者非法捕捞之类的,不过听说最近从菲律宾回来个家族成员,已经开始着手改革家族的产业.”

    æˆ‘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处砖瓦围墙,破败的断墙下是一大片污水,七八条破船零零落落地靠在围墙内的岸边,估ç€å¯èƒ½è¿™ä¸ªç ´åœ°æ–¹å°±æ˜¯è‘£æµ·ä»–们曾经被关押的非法捕捞公司了,便询问道:“就是那几条破船所在的围墙里面?”

    è‘£æµ·é‡é‡ç‚¹å¤´é“:“是这里没错.这个公司都是半夜出海捕捞,中午回航睡觉,再过五六哥小时那些船工便会在海沙帮众的压制下回航了.”

    æˆ‘点头:“海仔,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了,你这就回去返航吧.”

    è‘£æµ·å¾…要坚持留下来效命,我坚决地微微摇头.董海无奈,只得拱手道:“先生,在下先告辞了.”

    æˆ‘目送董海远去,这才招呼朱雀等人饶到捕捞公司前©n.厚重的铁©n后,一只半人高的大狼狗被一根铁链锁着脖子挂在©n卫室的窗户上,看到我们几个来到铁©n前,立即凶恶地狂叫起来.一名虎背熊腰的大汉不满地走出©n卫室,粗暴地嚷道:“你们几个那里的,赶紧离开这里.”

    æˆ‘不愿与他废话,抓住铁©n上的大锁一拧,大锁立即断落在地.然而这把大锁是从外面锁上的.里面还有两道铁栓栓住铁©n.虽然我可以破开铁©n,但不想过于惊世骇俗,便将手伸向一旁小©n内部的©n锁.那个©n卫见我的手臂神奇地伸长,很快就要拧到从里锁住的铁索,慌luàn的他匆忙拿起电棍开了高压便朝我砸来.他这样的反应速度显然太慢了,这时我已经将小©n的内锁拧断,一脚踢开小©n,©n框正好击打在这个©n卫的电bāng上,一道巨力顿时将他冲出老远.

    æˆ‘顺手将©n栓打开,将铁©n完全打开了,以便等会解救出的劳工撤离的顺畅.

    æœ±é›€å…´å¥‹åœ°æ‹”出腰间的短刀,一刀将半死不活的©n卫砍为两段,叫道:“哈哈,老子杀人了.”

    å¬åˆ°è¿™è¾¹çš„动静,十几名手持砍刀的大汉迅速冲了过来,日等人都十分残忍嗜杀,自然将他们杀得身首异处.

    æ€å®Œè¿™åå‡ ä¸ªå¤§æ‰‹åŽï¼Œè¿œå¤„立即传来一些零零碎碎的声响,看来,海沙帮的人在紧急集合武装力量了.据董海所说,海沙帮管着两个工厂和一个捕捞公司,骨干成员只有十几个,但底下有八十多号外围打手为他们卖命.这些外围打手只是身强力壮、残忍好斗,并不会什么武术,但海沙帮的骨干成员都有几把刷子,或多或少会几手武术,但都不怎么到家.

    çœ‹äº†ä¸€ä¸‹åŽ‚区地形,朱雀向我禀报:“少主,现在海沙帮奴役的船工应该都出海去了,押船的帮众估计也就十来个吧,所以海沙帮的其余八十多号人应该很快会聚集到这里来,其中包括十个左右骨干成员.”

    æˆ‘点头:“应该是这样的.我们杀进去,除了劳工,任何海沙帮众或前来助拳的打手一律格杀勿论.”

    æœ±é›€åˆé—®é“:“如果由越南警方的人介入怎么办?”

    æˆ‘指示:“如果越南警方的人站在海沙帮那边的话,一律杀无赦,反之,我们还是配合一下他们的工作吧.”

    è¯´è¯é—´ï¼Œæˆ‘们已经杀到一处楼房,里面有几个海沙帮众.看到我们杀了过来,附近的海沙帮众立即蜂拥而至,正想多杀几个的我们自然来者不拒,一一将他们斩杀.

    æ­£å½“我们杀得起劲的时候,外面的形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正好来视察工作的一名七溪阮家家族成员阮洪看到海沙帮的几十个成员如同ròu包子打狗一样有去无回,便带了几个家族打手外带三个海沙帮高手,其中包括海沙帮帮主王大海.一行人匆匆走到捕捞公司附近,阮洪想了一下,掏出手机给当地的片警警督李察打了哥电话:“李督察,海龙捕捞公司这里出了点事情.嗯,几个歹徒十分凶恶,已经杀了五十多个兄弟.嗯,多带几个弟兄过来.”

    å‡ åˆ†é’ŸåŽï¼Œé˜®æ´ªå¸¦ç€åå‡ ä¸ªé«˜æ‰‹æ¥åˆ°æ•æžå…¬å¸.杀红了眼睛的我们砍瓜切菜一样又杀了过去.阮洪一看势头不对,又惊又怒地道:“你们这帮蟊贼,大爷我可是阮家的…”可惜的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我一刀砍下了脑袋.

    è§äººæ€å¾—差不多了,我们几个走到捕捞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坐下.缩成一团的公司经理被月随手拧断了脑袋,两名妖娆的nv子吓得跪倒在地板上,颤声道:“好汉,饶命啊.”

    æˆ‘看了一下两名nv子的xiōng牌,也是捕捞公司的工作人员,一个是财务科主任,一个是办公室副主任.考虑到她们这样的文职人员罪不至死,在其上各踢了一脚道:“不想死就赶快滚.”

    æœ±é›€çŠ¹è±«äº†ä¸€ä¸‹ï¼Œè¿˜æ˜¯å¯¹æˆ‘道:“少主,今天的事情,除了我们解救的劳工,最好一个不留.”

    æˆ‘摆手道:“现在看来这事情很难善了,我们杀这么多人恐怕很难遮瞒过去.为今之计,我们还是解救一批劳工后先行回国.这越南地面犯罪见怪不怪的,过段时间我们再来也就没事了.”

    æœ±é›€ç‚¹å¤´é“:“好吧.”

    æ­£åœ¨è¿™æ—¶ï¼Œæˆ‘们刚放掉的两名nv子却又走了回来,后面还跟着十几名荷枪实弹的越南人.那个财务科主任指着我们道:“李督察,就是这帮恶贼,他们连阮洪公子都杀了.”

    æŽå¯Ÿé¢ä¸€å†·ï¼Œå‘令道:“格杀勿论.”

    é‚£äº›äººå¾—到命令,迅速搬动扳机,要将我们六人格杀当场.我大怒,一个翻滚避过子弹,顺势一脚将李察踢翻在地.那些警员临危不luàn,准确地瞄准我开枪.我抡起李察一转,这些子弹便全部没入他的体力.李察惨叫两声,就被这些子弹当场打死.与此同时,朱雀等人也已得手,迅速将这群警员分割剿杀.

    ä¸€æ¥äºŒåŽ»ï¼Œåå…«åè­¦å‘˜å·²ç»è¢«æˆ‘们全部击毙.看了看瑟瑟发抖的两名nv子,朱雀投来询问的眼神.我微微点投头,朱雀眼中掠过嗜杀的光芒,挥起砍刀将这两名nv子斩杀当场.

    æµ·é¾™æ•æžå…¬å¸å†…,看了一眼四处横luàn的尸体,朱雀对我道:“少主,我们杀了这些越南人,相信很快就会有大批的越南防暴人或武装军人到这里来弹压.这个非法公司的人大多已经被我们杀死或趁luàn逃窜.现在这里可能还关押着少数劳工,我们把他们解救出来后就暂时离开这里吧.”

    æˆ‘一愣:“出海的劳工还没回来,我们不解救他们了吗?”

    æœ±é›€è§£é‡Šé“:“我们先出去要紧,明天我们再来看看形式好了.”

    æˆ‘沉yín道:“大家马上找几件劳工的服装换上,找几双帆布手套带上,立即改办成劳工搜索这个厂区,发现劳工立即解救出来,如果是海沙帮的人格杀勿论.”

    ä¼—人答应一声,跑到海龙公司的仓库里找了几道工作服换上,又找到一扎帆布手套带上,然后将换下的衣物和手套装到一个背包里,这才对厂区展开了搜索.

    çœ‹åˆ°ä¸€å¤„地方©n户森严,我们起了疑心,便扭开铁©n冲了进去,发现这里居然有一个地下关押室.看守的帮众早已不知去向,两个遍体鳞伤的汉子和一名衣衫不整的少nv分别被关在两个囚室里.看到我们走了进来,一名负伤汉子惊喜地扑到铁栅栏上用汉语道:“几位英雄,救救我们.”

    æˆ‘答应一声,吩咐朱雀他们去救这两个被困劳工,自己则扭开右侧的铁©n,检视了一下被困的少nv.她大约才十六七岁,上衣曾经被撕破过,勉强用根布带扎住xiōng脯.颈项、腰背上到处是青淤紫红的伤痕,甚至还有一些齿印.下身只有一条短裙,我掀开裙子一开,*内外一片狼藉,血迹和伤痕被luàn七八糟的粘液侵湿,裙摆上有着多处被粘液和灰尘污染的污渍.

    å¥¹çœ‹æ¥ç»å—了过多男人的,身心受到多次的摧残,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恐怕最多只能存活一两个月就会一命呜呼.越南警方马上就会来到这里,为了不节外生枝,我们必须先行离开这里.我背起昏­ä¸é†’的被困少nv,招呼朱雀等人道:“背上被困的劳工兄弟,立即从水路离开这里.”

    ä¸€ååŠ³å·¥é“:“厨房有两个劳工,他们有一定的人身自由,对我们这些被关起来的人曾经关照一二,几位英雄能否去把他们也解救出来?”

    æˆ‘立即道:“可以.人马上就要来了,我们必须走为上计,快带我们去.”

    ä¼åœ¨æ—¥èƒŒä¸Šçš„那名劳工道:“厨房就在北面的那片树林里.海沙帮的人不是被杀就是逃跑,那些厨工要是没跑的话应该还在那儿.”

    è¯´è¯é—´ï¼Œæˆ‘们已经施展轻功飞速赶到厨房.一名六十多岁的老人看了我们一眼,惊喜地迎上来道:“几位英雄,你们是来解救我们的?”

    æ—¥èƒŒä¸Šçš„劳工翻下地道:“耿老伯,叫大家赶紧出来,英雄要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è€¿è€ä¼¯å¿™é“:“陈三这小子已经跑了,现在这里就我和古老头两个人.本来有两个海沙帮的人看住我们,现在他们可能跑了.”

    æˆ‘凭着超凡的耳力已经听到远处有急促的脚步声迅速靠近,忙道:“条子马上来了,月,霜,你们背起两个老伯,我们马上上船走人.”

    ä¸¤ä¸ªè€å¤´å¾…要再说什么,我们已经背起他们匆匆上路.冲到不远处的几条破船旁,我发现有艘快艇停靠着.大批越南人正好赶到,他们迅速对海龙公司展开搜索.我将背上的少nv丢给朱雀,匆忙跳上驾驶座位发动了快艇.两名越南人见状奔了过来,大喊道:“停船停船你们必须马上接受调查”

    è§æˆ‘们不予理睬,这两名越警老羞成怒,拔出手枪对我们展开了shè击.我不敢怠慢,一个加速,总算脱离了越警的shè程.

    æœ±é›€å¯¹æˆ‘道:“少主,现在有了越南警方的介入,海龙公司的被困劳工相信会被合理安置的.我们杀了那么多人,不适宜再卷入这场纠葛,为今之计,我们尽快回国是上策.”

    æˆ‘一想是这个道理,便道:“现在我们解救了五名被困劳工,已经达到了我们最初的目的.我们统一一下口径,就说我们都是海龙公司的被困中国劳工,由于该非法公司被黑帮袭击,我们趁luàn逃离归国.”

    è¯¢é—®äº†ä¸€ä¸‹è§£æ•‘出来的劳工,得知起先被关押在囚室的两名负伤汉子一个叫彭越,另一个叫张南,而被我们解救的那名少nv则只知道她叫huā妹子,具体的姓名要等她醒来再问她.两名老人一个叫耿直,一个叫古曲,他们都是广西人.除了两个老人是被海龙公司“雇佣”来的厨工,其他三人都是受骗而来的劳工.

    å‡­ç€è®°å¿†æˆ‘将快艇开到威海号停靠的丁家村,我发现威海号居然还没有走.我忙将快艇靠了上去,招呼大家将劳工们背上威海号.正在对货物做最好整理的董威看到我们回来了,忙招呼董海和董承出来帮忙.

    ä¸€è¡Œäººè¿›åˆ°èˆ¹èˆ±ï¼Œè‘£æµ·åŽ‹ä½Žå£°éŸ³é“:“听说海沙帮这次这了六十多人,连七溪阮家的高手也有去无回,你们这次的动静搞得可能大了点.”

    æˆ‘点点头道:“海仔,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我不是吩咐你早点返航吗?”

    è‘£æµ·é“:“我们没事.我是想在这等等你们,看你们能过来一起回去不.”

    è¯´è¯é—´ï¼Œè‘£æ‰¿å·²ç»å‘动了货船,离开了丁家村.

    çœ‹åˆ°è¿‘海有许多警船在巡逻,董海不以为然道:“先生,现在刚发生那么大的事件,这些海警估计会检查每条过往船只,等会你们小心应付一下.”

    æˆ‘笑道:“正面与我们冲突的海沙帮众或条子都已经被我们做到了,认识我们的也就少数几个海沙帮的漏网之鱼,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è‘£æµ·æƒ³äº†ä¸€ä¸‹é“:“大家抓紧把衣服换一下,这些劳工服装统统扔到海里去.至于这位姑娘,得马上救治一下安顿好,她是最难伪装的.不过警方应该不会考虑到她的,在警方的想法里,作案的应该是些黑帮势力,解救劳工这种事情是他们所难以理解的.”

    æˆ‘点头同意.大家换好衣服后,我吩咐月霜二nv:“你们二人去救治一下那位姑娘,并帮她清洗一下伤口,换上干净衣服.”

    æˆ‘笑道:“这大概就是地方保护主义作祟吧.猫抓老鼠,老鼠总是越来越多,也便可以供养更多的猫,要把你们全抓光了,那些海警靠几块钱国家工资,他们连房子都买不起,哪有现在的风光呢.”

    è‘£æµ·é“:“我们这些hún的都是不要命的,惹急了我们都没好处.不过走sī这一行毕竟太过危险了,杀红了眼睛管他是谁,脑袋就和别在kù带上一样,有可能的话我还是想早点上岸啊.”说完,他充满希冀地看了我一眼.

    æˆ‘赞许地拍了拍董海的肩膀,鼓励道:”小伙子,不错,是条汉子.过几个月我可能要在越南开个公司,到时候就让你去帮忙吧.”

    è‘£æµ·ç›®å…‰ä¸€äº®ï¼Œå¿™æ‹±æ‰‹é“:“多谢老板看得起我董海,用得上小弟我的地方,小弟决不含糊.”

    è¯´è¯é—´ï¼Œæ¥åˆ°ä¸€ä¸ªé‡Œé—´.一张木chuáng上,两条大汉睡得死猪一样,chuáng边丢满了烟头.董海皱眉道:“这两个家伙昨晚又不知道到那里疯去了,现在还睡得跟猪一样.”

    è§‰å¾—有点失礼,董海拉开了另一个房间的©n,招呼我们进去:“老板,大家到这个房间来坐吧.我去把我nv朋友接过来,然后大伙再一起去酒店搓一顿.”

    å®¢éšä¸»ä¾¿ï¼Œæˆ‘点头道:“董海兄弟你去忙吧,我们在这里等你好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