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决 第七十七章 快马加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刀八离开忘情殿后并没有赶回住处休息,而是喊来孔翔羽,单三娘,一同来到了秋心与石威虎二人的住处。

    “咚咚”敲门之声响起,秋心才停下运功,石威虎不知何时回到房中,闻声便推开门看见刀八三人,可是石威虎并不吃惊,道,“怎么样,刀哥,定下来了吗?”

    刀八并没有回答,等到所有人进到屋中,关上房门,才缓缓开口道,“依照幻月大师的意思,我们明日一早就离开,放弃原有计划,直接横穿卓州,无需绕路。”

    孔翔羽三人闻言都低头沉思,看来都知道原有计划是什么,只有秋心一人蒙在鼓里,不过秋心也没有在意这些,行镖路径,越保密才越安全,自己不是双九镖局的镖头,不知道行镖路径也在情理之中。

    况且秋心关心的是其他事情,于是开口道,“刀镖头,不知昨日遇见的灰衣人,幻月大师可说了怎样解决?”

    铺天盖地的鬼眼蚕群给秋心留下深刻的印象,若不言明,总觉得不放心。

    “关于那灰衣人,幻月大师说不必在意,只要我们快马加鞭,不要在路上过多停留,那灰衣人也摸不透我们的行踪,而且上次是趁我们不注意才轻易地包围了我们,现在有了防备又另当别论。”刀八深深地看了一眼秋心,又如此说道。

    虽然刀八此语十分有说服力,可是那也只是他自己猜测,秋心想了想说道,“在下并非是要食言,不过还要再次澄清,在下并非双九镖局的镖头,而且来时也与苏镖头说好,如果再遇到如此危险的事情,在下转头就走。”

    想必秋心所提的三个条件,苏恪都说给刀八听了,如今再次提起,也无可厚非,秋心着实也犯不着为一件东西而搭上性命,就算石威虎救了自己一次,那也是灰衣人造成的。

    刀八倒是没有犹豫,道,“秋兄弟所言极是,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秋兄弟自可离开,押镖成功与否,也只是我双九镖局的事情,不过如果有什么需要秋兄弟帮忙的地方,还请不要推辞。”

    秋心觉得刀八此语,似乎话中有话的样子,不过也点点头,答应下来。

    这时,石威虎数次欲言又止,最后开口道,“刀哥,不知今日之事,最后怎么解决了?”

    孔翔羽闻言端起茶壶喝了一口,笑意盈盈地看着石威虎,单三娘却直接冷哼一声,转过头去,看来二人也对石威虎所说十分了解,想不到现在还惦记着这档子事。

    刀八抬头瞪了一眼石威虎,道,“石老弟,你是越来越大胆了,莫不是忘了总镖头来时的交代,切不可惹是生非,不过今日是在这盈波山中,幻月大师也不会指责你什么,若是到了别处,再发生这样的事,休怪我将此事禀报总镖头。”

    刀八脸上伤痕配上凌厉眼神,看来有些可怕,可是石威虎闻言却笑了起来,“我就说,刀哥最好,哈哈……”说着还拍了一下刀八的肩膀。

    尔后刀八接着说道,“既然没有什么事了,那么我们就定在卯时出发,诸位先去休息。”说完就带着单三娘,孔翔羽二人推门而出,十分果决。

    ………

    刀八走后,房中沉默了好一会,石威虎才坐下来,说道,“秋兄弟,我喜欢幻月派的女弟子。”这次没有喝醉酒,石威虎也这般直白地开口。

    这句话将秋心的思绪拉回,道,“啊,我知道啊,而且现在我也知道,你喜欢偷看这些幻月派的女弟子洗澡,还如此厚颜,还差点害人家女弟子上了绝情台。”

    石威虎摸着脸上的指痕,“我是说,我喜欢今日打我的那名女弟子,是叫文晴对吧。”

    秋心真是无法理解石威虎此人,也坐在窗边,道,“我说石大哥,你看你今日把人家逼成那个样子,还喜欢人家,下次见面人家不提着剑砍了你就算不错了。”

    “秋兄弟,话不能这么说,虽说今日哥哥我偷看不成反被打,可是谁又说得准以后的事呢,我大哥早就想让我讨个娘子,我觉得文晴姑娘就不错。”

    秋心差点没跌倒在地,又看看石威虎一脸憧憬的样子,又不忍打击他,随即附和道,“石大哥说得对,像你这样天纵英姿的人,这些女弟子喜欢都来不及,又怎会恨你?”

    “呼!”“呼!”秋心说完半晌都不见回答,只听见这如雷的呼噜声,石威虎却已经睡着了,让秋心一阵哑然,不知该说他什么才好。

    于是秋心也吹灭屋中蜡烛,躺到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如坐针毡。

    ………

    卯时刚过,不知是盛夏的原因,还是泪河的原因,天色已经很亮了,秋心石威虎二人来到坡下一处空地,刀八三人却已经等在那里,还拉着五匹马。

    见到秋心二人,刀八也不多言,将手中缰绳交给秋心二人,五人上马,挥鞭而去。

    由于整个盈波山脉十分狭长,而且五人并没有横跨山脉,而是沿着泪河一路向北,准备走到盈波山脉的尽头,绕过月城,再一路向东,向着卓州疾驰而去。

    ………

    这时,在泰山隐灵殿,隐灵子与艮庾相对而坐。

    隐灵子说道,“师弟,前些日子收到幻月大师的飞鸽传书,说是在南荒找到了我隐宗遗失的至宝,隐灵盘,如今托双九镖局送来。”

    艮庾闻言眉头一皱,有些不相信地说道,“师兄,此事是否可信?毕竟隐灵盘已经遗失多年,如今突然找到,有些蹊跷。”

    “师弟所言极是,这也是为兄这些天所担忧的,隐灵盘自上代掌门就已经遗失,而且多年来一直在各地寻找,想不到竟然在南荒找到。而且,隐灵盘并非是找到的,而是有人直接送到幻城幻月派驻点,并且附上书信,更让人觉得奇怪。”

    “师兄将师弟喊来,可是要我去南荒一探究竟?”

    “如今再去追根溯源也没有意义,因为事出突然,只能请师弟去卓州一趟,一来是接押镖队伍,而来是要通过暗黑之森,没有《隐灵诀》也太危险了。”

    艮庾脸色一变,说道,“师兄,双九镖局怎会如此鲁莽,苏恪难道不知道暗黑之森的危险吗?只要绕路而行,岂不是更加安全?”

    隐灵子古井不波的脸上突然带起淡淡笑意,“能将双九镖局经营到今天的地步,苏恪自然不是傻子,他也清楚暗黑之森的凶险,不过按照他的性格,恐怕会强闯暗黑之森。”

    艮庾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一边,略微思索一番,脸色数变,尔后眼神一亮,道,“师兄的意思是,苏恪觉得此事事关重大,反而会破釜沉舟,行此险招?”

    “八成可能。”

    艮庾长出一口气,道,“苏恪此人真不简单,既然如此,我这就出发。”

    “师弟,不急,为兄收到苏恪传书,算算日子,也是昨日出发,现在可能才到霰州,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到卓州。”

    艮庾轻声“嗯”了一声,殿内又是久久的沉默。

    ………

    没有了马车拖累,秋心五人速度快上许多,两个时辰就到达了盈波山尽头,而整条累泪河也越来越窄,而水流也越来越急,在太阳下看去,就像一条金色的绸带,一直向着南方绵延。

    翻滚的河水带起隆隆之声,秋心在马上大声问道,“石大哥,你知道这泪河的源头吗?”

    “这个我倒是真的不知道,听说在极北之地。”石威虎平日里宏大的声音与这水声比起来小了很多,坐在马上却比平时威武了许多。

    听见石威虎不知道源头,孔翔羽却驱马而上,夹在二人中间,道,“秋心兄弟,这泪河的源头正在三绝沙漠的边上,虽说三绝沙漠寸草不生,终年不雨,可是泪河却从地底喷涌而出,汇聚成河。倒也称得上一大奇迹。”

    秋心确实再次长了见识,青桑山积雪终年不化,却有成荫树木,须弥山满山遍野金色菩提树,都让他感觉造物者之伟大,现今又加上一条泪河。

    这时孔翔羽又开口道,“一见泪河八百里,不过三绝永不息。说的是泪河之宏大,也只有比其更加辽阔干涸的三绝沙漠才能使其熄灭,而泪河却一直向南流去,一直汇入南海,这也恐怕是三绝沙漠缺水的原因。”

    秋心闻言点头,一旁的石威虎也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称奇,不禁让秋心怀疑,石威虎这家伙到底是不是本地人,来往穿梭于泪河之间,却不知道这人尽皆知的事情。

    虽说嘴中不停交谈,四人给秋心介绍了许多当地的风土人情,可是手中马鞭丝毫不满,就在当天中午,秋心一行人就来到了月城以北,而五人也没有进入的意思,以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月城,就又开始上路。

    一路向东,五匹快马一路上从未停下来休息,一路激起满天沙尘,向着身后的太阳飘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