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决 第四十三章 杀人灭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穿过瘴气浓郁的沼泽,聂恒一行人终于看到石山轮廓,近在眼前,他便遣散了一众手下,准备一个人进入石窟,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段话语。

    “杀掉了吗?”聂恒转身看去,正是灰衣道士,李道林,全身隐于黑暗之中,话语间透出阴恶气息。

    “没有,我留了他一口气,想来也活不了多长时间。”看来李道林业已知晓聂恒出去是杀秋心的,在此等待就是为了确认到底有没有杀掉他,听闻聂恒回答,李道林没有说话,反而走近聂恒身旁,直接朝着聂恒脸上一掌,道。

    “聂恒,是不是平日对你太过纵容,让你有些不知好歹,在你那些手下面前作威作福也就罢了,还在主上面前对贫道不客气。”

    “你……”聂恒虽然脸上受了一掌,但却没有像在石室内那样对着李道林大喊,反而眼中有些畏惧看着李道林,心中又有几分怨毒。

    此时又听李道林说道,“聂恒,倒是贫道要提醒你莫要忘了尊卑,你只是一个奴才而已,如今你再次抗命,不杀此人,这个月的东西便没有了。”说完,便从怀中掏出一黑色布袋,将其扔进了沼泽内。

    聂恒见此脸色大变,急忙跪下,道,“请道长恕罪,我并非有意要留他活口,只是我那群手下里有主上亲信,我若是杀了他,主上知道了,定会杀了我的。”

    李道林冷哼一声,道,“主上那边自有我担着,你怕什么?你现在立即带人去,若提不回此人头颅,便提着自己的头颅回来吧。”

    聂恒闻言道,“我这就去,不过那东西…”

    “如果此事办成,姑且饶你一次。”李道林边说,边走向了黑暗深处,大山之中。

    等到李道林走后,聂恒才站起身来,挥手打断了旁边灌木,尔后一人转身,向着来路走去。

    而此时秋心已经半死不活,躺在官道大槐树下,只留有微弱的气息,只怕那聂恒再次前来,秋心就要一命呜呼。

    “爹爹,快停车,那里好像有一个人。”黑暗的夜空中,一道清脆女声想起,借着马车前明亮的火光,带走了奄奄一息的秋心。

    半个时辰之后,等到聂恒再来此地,只剩下空空荡荡被踩乱的草丛,以及残留的淡淡血腥气息,秋心早已不知去向。

    为了防止秋心已经醒来爬向别处,聂恒焦急地在四周寻找,均无所获,只得仰天大吼一声,跪在地上,接着多次举起手中的刀欲要自杀,都停了下来,然后像失了魂魄一般,单手捂着左肩,踉跄地走向沼泽方向。

    清夜孤身半心沉,满地春风欲杀人。

    ………

    而在几千里之外没有了秋心与小白,少了欢乐的青桑山上,谷藏锋一人负手站在山巅断崖之上,冷风吹动须发,沧桑的脸上满是悲伤神情,手中兀自握着香袋,望着东方大地,独守着青桑孤寂。

    耀州,京墨一人背着书篓行走在灯火通明街道之上,不时出言调戏繁华春楼上的妖艳歌姬,笑意盈盈,心想,若是秋公子在此,恐怕又要说道自己了。

    青州洛城,今日算命摊前无一人算命,突然天空有流星划过,算命道士见此,拿出龟片,落成一卦,面色肃然,不知此卦何解,呆了半晌,早早收起算命摊,离开此地。

    ………

    而在泰山苦林峰上,众人一夜未眠,等着天明之时,尽快结束兽园之行,而这时正是野兽觅食的好时机。

    没有任何征兆,突然一阵冷风吹灭的空地中央的火堆,接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四处响起,而在众人身后守着的隐宗弟子猛然惊醒,发出哨音,一时间所有人都站起来,警觉而又迷惑的看向四周。

    接着五名隐宗弟子从树上跳到空地中央,同声说道,“快走!”接着将参加大试的弟子围在中央,接着就要向树丛中走去,听得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绝于耳,于是猥琐男子秦三小说道。

    “众位师兄,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站在他身旁的紫衣弟子刚要转头示意他噤声,突然传来一声大叫。

    却是凌芷瑜捂着嘴,惊恐地指着空地一边,众人循着方向看去,借着月光,只见满地都是色璨斑斓的蛇,吐着猩红的蛇信,而围在一旁的隐宗弟子喉结微动,就要向着另一侧慢慢移去。

    这时寒光乍现,刀影已起,只见宗瑞快速举起手中的刀,挥刀而下,将树上探出的毒蛇砍作两半,落在地上,众隐宗弟子见状,大声说道,“谁让你动手的?”宗瑞不明所以,还有些生气,接着又听一名弟子说道,“这种蛇睚眦必报,现在你杀它一条,等会就会被万蛇上身。”

    宗瑞闻言脸色一白,将手中的刀又握紧,众人组成的包围之势向着另一边移去,可是没走多远,前方又出现了同样密密麻麻的蛇群,而且,周边树木之上,缠绕着不知几何的蛇,隐宗弟子见状纷纷变色。

    就在此时,其中一名弟子说道,“钱宇师弟,你先突围出去,将此地情况报告给宗主,我们先在此地抵挡。”话音落罢,一名蓝衣弟子应声飞起,手中持刀,刀影绰绰,远胜于宗瑞,将身旁树干上的毒蛇劈做数半,尔后便单足落在树干之上。

    虽然其威势凌厉,但是也不敢在树干上稍作停留,便又起身向着另一边跳去,但是毒蛇已经占据了周围如此多的树木,根本杀之不尽,等他前脚离开,树干又被占据,而且这些毒舌身形迅敏,有好几次就要咬在钱宇身上。

    见他也无法逃离,适才发号施令的弟子也跃上树干,双手握拳,手上浮现出淡淡黑雾,竟然赤手空拳迎向蛇影,而那些缠在树上的蛇也被他拳影砸成肉泥,落在地上,不过这些蛇好像无穷无尽。

    二人在树上跳来跳去,每每想要逃向密林深处的时候,就被毒蛇迎面逼了回来,始终逃不出包围,而且整个树上都是毒蛇,看见同伴的尸体,更加刺激了它们的凶性,悍不畏死地冲向二人,不过庆幸的是,二人在与蛇争斗时都十分小心,每次都巧妙地避开舌头,而且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跳过最后一截树干,二人眼神交换,钱宇稳稳的落在那名弟子肩头,树枝一弯,接着那名弟子又向下一沉,借力将钱宇斜抛向空中,远远飞向密林深处,离开了群蛇的包围。

    此时那名弟子已是大汗淋漓,双足用力,跳回到空地上,而蛇群,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起来。

    接着那名弟子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药罐,打开之后,浓郁的雄黄气息碰涌而出,前方的毒蛇闻之,下意识地向后一退,众人一喜,而那名弟子将手中药罐一倾,均匀的洒在四周。

    尔后身体一软,坐在地上,后面的弟子见状,立马围了上来,道,“蒙奇师兄,你不要紧吧。”

    蒙奇大口喘着粗气,答道,“我没事的,只是内力不济罢了,没想到,这次会遇到彩奎蛇,不过你们千万不要踏出雄黄液边界半步。”而其身后崔落闻言有些不可置信,道,“蒙奇师兄,是不是彩奎彩奎,闻之欲榱,之中所说的彩奎毒蛇。”

    蒙奇闻此道,“正是这彩奎蛇。”无论是凌芷瑜姐妹,还是大荒公主,抑或是宗瑞还是萎缩男子秦三小,均没有听说过什么彩奎蛇,向着崔落投来询问目光,崔落解释道,“如果真是彩奎那就麻烦了,这种蛇多生于南方,北方之地几乎不可见,而且是以群居,动辄数万。所以如果杀掉其中一条蛇,便会招来整个蛇群的围攻,它们不仅会啃食血肉,连骨头都不会放过。

    众人越听越心惊,但是没有打断他,任由他说下去,崔落一边目光扫向四周,一边说道,“这种蛇昼伏夜出,巨毒无比,而且最为可怕的不是这些,而是彩奎王。这些蛇围着我们,而不进攻,恐怕正是在等彩奎王,而地上洒下雄黄粉,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如果等到彩奎王来了,这些毒蛇只怕会一拥而上,凭靠我们这些人,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了的。”

    凌芷芩凌芷瑜还有龙寒韵本就是女子,没有见过如此多的冷血之物,如今听了崔落的解释,更加害怕,龙寒韵还算镇定,但是脸色苍白,而凌芷瑜二女已是瑟瑟发抖,连地上的蛇看也不敢多看。

    反观宗瑞,见到群蛇不敢上前,自己也无法离开,于是干脆坐了下来,冷眼看着地上毒蛇,倒是比在场的几名老弟子还要镇静,将手中的刀插在地上。”

    众人就在这漫长的煎熬中等待,一时一刻都十分漫长,等着钱宇引人来救。

    一炷香的功夫过后,原本在地上坐着的蒙奇突然站起身来,对着众人说道,“准备出手。”

    而在不远处,群蛇让开一条通道,一条巨大的七彩巨蛇扭动着身躯向着众人滑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