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决 第四十章 门派之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田卅语气突变,带着冷笑,反口言道,“道长好口才,若是今日仅凭一把断剑,就要教此事归咎于我天山,我田卅无话可说。

    但是莫要忘了,今日之事,只是构陷之举,我天山上千弟子不服,说将出去,天下之人尽皆不服,纵使密宗贵为上宗,也休教我天山束手就擒!”

    噌一声清冽的出剑声音,田卅手中宝剑业已出鞘,斜在身侧,登时间,被田卅话语勾起据抗之心的天山弟子气势大盛,才压过了百人密宗弟子的咄咄逼人气势。

    道先依旧冷笑,一手拿着断剑,好似静静等着田卅说完,没有打断的意思,他心里也清楚。

    田卅此刻的言语将此中矛盾推至巅峰,本来天山弟子就对此事不甚清楚,他索性就利用这一点,语中尽是密宗欺凌他们之意。

    而道先也颇有强词夺理之味,这时田卅只能破釜沉舟,依靠天山弟子同仇敌忾的气势逼退慧冲,否则等到此事逐渐明了,待道先和盘托出之时,他就真正失去反抗的机会了。

    所以他在赌,赌密宗会不会因此事而挑起门派之争。

    道先把玩断剑,直直等到田卅把话说完,在这紧张的气氛中,咣当一声将七扔在地上,毫不在意地说道,“一把断剑而已,老道也不知道它属于何人,来自何处,也许是土匪之物也说不定。”

    道先含糊之语,并不与田卅正面交锋,十分聪明地反将田卅一军,这样的否认,让众人疑心更重。

    田卅听闻道先之语,看着他抛弃了此刻最大的倚仗,心中不安,道先给他的感觉深沉似海,他不以断剑逼问,肯定还有杀招。

    但是田卅却不敢等,剑指道先,“既然与此事毫无关系,道长将其提出来,可不是戏弄我等,真当我天山是任人玩弄戏耍之处么?”

    说完他便看着道先手缓缓伸向怀中,他目光似乎穿透了田卅的胸膛,让田卅后颈发冷,再不敢等,高声说道,“天山弟子听令!”

    “弟子在!”

    “今有贼人造杀孽,上宗不论真假,不分黑白,妄图将此事推到天山名上,故此群起而抗,自证清白!”

    齐声拔剑的声音鹊起,天山弟子一致对外的气势达到了极致,只等到田卅一声令下,就算对面之人乃是密宗,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田卅此刻一派掌门的威风尽显无疑,场中陡然起风,吹动着道先的胡须,他终于将手从怀中伸了出来,而田卅手中举着的剑,也在此刻落了下去。

    站在废墟之前的天山弟子一往无前,朝着密宗弟子围了过来,而密宗弟子不甘示弱,整齐无比的动作,哗哗堵作一道人墙。

    道先高举着手,手中拿着白色物件,正是一枚纯白的玉佩玉佩之上纹有八卦图案,在那图案旁边,存在一个微不可见的小字,覃!

    “抵御外敌,纵死无憾!”

    冲在最前的天山弟子胸中怒火已经鼎沸,剑招盈起,没有管顾道先这样细微的动作,直挺挺的攻向了道先。

    青寻看着这上千人一同围了过来,此刻密宗的弟子显得式微无比,心中有些害怕,兀自惊言道,“爹爹,小心!”

    前赴后继,前面一人已经被武僧挡下,紧接着一人便冲了上来,这些武僧仿佛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将道先与青寻保护在其中。

    而场中武功最高的两人,慧冲与田卅,都没有动,十分有默契,田卅关注着各处的争斗,心中的冷笑愈演愈烈。

    反观慧冲,微微低头,轻念佛经,在这危急时刻却显得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还有恩施恩觉站在身后。

    僧人习武,旨在强身健体,而并非争强好胜,此次慧冲带来的僧众,皆是须弥山上的好手,都有以一当十的功力。

    但是,没有慧冲下令,他们却是连重手都不敢下,只是将冲上来的天山弟子挡开,并未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这也就成了田卅胆敢耸动的原因,以慧冲的慈悲之心,就算知道了自己主导青龙山之事,但是罪责不在普通弟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滥杀无辜的。

    看着场中情景,田卅心中也更加确定,而且随着动手的时间越来越长,这种敌对的气氛就更加剧烈。

    最开始心有犹豫的天山弟子再也没有迟疑,况且并没有生命之危,就更加肆无忌惮,这让青寻越来越揪心。

    道先轻叹一口气,将手缓缓放下,眉头一皱,脸上纵横之纹越多,轻叹一口气,转而对着慧冲言道,“此刻场景是否又勾起你当年之念,那时可不见你有多心慈手软。”

    慧冲嘴唇微动,听了道先的话语突然一动,不知佛经念到了哪一卷哪一句,心神稍具慌乱,仿佛当年神医谷尸山血海的场景就在眼前,而此刻的景象,竟是如此的熟悉。

    恩施恩觉此刻也担心起来,他们知道慧冲佛心已满,但是只有神医谷这一件事让他难以放下,此刻道先又提将起来,不知何意。

    加上周围的师兄弟们拼命抵抗,力气一点点流失,若是再不采取什么办法,迟早要被天山弟子冲破。

    “道长,此刻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还请将此事真相言明,以解此困!”

    恩施性子火爆,心中对道先不满,恩觉还算镇定,对着道先先施佛礼,而后如此言道。

    道先迟迟不肯将此事说明,原是故意之举,他身为神医谷之人,在以慧冲为主导的佛道之争中神医谷做了替死鬼,如今他倒要出了这一口气。

    在泰山之上他虽表现得云淡风轻,说毫不在意,但是这灭门之仇,也成了他心中的郁结,不可轻易抹去。

    这也是道先最开始雄浑佛音所言的故人相邀的意思,道先红着眼睛,身无武功,却是看得恩觉心中一惊,只得静静等着,等着慧冲。

    终于,有密宗弟子开始坚持不住而受伤,他们对于天山之人多有留手,可是天山派却并不一眼眼见受人欺辱,今日有机会灭了三宗的威风,自然不会有丝毫手软。

    况且剑乃是杀伐之兵,顷刻间便有数人收了不轻的伤,恩施恩觉两人心中愈加着急,他们没有慧冲那等心性。

    看着师兄弟接连受伤,只能起身补了上去,加上密宗弟子武功高过天山诸人,硬是维持着百人之圈,没有教上千天山弟子攻进来。

    田卅也不着急,这场战争,从一开始他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只要此事没有说明,他田卅在天山弟子心中还是那个正直公正的人,那么就不会成为众矢之的而无力指使上千的弟子。

    如此持续了半个时辰,慧冲终于抬起了头,所有的密宗弟子苦苦坚持了这么长的时间,眼看就要败下阵来,可是这个细节,却让他们心中大松。

    道先挥手一把将玉佩甩给慧冲,慧冲伸手接过,紧接着便出现了比之前更为隆大的佛号,“田卅,覃广只身上青龙山,意杀人者为人所杀,今时身份玉佩在此,你可还能狡辩?”

    这声音宏大而具有穿透力,听在耳中,响在心里,让天山弟子心神俱震,手中的剑招慢了下来。

    白光破空,那枚玉佩拖着长虹飞到田卅面前,但是田卅并未伸手接住,抬剑轻轻一挡,只见那玉佩顿时化成白色烟尘,而田卅整个人,向后退了半步。

    他心中更为惊骇,慧冲以内力御空,他这一接竟是没有完全卸去其上内劲,而半边身子发麻。

    慧冲声音不断,“佛主所言,佛能杀人否?僧曰不可杀,万物有命,皆可渡之,而无权利剥夺其生命。

    今时僧曰,僧能杀人否?佛曰,可杀,但凡邪恶之人,邪恶之心,佛可渡之,僧不可渡,唯有剥夺其生之恶,方能悔其念!

    你以天山派之力,纵青龙山匪,杀千人,夺其血,已是恶上加恶,此刻又以无知无辜之人的性命,来掩盖自己的罪行,方成佛曰可杀之人。

    你田卅身为天山掌门,蒙蔽弟子,扰乱视听,已为三宗所不容,大失正道之心而不知悔改,天山气数尽也!

    今时密宗代上千游魂前来讨还因果,凡助田卅者,皆是轮回之人,皆沾因果,佛曰,可杀!”

    从未见过慧冲有如此多的话语,有如此坚定的话语,身为武僧,在场之人仿佛略有所悟,气势之上压过了天山之人。

    田卅面色铁青,今时慧冲威胁之语一起,如此骇人的功力让不少弟子心中退却,偷偷看向了田卅。

    而与田卅同代的弟子终于鼓起了勇气,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田卅,“师兄,此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若是为真,可真是葬送吾派的大事…”

    话未说完,田卅抬手剑落,一刻头颅滚落在地,其上眼睛还未闭合,顿时颈间血流如注,砰然一生倒在地上。

    普通弟子看见田卅这个举动,算是以无声的言语回答了他们心中的疑问,紧接着而来的便是田卅毋庸置疑的话语。

    “本作此举,无愧于天山先辈,诸人若真当自己为天山之人,方不见半点质疑之心。今时再有犹豫,而非具一心,灭门罪人,便是你等!”

    没有想到田卅此刻还有辩驳之语,不过不得不说,田卅在天山之内的威望实在太高,在场的大部分弟子还是有拮抗之心。

    所以,纵使还有少部分的弟子不愿以自身性命冒险,但是他们见了田卅杀人的举动,却是一点也不敢表现出来。

    在此刻,事件的真假已经不重要了,若是道先一开始就拿出玉佩,证明覃广身份,还能教大部分弟子难听田卅之语,这样以来他就成了孤家寡人。

    但是正由于道先迟缓之举,让天山与密宗已经动手,如此一来,大部分的弟子根本不论何为真,何为假。

    他们已经杀红了眼,就算田卅要他们停,他们也不会愿意的,如此一来,在大势所趋之下其余的的弟子也就被硬生生逼入其中。

    所以,慧冲的话语并没有改变多少天山弟子的心志,但是,他却做出了更为重要的抉择。

    众多武僧有了慧冲的命令,可杀人,可动手,便能让他们放开手脚。

    没有任何征兆不知是谁先动手,两拨人便这样打作一团,而慧冲也收起了手中的佛珠,再无慈悲和煦的面容。

    田卅身后几人,也加入其中,田卅擦干剑上鲜血,缓步加入其中,他们今时只能孤注一掷,要么灭门,要么成恶。

    场中无人可独善其身,唯道先与青寻,被六个武僧围了起来,自作一处,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呼喝之声大起,再无半点惺惺做假,这种生与死的拼搏,在这里显得如此强烈。

    而在此刻的天山上,另有一处,生与死的拼搏,较之丝毫不弱。(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