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天记 第二二二章 惊人消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去昆仑剑派干什么?”

    雪梦琪走过来,盯着柳师师,话中敌意明显.

    这个女子,只身一人闯入昆仑剑派,恐是心怀不轨。

    妙目一寒,柳师师何等冰雪聪明,自可听出雪梦琪话中蕴含之意,也毫不示弱,盯了回去,冷不丁来了句:“你管我。”

    “你?”雪梦琪气急,差点拔剑。

    见两人隐有冲突,轩源赶紧站到二人中间,制止她们道:“你们能不能和睦一点,别老是针对,就跟仇人一样。”

    柳师师哼哼两声,她才懒得跟这头发长、见识短的白痴女人一般见识。

    雪梦琪却是不肯善罢甘休,指着柳师师道:“今天,她要不给个说法,我跟她没完。”

    扶额,轩源有些头疼,雪梦琪个性固执,他可清楚得紧,要是不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和柳师师之间,根本没办法和睦共处。

    “师姐,师师是玄风尊者爱女,她之所以潜入昆仑剑派,是为寻她父亲玄风尊者下落。”

    “你说什么,她是玄风尊者女儿?”这回,轮到雪梦琪惊讶了,她可从没听说过,玄风尊者女儿之说。

    “千真万确,她所修行的武功,正为玄风尊者成名绝技归元大~法。”

    怕雪梦琪不信,轩源连带着将柳师师武功路数也给道了出来。

    “轩大哥,干嘛将我的底告诉给别人。”柳师师不干了。

    “师师,你就少说两句,行不行?”暗暗给柳师师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

    柳师师小嘴一嘟,很不高兴。

    “轩大哥,师师,叫得还真亲热。”雪梦琪嚷嚷道。

    这话,听着怎么有股酸溜溜的味道。

    轩源一个头、两个大,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谁料,柳师师火上浇油,伸出手来,挽着轩源手臂,做出亲昵状,挑衅似的看着雪梦琪:“我就要叫轩大哥,你能耐我何?”

    雪梦琪玉脸一黑,双眸慢慢冰寒,覆盖上一层冰霜。

    “师师,别胡闹。”轩源轻斥道,甩了甩胳膊,阻止柳师师的胡闹。

    “轩大哥?”眸光如水,望向轩源,可怜巴巴,充满委屈,双手却没有松开。

    轩源用力甩手,阻止她的胡闹,然后看向雪梦琪,急道:“师姐……”

    雪梦琪扭头去,嘟嘟嘴,娇嗔的跺了跺脚,才不要理他这个花心大萝卜。

    轩源头都大了,真想过去解释一番,但他知道,越是解释,越是证明心中有鬼,而且他相信,雪梦琪是知事理、识大体之人,所以,也就闭口不言了。

    一时之间,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柳师师突然道:“对了,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昆仑剑派宗主昭告天下,广邀天下同道,于三日之后,在昆仑剑派召开除魔大会,不知你们知不知道?”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我不知道?”

    不仅仅轩源好奇,就连雪梦琪也投来目光,显得很好奇。

    白了他一眼,柳师师无奈道:“你在这里,远离尘世,美人做伴,逍遥自在,又怎会关注天下大事。”

    雪梦琪沉吟片刻,问:“为什么叫除魔大会,除哪个魔?”

    不知为何,轩源心头一紧,一个可怕的名字,突然浮现在脑海中。

    “还会是哪个魔?当然是女魔头血观音。”

    双拳,猝然握紧,轩源身体,慢慢僵直。

    “怎会是她,她不是死了么?”雪梦琪震惊道。

    泰山之巅,一战之中,轩源亲手用神剑刺穿了那个人的心脏,就算那个人修为再高、实力再强,也不可能活命,又怎么会在昆仑剑派。

    柳师师蹙眉道:“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那个女魔头,应该死在了轩大哥剑下,怎么还会被昆仑剑派俘虏,再说了,你们人间正道还真是麻烦,一个女魔头而已,杀了就杀了,还要什么昭告天下,耀武扬威,好像天下人不知道似的。”

    雪梦琪微微皱眉,她依稀能猜到,昆仑剑派的真实用意。

    “那个女人,狡猾至极,指不定又是什么诈死,来个金蝉脱壳,好彻彻底底在人世间消失,再以另外一个身份,继续去欺骗别人。”轩源语气沉痛道,与其说是回复柳师师问题,倒不如说是自言自语。

    “轩大哥,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柳师师好奇问,那日泰山一战,她不在场,她之所以知道,完全是听别人说起。

    现在,轩源大败血观音于泰山之事,早已名传天下,修真界内,几乎人人称道,拍手叫好,轩源之名气,比之前高了十倍不止。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突然,轩源紧捂着脑袋,面露挣扎,显得极其痛苦。

    柳师师何等冰雪聪明,自可看出,轩源有事情瞒了她。

    正将开口询问,雪梦琪却挥手制止了她:“你就少说两句,让他冷静一下。”

    察言观色,柳师师知道,这件事情,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简单。

    半响,待轩源面色好一点,雪梦琪悄悄问:“师弟,你有何打算,是不是要去营救?”

    她明白,这个男人,对月琉萤的感情,到底有多深,正如他之所言,爱之入骨,也恨之入髓。

    “营救?”轩源眼中涌出嘲讽,嗤笑道:“那个女人,厉害着呢,那么深的一剑,都没能杀了她,试问问天地间,还有什么人能杀得了她,指不定这又是她的阴谋诡计,引我上钩,再继续欺骗我的感情。”

    雪梦琪哑口,虽然知道,轩源口是心非,但她也无话可说。

    妖魔鬼怪,凶狠毒辣,人人得而诛之,她自小生长在瑶池圣地,对妖魔鬼怪,极端仇视,一旦发现,势必戮杀,决不留情。

    月琉萤落得如此下场,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柳师师突然道:“轩大哥,不如我们去昆仑剑派吧,上次我潜入其中,还没有查到什么线索,这一次我们趁着他们除魔大会,无暇顾及其他,偷偷潜入其中,一定能查出一些东西。”

    “荒谬,昆仑剑派何其正义,何其庄严,岂容他人随随便便闯入?”雪梦琪斥道,打死她也不相信,昆仑剑派会偷偷将玄风尊者给藏起来,二十年不见任何踪影。

    “正义?庄严?我看,不尽然吧。”柳师师冷笑。

    经过上一次勘察,柳师师发现,昆仑剑派,远比想象中还要复杂,还要深沉,机关暗道,数不胜数,她曾偷偷潜入地下室,发现有不少修真界成名人物,他们被困在地下室阴暗潮湿的牢狱里,浑身上下,被打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看得人心惊胆战,脊背都在发寒。

    有些时候,她甚至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来到了什么地狱魔窟。

    既然那里关押着不少修真界成名人物,她就想,会不会自己父亲,也被关在那儿,正饱受摧残和折磨?

    如果真是那样,纵然拼死,她也要闯进去,拯救她父亲脱离苦海。

    “别以为你是玄风尊者女儿,便可放肆,污蔑昆仑剑派,人间圣地,我雪梦琪第一个不准许。”雪梦琪怒斥,神剑暗暗出鞘,一缕剑意,透射而出,席卷天地。

    柳师师哼哼两声,才不跟她这深受正道思想观念影响的人一般见识,只要轩源肯答应就行了。

    “轩大哥,你就行行好,陪我去嘛。”拉着轩源胳膊,柳师师摇晃着,撒娇道。

    “你还想再去,难道,你查到了什么线索不成?”

    轩源被她给搅得心烦意乱,有些招架不住了,柳师师扁扁嘴,道:“就是因为没查出什么线索,所以才想再去一次,探个究竟。”

    如果有轩源陪同,以他的身份和实力,再配上她的智慧,一定能查出什么消息。

    沉吟片刻,轩源点头道:“好吧,不过,我可说好,一切听我的,不许到处乱闯。”

    柳师师一喜,自然乖乖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

    “我一定好好听你的,决不到处乱跑,我发四。”

    轩源心神微荡,记忆沉浮,往事如烟,一幕幕在眼前晃动,如潮水一般。

    最终,画面定格在了妖界,在那里,他也曾对另外一个人,说过类似的话,而对方的回答,也是极其的相似。

    曾经,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此刻都无比清晰的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

    心底微微一颤,他,不知为何,老想起那个女人?

    爱一个人,会令人牵肠挂肚,时时刻刻想念,但现在,爱已转化为了恨,为何还会想起她,难道,恨也会让人牵肠挂肚,魂不守舍?

    千万记忆,纷至沓来,最终都汇聚成两个字:“琉萤。”

    ……

    “你真打算去?”雪梦琪问,意味深长。

    看了她一眼,轩源自是明白,雪梦琪之所言,与柳师师之所言,意义截然不同,可谓天差地远。

    “去一趟也好,送她一程,毕竟,相识一场。”

    这个说法,有多少可信度,很值得怀疑。

    雪梦琪心儿微颤,既然他这么说,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别做出什么令自己后悔的事情。”

    “后悔的事情?”

    反复咀嚼着这句话,轩源抬头,凝望天穹,苍穹深深,天地苍茫,就如他的思绪,满天飘飞,不知飘到了何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