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非常大小姐 第十九章 六爻纯阴,女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林叔叔,依你的意思,我那晚遭遇纸扎人,还有林剑遇到亡者买家都是灵祟事件,这两件事一起发生,单纯只是巧合?”

    “是巧合,但也不是巧合。”林成河想了想,看着两人道。

    “为什么?”白潇和林剑心中感到迷惑。

    林成河道:“因为灵祟之事,多是鬼怪留有遗愿所致,从动因上讲,它们是具有‘私利性’的,是亡者或者因某个事件而引发的执念形成的一个局部‘灵场’,我们常说画地为牢,所以灵祟的发生往往被圈定在一定的范围内,很难超越出去。而且你们也不要把灵祟想得太厉害,因为它们由亡灵或者执念所引发,所以绝大多数其实都伤不了人。”

    “当然这其中厉鬼除外,达到厉鬼层级的灵祟,已经具备了实质害人的条件,对待这一灵祟,一般而言都是选择直接镇压!”

    “也就是说,灵祟常常被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我和林剑遇到的事情,是因为机缘巧合步入了某个灵场中?”

    听林成河这么一讲,对于“灵场”的概念,白潇稍稍有些明白了。

    “可以这么说。”林成河看着白潇,微微点头,“你们步入灵场,是一个巧合,但你们撞鬼的事,却不是巧合。”

    “爸,这又是什么意思?”林剑迷糊了。

    “其实这很好理解,这么说吧,普通人即使是进入了灵场,也很难感应到灵祟的存在。要能够感应到灵祟的存在,有两个条件,要么灵祟本身够强,已经能够影响到进入灵场的生命体,比如说厉鬼;要么进入的人本身就具备灵压,能够非常敏锐的感知到灵祟的存在!”

    “彼此的作用是相互的,白潇是具备灵压的人,所以符合条件。而你……小剑,因为你从小具备阴阳眼,因而你们能够看到灵祟也就不稀奇。所以你们撞见灵祟,既是巧合,也不是巧合。”

    “我有阴阳眼?”林剑吓了一跳。

    “是的,还记得你小时候经常看到古古怪怪的东西吗?”

    见林剑吞着唾沫点头,林成河继续道:“天生阴阳眼是非常不错的资质,在众多御灵者中可谓是万里挑一,那时候考虑到可能会影响到你的身心健康,所以我和你妈妈找人封禁了你的能力,现在看来,这道封禁已经开始失效了。”

    “等等,林叔叔,这解释了我和林剑撞鬼的原因,但为什么那个纸扎人要害我呢?”

    这是白潇感到迷惑的地方,无利不起早,害她对纸扎人有什么好处?

    “灵祟害人无外乎两种可能!”

    林成河回答道:“第一,恶意的灵祟本能地想要吞噬身怀灵压之人体内的灵气,因为这对它们而言不啻于天然补品,是壮大自身的一种渠道,另外除了灵祟外,隐藏在世间的妖类也有相同的动机。当然还有第二种可能,那就是你们遇到的灵祟存在幕后操纵之人,一些修习邪术的御灵者常常通过这种方法残杀生灵,以达到修炼自身的目的。”

    “而纸扎人并非天然生灵,不能归入恶灵之流,所以我和小剑的妈妈更倾向于后一种可能!”

    “有人幕后操纵?”白潇乍一听有些意外,但仔细一想,这才是合理的解释。

    “是的!”

    林成河沉声道:“近段时间各地出现了不少纸扎人害人的事件,御灵管理局对此已经引起重视,而据最新的消息,行凶者可能已经逃窜到了滨河市,白潇遇到的,正是发生在滨河市的第三起害人事件。”

    “不过幸运的是,白潇是京城白家的子弟,身上带有一道守护的咒令,这才幸免于难。”

    白潇听完后张了张嘴,脸上露出了苦笑,在林成河的想法中,她是幸运的,毕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这对白潇来说,可不是什么幸运的事啊,因为稀里糊涂的遇到了纸扎人的事,她现在都变成女孩子了。

    接着房间内短暂的沉默,这时林成河看了眼一旁的魏佳敏,示意了下道:“阿敏,你带小剑去隔壁的房间,既然封禁已经失效了,索性将它彻底破去。白潇留下,我有话跟你说。”

    魏佳敏点点头,看着依旧有些发愣的儿子道:“小剑,跟我出去一下。”

    “啊哦,好的。”林剑反应过来,跟着母亲魏佳敏去了隔壁的房间。

    于是房间中只剩下白潇和林成河两个人。

    “林叔叔……”白潇小声地叫道,她不知道林成河单独将她留下是什么原因,但显然是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

    “呵呵,白潇不用紧张。”

    林成河笑呵呵说道,只见林成河看着白潇,语气轻松道:“据我所知,白振东膝下共有一儿一女,儿子二十来岁,女儿才十五六岁,从年龄上来,你应该是他的儿子吧……”

    “是……是啊。”白潇怔怔道。

    “不对,你不是他的儿子。”

    林成河摇了摇头,接下来的话却让白潇有些慌了,“我林家虽然在御灵界声名不显,但自负还是有些家传的,其中最为擅长的莫过于观人望气,一个人是男是女还是分得出来的。虽然你的外表伪装成男人模样,但你身上外显的气质却是骗不了人的,分明透着一股女人的阴气。”

    “不知道你有没有学过《周易》?”

    白潇愣愣地摇头。

    林成河笑了笑:“周易六十四卦中第二卦为坤卦,所谓坤卦,六爻纯阴。坤者——顺也,乃坤宫之首卦,与天对,是地道;与夫对,是妻道,故坤卦为牝马之象,女命得之,无不尽善。”

    “而我们林家望气学认为,一个人的气韵也蕴含有卦象,所谓气韵就是生灵自然而然散发的一种气数,望气即可观人,而我从你的气韵中便看到了‘下坤’‘上坤’相叠的同卦之象。坤宫首卦,名曰八纯,错不了。”

    看到白潇略显得错愕的表情,林成河继续道:“如果没有猜错,你应该是女扮男装吧,不过真有意思,白振东膝下居然不是一儿一女,而是一对女儿。”

    白潇感到有些无语了,她看了颇具神棍气质的林成河一眼,惊讶的是从他口中说出的话貌似挺有道理。

    “林叔叔果然好眼力。”

    白潇不得不叹服。既然自己的伪装已经被看破,她索性不再掩饰,坦率地承认了。这会儿她敢肯定,林剑所谓的家传绝学绝对是真的,林成河这一手观人望气,简直神乎其神,可比林剑的三脚猫厉害多了。

    这时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魏佳敏走了进来。

    “阿敏,小剑那边怎么样?”林成河回头问。

    魏佳敏笑道:“已经破开封禁了,目前正在适应当中。”

    接着问道:“你们的谈话结束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